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眼前的他一如前世的无咎,在大开杀戒之后,等同堕魔了,尽管拥有良知,但却无法抹灭他染上杀气后的罪孽。

  一个神只,居然因为她而沦为旁人口中的妖怪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她的存在害了这么多人?

  竟让他在佛门圣地大开杀戒,这么重的杀业要怎么消除?

  “有什么好哭的?”易安生轻哼着。

  君什善愣愣地抬眼,好一会沉痛地闭上眼。

  到底是什么样的因果?前世十一哥恨她怨她,直到现在还是不放过她。

  “跟我走。”他轻易地抱起她,打算要从窗口逃出。

  “无咎!”她尖声喊着。

  杀得正狂的淳于御蓦地一顿,缓缓回头,看向被易安生抱在怀中的君什善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唤他什么?她想起一切了?

  “放火球!”易安生喊着,立刻跃出窗外。

  厢房内,发出轰然巨响,火花迸现,

  “无咎!”君什善想要挣脱易安生的箝制,却虚弱得指头都动不了。

  “就不信炸不死你。”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她恼声问。

  “为什么?”易安生低笑,往下揪扯她的发逼她抬头。“这还要问吗?当然是为了权势财富,否则我为何要跟在赵立身边,忍受他的一污辱和欺凌?不过,所有的忍耐都是值得的,在他们都消失之后,我就可以独占整片海洋!”他和赵立,不,应该说是假扮赵立的男人,早在十年前聚众占领海线行抢,后来过到赵立海征讨伐,他俩合力杀了赵立,甚至大胆地假冒顶替赵立。

  而他的野心压根不输给假的赵立,他一直在等他和淳于御斗得两败俱伤,再出手,如今正是大好时机。

  她痛眯着眼,泪水不停地流。

  一样的利益薰心,为何前世今生依旧不变,如此执着?

  易安生抱着她,正欲往后院与其他人会合,却突地听到马蹄声,走出山道,瞧见淳于御的麾下副将正带领一支兵马上山。

  见状,他撮指吹出哨音。

  不一会,后院竟然出现百余人,一个个横眉竖目。

  君什善无力地半眯着眼。

  看来这人是铁了心要造反,早已安排自己人马在这里等待,准备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  “挡下那票兵马。”易安生指着已来到下天竺寺前的兵马。

  “是。”“其余的进屋查采。”“是。”百余人手持长剑,兵分两路而去。

  君什善惴惴不安,直朝厢房看去。他的伤再重,都能够复元,那是因为他是龙神再世,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死不灭,尤其已经过了这么久,他都没出现……

  “祈求有什么用?你真以为老天会成全你?”看她垂眼专注的祈祷着,易安生不禁哼笑。

  君什善不想理他,忽地听到,“老天不成全,就得靠自己。”“喜鹊姊姊!”喜鹊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后,手中的剑抵着他背心。

  “……好大胆的丫头,竟敢单枪匹马。”易安生逞着口头上的威风,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“放开她,否则我立刻杀了你。”喜鹊冷声道。

  她央求承欢带她上山,两人兵分两路,她从另一头山道而上,负责保护什善,没想到才绕过山头,便让她瞧见这一幕。

  “这有什么问题?”易安生双手一松,君什善立刻跌趴在地。

  “你!”喜鹊恼道,警告性的将长剑往前微递,垂眼看着她。“什善,你不要紧吧?”问的同时,她瞧见她胸口淌着血,脸色惨自如纸。

  “喜鹊姊姊……侯爷在里头……”喜鹊没看向厢房,反倒直盯着她那汩汩淌血的伤口。“你的伤……”那么重的伤,还能活吗?

  一个分神,立刻让易安生逮到机会,一个反手肘击,没有防备的喜鹊被打退了数步。

  “喜鹊姊姊!”君什善奋力想动,奈何身体就是无法动弹。

  易安生抽出腰间佩剑,回头冷睇着她。“别说我不怜香惜玉,我会一气呵成,给你一个痛快。”喜鹊恼火地握紧长剑,比他快一步,气势如虹的刺去,让他连退数步。

  她从小就跟着候爷和承欢习武,承欢也是因为这样才放心让她跟来。

  易安生被打得节节败退,一旁围观的侍卫和山贼,无人敢介入。

  就在他经过君什善身边时,灵机一动,转了个方向,作势要伤害她,然后在喜鹊赶过来解围的当下,长剑横劈而上。

  “喜鹊!”一声惊天怒吼传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