梦远书城 > 绿光 > 美人跃龙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荆轲直睇着他在油灯下的黑眸,那慑人的威仪早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个为民为天下而忧的仁者……她是不是饿慌了,出现幻觉了?呿。

  想了下,她回道:“法固然得行,但重典有时却成了官逼民反的器具。”

  “那倒是,所以寡人首重军令,违者立斩,宫中同制,必先有法行,才能有所依归,慢慢地推广至天下。”

  “如果大王只是想推行法制,其实也不须兴战,只消召来诸王相议,法制亦可在天下推行。”

  嬴政不禁笑了。“荆轲,你认为燕太子丹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虽然不是很想坦白,但坦白一直是她的美德。“……混蛋。”

  他的笑意更浓。“寡人与他相识极深,清楚他是个卑劣之徒,这种人他日要是成为燕王,你认为燕国百姓会有好日子过吗?”

  当然不会有!她也不是替燕太子丹卖命,她只是想救高渐离,不过是想还高渐离当年一食一宿的恩情罢了。

  “如今天下诸王皆在观看,楚王负刍守在南方虎视眈眈,就等着秦军落败,而魏王假也不过是个空壳君王,成天耗在后宫里,哪会理会百姓路边哀号。当初本是姬氏天下,却因为诸侯拥兵自重,互相征讨,自立为王,这几百年来一直虚耗人命,寡人可以背这污名一统天下,就盼此后百姓可以安身立命,夜不掩户,就算到时史家皆说寡人只是为成就霸王之名都无妨,名声之于寡人若浮云,百姓安定才是真正的平天下。”

  荆轲直瞪着他,脱口道:“妈的咧……”她一定是饿昏了,才会觉得自己完全认同他的说法。

  “妈的……什么意思?”嬴政抬起头望着她,好奇的问道。

  他知道天下诸国口音皆有所不同,但这妈的一词他压根没听过。

  “就……”她艰涩地抿了抿唇,决定将坦白的美德先丢到一旁。“指的是一种加重语气,就好比美人,咱们就说真他妈的美啊!”

  “所以你刚刚对寡人说妈的咧,是……”不耻下问中。

  “在这个时候代表的就是惊叹……大王,这很难解释的。”够了,她拒绝继续说谎,妈的就是一句骂人的话,就是一句粗俗骂语啦,真他妈的,为什么他们会聊到这上头?

  “寡人明白了。”他虚心受教。

  当真明白?荆轲头痛地托额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事实真相。

  “瞧寡人聊得兴起,赶紧用膳吧。”嬴政看他膳食没动上几口,赶忙催促道。

  见他起身回席用膳,荆轲丢开头痛的话题,思索前一个话题,待吃喝到一半,才道:“天下从事者不可无法仪,行法是种做法,但是大王切记,为天之所欲,止天所不欲。”

  他蓦地抬眼,黑眸在灯火下彷似闪过了一道流光,随即抱着食器又走到她身旁坐下。“荆轲,这不是墨家的说法吗?”

  荆轲有些惊讶的问:“大王也听闻墨家之道?”

  “当然!寡人认为墨家之道也颇有道理,只可惜寡人见识不多,而李斯那老家伙又只会吹捧法家好,其他百家他根本不屑一顾。”

  “大王也想听墨家之道?”她难以置信地问。

  “想,却苦无人能解,你……来自墨家?”

  “正是。”脱口而出的当头,荆轲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。

  瞧她,竟如此疏于防备,要是她给师门惹下祸端,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。

  “太好了!何时给寡人说上一课?”

  见他心喜若狂的真情真性,她微微眯起眼。传言中的嬴政怎会是如此?忖着,她蓦地想起他方才说过他无心离间,可有心人却做离间解读,这有心人约莫是为了自个儿的私欲才会进谗言。

  换句话说,嬴政的恶名要是有人故意造假流传似乎也不是不可能,好比那个卑鄙得近乎无耻的燕太子丹。

  但,他要是无恶行,旁人要给他生出恶名也是不易。

  想当年她尚在朝歌时,就亲眼见过秦军压境,烧杀掳掠,残虐屠城……她实在不该让他三言两语便动摇,而遗忘了天下百姓之苦。

  眼前他的所言所行,说穿了不过是要松卸她的防心罢了,天晓得背后还有什么阴谋诡计。

  半垂着眼,荆轲推辞道:“大王身边人才济济,该是……”

  嬴政抬手示意她停住。“学问不论身分,也并非得是寡人之臣。”过了好半晌,他叹了长长一口气,才幽幽地又道:“寡人的臣子只要别再胡乱揣度君心就好,别像今儿个后宫闹出的糗事就好。”

  她微扬起眉,三分讽刺七分笑地道:“大王多劳了。”能让后宫奢侈如斯,他这个君王也是功不可没。

  嬴政直睇着她,突觉得面前神色和缓隐隐带笑的人,如春风拂面,更胜杀气腾腾的他,教他的心好暖好暖。

  “寡人要能有你这样的臣子不知该有多好。”他哑着嗓音道,顺手将食器里的菜拨到他那头。“荆轲,寡人的臣子尽是祸国殃民之辈,就连名字都不祥到了极点。”

  “喔?”有吗?

  嬴政瞅她一眼,闷闷地念道:“冯劫(逢劫)、尉缭(未了)、李斯(你死)、王绾(玩完)……寡人还能活得好好的,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。”要不是他还有点本事,他早就提早回仙境了。

  荆轲顿了下,忍俊不住喷笑,庆幸嘴里的残羹已经吞下,要不然可精采了。

  嬴政幽幽地看着荆轲,就见她一开始还能忍笑,到最后放声大笑,身子微斜地倚着矮几,他本来是觉得荆轲看起来有些闷闷的,说给荆轲解闷,天晓得荆轲竟是这种反应,但……还不错,至少荆轲是头一个在他面前笑到东倒西歪,毫不扭捏作态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