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美人跃龙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太恶心了,那一副有求于她,甚至明白到用眼神祈望她去霸住嬴政……他到底在想什么?她要不要告诉他,他有个眼残的君王,一直以为她是男人,所以她压根帮不上这个忙。

  “荆使节,其实大王宅心仁厚,不啻为贤君,荆使节要是能与大王多相处,必能察觉大王不若凡俗人等的睿智贤德。”

  “韩国国君割地称臣,依旧被踏破城池,死在兵马乱阵之下,如此歹毒之人,何来贤君之名?”荆轲毫不客气地回道。

  福盛哑口无言,沉默了半晌,硬着头皮再道:“大王在灭韩之后,广揽才士,更没有屠城滥杀……”

  “没有屠城滥杀,并非宅心仁厚,而是韩国早已开城门投降,滥杀只是再添污名。再者,广揽才士,那是因为他需要不少暗桩墙头草,潜入各国窃取军情。他久攻不下赵国大将军李牧,便让人潜入其中挑拨赵王杀李牧,秦兵再藉机长驱直入,杀了赵王,灭了赵国,仅剩赵公子嘉远避燕国,由此可见,大王确实是个深思熟虑,慎谋能断之辈。若要论断大王,大王确实睿智,但绝非贤德。”

  福盛一整个想死。他是武将啊!明明就不是个长袖善舞、口齿伶俐的人,他没事怎会以为自己可以舌粲莲花地把荆轲给拐了?他没被洗脑就该偷笑了。

  他不要再开口,因为他隐隐察觉,他愈说愈有可能坏事,他还是乖乖闭嘴好了。

  适巧阿蕊把膳食给端来,福盛趁这机会退到门外。

  荆轲用完膳坐在窗边,看着窗外被北风吹得黄沙密布的天空,有时攒眉有时垂眼,教身后的秦舞阳和阿蕊忍不住发出赞叹声。

  美人啊,做什么表情都像一幅画,站在再灰暗的背景里依旧闪闪动人,教人移不开视线。

  荆轲微微回头,蹙眉看着两人,就见阿蕊羞红了脸,而秦舞阳更是一副痴样,她忍不住叹气了。

  算了,懒得计较了。

  她再次看向窗外,在心底一再推演有什么腹案可行,但眼前能做的,只有等待嬴政再次召见。

  然,接下来的日子,嬴政像是把荆轲给忘了,不但没再召见她,就连伙食也日渐变差。

  “有没有搞错,豆荚汤?这豆荚里根本没有豆子,分明是将要丢掉的豆荚随意煮成汤的!”当丰盛的六菜一汤逐日减少,最后只剩两菜一汤,菜中不见荤味,遑论鲜味,更过分的是那菜就像是拣了不要的菜梗、菜茎随意翻炒,连点盐酱都不肯下,娇生惯养的秦舞阳当然爆发了。

  “没规没矩,坐下。”坐在他对面的荆轲低斥道。

  他张了张口,忍着气坐下,没多久又迁怒到正在布菜的阿蕊身上。“我问你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  “不、不关奴婢的事。”

  “你口吃了,分明就是心虚!”

  “奴婢……”一直都是这样的啊。

  “我告诉你,爷儿没冤枉你,打从你来了之后,菜色愈来愈差,而且你每次到御膳房取菜,不花半个时辰还拿不回来,你说,是不是你把咱们的饭菜给吃了,拿你自个儿那份滥竽充数?!”秦舞阳骂得脸红脖子粗,要不是荆轲盯着,他早就踹人了。

  他早就看穿这个阿蕊不过是个虚有其表的大块头,长着身体没长脑,奴性又特别强,嗓门一大,她就自动滚到角落,大大的满足他许多没威风过的少爷气概。

  “不是、不……奴、奴婢……”

  “你不是什么,你根本就是——”

  啪的一声,有件锐物从秦舞阳的耳边飞过,然后插进了他身后的墙,他眨了眨眼,缓缓回头,就见一枝筷子插在墙上,那速度快得他根本什么都没瞧见。

  “让不让人用膳?”荆轲淡淡问道。

  他二话不说地把只有豆荚的汤给一口饮尽,完全吃不出是什么滋味,反正肚子饿了,吃什么都一样,骗得饱肚子就好。

  阿蕊感激不尽地瞅了荆轲一眼。

  荆轲没当回事,只是嫌吵,等安静下来后,她继续慢条斯理地品尝饭菜。

  然,当晚膳减少为一菜一饭时,秦舞阳再次发飙了。

  “这是什么?这是黄豆!还是半生不熟的,还有这一根一根的是啥啊?”秦舞阳发誓,他从没见过这种长得一丝丝条状的菜,吃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熟,横竖没个咸味还涩了满口。

  他以往在府里可是一天三餐外加宵夜,来到秦国后减少为两餐就算了,量还那么少,到底知不知道他正在长大,怎能如此狠心扼杀幼苗!

  阿蕊不知所措地垂下眼,不住地绞着十指。

  “阿蕊,这是豆藤吧?”荆轲问,张口吃下。

  “是。”阿蕊心头一沉。

  “豆藤是什么?”秦舞阳不解的问,压根没听过这个菜名。

  在荆轲的冷视之下,他乖乖的闭上嘴,吃豆配豆藤,顺便配了点眼泪……嘿,他真是天才,这下不就有了咸味了。

  荆轲懒得理他,径自对着阿蕊道:“把手伸出来。”

  阿蕊以为她要责罚自己,怯怯地摊开掌心等着领罚,岂料她却轻托着她的手,在满是伤口的指尖上上药,教她错愕不已。

  “近日的饭菜都是你绞尽脑汁备来的?”荆轲状似漫不经心地问,并拿出帕子替她扎手。

  进墨家之前,她也曾穷得像是路边乞丐,饿到受不了时,就到野外打野味,要不就找些野菜豆类果腹,再多喝点水也就饱了,所以当近日吃食愈来愈能勾动她往日记忆时,她就不得不正视这位不该与她有任何瓜葛的阿蕊。

  “奴婢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