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美人跃龙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御膳房那边不肯给?”这事都是好猜的,想一下就找得到答案。“怎么不找福大人说去?”

  “不是厨子不给,是……”阿蕊欲言又止,最终只能选择沉默。

  荆轲这下子知道答案了,能让阿蕊不敢开口就怕得罪的,不敢跟福盛求救添乱的,许是后宫几个想当家的女人吧。

  说穿了,国与国之间的尔虞我诈和嬴政的后宫争夺没什么两样,只是相较之下,关起门来的争斗显得小家子气多了。

  荆轲细细地看过阿蕊的手,闲话家常般地聊道:“阿蕊,你是个练家子呢。”

  “奴、奴婢刚进宫时,是和其他侍卫一起操练的。”

  秦舞阳闻言,立刻偷偷躲到角落。糟了,要是阿蕊存心报复,他得要死几次才够?

  “既是如此,该是没人敢动你才是。”荆轲拉高她的衣袖,就见她手腕到手肘满是瘀青,不难想像衣衫底下还有多少旧伤,教她不禁再掏出一盒药替她推拿。

  “奴婢天生力大……怕伤人。”阿蕊羞涩又自卑地道。

  “人家都不怕伤你了,你还顾忌这么多。”推拿完毕,荆轲语重心长地道:“阿蕊,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,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,你必须学会反击,天底下没人合该被欺负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君子之治人也,即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荆轲弹了弹指,指向秦舞阳。“想想他都是用什么嘴脸骂你的,你就用什么嘴脸对他。”

  突然成了受指责的对象,秦舞阳吓得瞠目结舌。他都已经躲到角落了还不放过他?!

  “奴、奴婢不敢……”阿蕊吓得手心都渗出薄汗来。

  “你不是不敢,是不会,来,瞧我怎么做,你就跟着怎么做。”荆轲懒懒地望去,突地敛眉肃容,目光如火炬,杀气瞬时如刀刃疾射,将秦舞阳定在角落不敢动弹。

  阿蕊见状,努力地学荆轲寒鸷飞腾的凶狠,学荆轲锐不可当的杀气,却学得荆轲忍俊不住笑出声来。

  那笑容灿若桃李,让阿蕊看了都忍不住脸红了起来。

  “不是这样,是要如此。”荆轲面容变幻迅速,须臾间又是杀气腾腾。“你得要想着他凭什么欺你,同样是人生父母养,谁都不能往你头上踩,敢踩你,你就踩回去,敢打你,你就打回去!”

  秦舞阳像是被数把利刃定在墙上的青蛙,暗暗垂泪。他到底是招谁惹谁,不然他道歉好不好?

  训练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阿蕊的脸已经彻底僵化,不过原本怯懦的生涩感消除了不少。

  荆轲虽不满意,但还算差强人意,她潇洒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该是时候到外头试炼了。

  “大人这是要去哪儿?”阿蕊赶忙跟上,忙不迭的道:“大王有令,大人不得踏出庆平阁一步,况且福大人就守在外头呢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荆轲摆了摆手,走到门外,就见福盛随即回过身,不偏不倚地挡在门口,脸上带着笑意,态度却十分强硬,她瞅着他,徐徐地勾弯唇角,刻意展现风情。“福大人,在下吃得饱极,想在这园子里走走逛逛,成不?”

  福盛直瞅着她艳若桃李的笑意,彷佛日光自叶间筛落一地光辉,刺眼得教他睁不开眼,就在瞬间,她快手斩向他的后颈,就见他白眼一翻,当场厥了过去。

  “好,可以走了。”荆轲向前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着动也不动的阿蕊。“阿蕊,动作得快,他顶多两刻钟就会醒来,咱们快去快回,别给人家添乱。”

  “大人……变脸的速度好快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。”只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。“快走吧,我可不知道后宫在哪儿,你得给我带路。”

  “大人要去后宫?”阿蕊难掩惊愕。

  “不然呢?”不去后宫上哪儿讨公道?没让她吃饱,那些人总得付出一点代价。

  阿蕊望着那笑得几分无辜无害又艳绝人寰的面容,在晚风袭来衣袂飘飞间,又窥见了玉面底下潜藏的狂暴凶残,忍不住的,她崇拜了。

  第三章

  “大人,还是别……”

  就在阿蕊畏怯拉扯间,方巧有几名宫女从穿廊转折走来,一见阿蕊,带头的宫女便率先发难——

  “郑夫人不都发话了,不让你这贱婢踏进后宫范围,怎么你就这般蠢笨听不懂人话?”

  荆轲凉凉一哂。“哪来的母猪也会说话?阿蕊,这后宫难不成养的不是人而是猪?难怪我的膳食都短缺了,原来全都拿来喂猪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,你——”带头的宫女正要追问她是谁的宫人,赫见她一席素衣,长发未绾,随即骂道:“你是迷惑大王的狐狸精!”

  “再说一次。”荆轲敛笑道。

  巨大的压迫感教一干宫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,还是带头的那人率先反应过来。“你给我等着!”她可是郑夫人身旁的大宫女,怎能教人如此看低?她马上领着一票宫女回头搬救兵。

  荆轲笑了笑,不管阿蕊又哭又求,跟着宫女们的脚步前进,反正跟着母猪就会找到窝的嘛。

  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座小殿,前室里几个华衣锦服的女子正围坐成一圈,面前矮几上摆着各种吃食,又是酒又是饼,矮几上摆放不下,还搁了一地。

  有的只吃了一、两口便弃置,有的甚至动也没动,教荆轲的眸色更深了些。

  “唷,哪来的狐狸精,连点规矩都不懂,见到人不会请安。”听大宫女说明原由,郑夫人神色一凛,直瞅着笑得几分娇艳风流、教人不敢逼视的荆轲。

  一时间席上几位夫人全都交头接耳了起来,唯有一名安静地继续在一旁用膳。

  “夫人可听过狐狸精会跟猪请安的?”荆轲笑意不减地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