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二


  无咎杀业太重,已回佛前重新修炼,从今以后,与人世再无关联。那抹嗓音顿了顿,金光朝她凝聚。回归吧。

  但她却不动地待在地面,不解地仰望天,而后意会地笑了。“他对我许下言灵,永不分离……那么,我等他。”怎会如此?他已经忘了你。

  “我们之间的命运相连,就算忘了我也无妨,只要他在,总有一天,我们会再见面。”他已回到佛前,哪里也去不了。

  “那么就赌吧。”……你说什么?

  “我在人间等着他。”她笑了笑。“他等待我七百年,他能等,为何我不能等?”让她尝尝等待的滋味,那是她该为他尝的。

  就算永远不相逢?

  “那就让我在人间造福,为他洗涤杀业,让他早日重返天界,直到我形体散去吧。”她不知道自己的躯体能撑到什么时候,但她会等待,直到她形神俱灭为止。

  哪怕你再也无法重返天界也无妨?

  “这是我的报应,不是吗?千年以前,我以君拾扇的身份,以名立约将他困在杭州,千年以后,他以言灵将我困在人间,很公平的。”那么,在人间流浪到生命尽头,也是她该承受的苦。

  这就是为何当初我不愿答允你三世情缘。当你下凡,投入轮回,太多人事物是你不能左右的……说着,幽然叹气。况且,你为土,他为水,你们之间共存,只会摧毁彼此……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她苦笑着。

  原来不是她的错觉,是他们之间真的无法共存,一旦太过靠近,不是伤了自己就是毁了他,还因此连累了其他人。

  如今无咎回到佛前,就算是本尊,也无法让他重回人间,你要如何与他相遇,解开他的言灵?

  “我们之间有牵绊,只要同处一世,必能相逢,我等……等那么一天,他为我解开言灵。”然后呢?

  “……离开他。”那抹金光闪动了下,仿佛看出她谎言底下的祈求。

  去吧,如果有那么一天,本尊一定会成全你。

  “多谢天尊。”只是这一回,要如何相过?

  夜色降临。

  今晚的筑梦命理馆份外安静,只因老板无心营业。

  办公室里,男人开了落地窗,瞧着外头的庭院,神色有些恍惚。

  他最初的记忆,依稀便是在佛前修炼。

  后来,因缘际会,他不小心在一个人身上落下一滴泪,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流泪,但袍说,那滴泪里蕴藏着他所有的贪嗔痴,所以他必须取回。

  于是历经千年,来到现代,他终于取回自己的泪。

  如今,正是他必须回返佛前的时刻。

  然而,一张龙神画像,在他脑海中掀起滔天巨浪,那影像模糊不清,他无法看得真切,但他的心却不断鼓噪着。

  不管他如何循着那画像残影追寻,就是找不到遗失的记忆。

  他的好友齐子胤已经先行离去,独留他久久不能释怀心底的悸动。

  直到--“老板,外头有位小姐找你,没有预约,要让她进来吗?”无咎回头看向助理,摆了摆手。

  “请她进来吧。”他抹了抹脸,想要甩开那抹吊诡的心悸。

  “好。”一会,助理带来一位女孩,穿着素白洋装,长发扎成一条辫子,缓步踏进。

  无咎睇着她,不禁一怔。

  “无咎,还记得我吗?”那女孩朝他展露羞涩甜笑,手上拿着一个龙形箍。

  他张口,却说不出话,只觉得她似曾相识。

  女孩有着一张绝世的容颜,爱笑,且……令人眷恋。

  他的心颤跳着,瞥见她系在腕上的灰色石片,再缓缓对上那双爱笑的眼。

  如此熟悉,但他却想不起来,胸口痛得厉害,像是快要被硬生生扯裂,痛得他眼眶发烫。

  “喏,你蹲下来一点。”她走上前,将龙形箍往他的额间一戴。

  “忘了我也无妨,但这额箍是我为你打造的,并不是为了要束缚你,而是要你记得我……”

  他怔愣,眼前的她和另一个面貌相同的女孩重叠,将龙形箍戴在他的额前,在浓绿林间,他送了那女孩一程,如今他才明白,女孩在最终时选择待在他身边,是她最隐晦的告白。

  为她等待七百年,再相逢,他却因为误解转身离去,放任她入魔发狂,直到死前还紧握着他的额箍……三百年后再相逢,他找回额箍,想起她,而她……

  “什善。”女子一怔,笑落一滴泪。

  “无咎,你想起我了。”

  “我的什善……”他双臂收拢,将她拥入怀里,如此真实的存在,她竟就在他的面前。

  他终于想起自己是谁。

  他记得自己的名,却始终记不起在佛之前,他到底是如何出现在这世上;他以为自己清心寡欲,如今才知道自己是爱得最狂的傻子。

  总觉得,自己像是缺少了什么,直到现在才知道,他是等着她来完整他。

  那么,是不是从这一刻起,他们可以不再分离?

  不过,她当初不是消逝了?

  他有很多疑问,但此刻他只想拥她入怀。

  “无咎,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她哽着声。

  “什么事?”他略推开她,泪水在眸底激动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