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君什善听他连那铁器的名称都说出来,不禁脱口问:“难道我的梦境,是你让我看见的?”“是。”她戒备地看着他,又担心淳于御,不敢多做细想,就怕延误救他的时机。“那……要怎么救?”“借你的能力移形。”他已经虚弱得连自由移形都做不到。

  “怎么借?”“结印,脑海观想厢房所在。”君什善有些犹豫,却突地听到门外传来了曲承欢的声音。

  “君姑娘,你房里有人?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时,门已经被推开。

  一瞧见左近,曲承欢惊诧地瞪大眼,随即抽出腰间长剑。“退开,否则休怪刀剑无眼。”虽说这人长得跟侯爷极为相似,但他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两人的不同,再加上前阵子有人潜入君姑娘房里轻薄她,不用说,肯定就是这家伙。

  左近见状,不禁笑得无奈。三百年不见,他连他是谁都忘了。

  “曲大哥,他不是坏人,他是要带我去下天竺寺救侯爷。”君什善忙道。

  “嗄?”“走吧。”她闭上双眼,双手结印,如左近说的观想那间厢房,瞬地在曲承欢面前消失不见。

  半晌,他才拔声喊着,“来人啊,整军前往天竺山!”下天竺寺的厢房里,淳于御被压制在圆垫上,身上的锦袍被利刃划开,不过一尺长的金刚杵就插在他的腰上,血流不止。

  赵立坐在他身旁,把玩着手中的匕首。

  “镇朝侯,你可知道本王向来最讨厌的就是长相俊美的男人……”他笑喃着,手中匕首倏地往淳于御脸上划开。

  登时,颊上皮开肉绽,但不一会,从浅处开始愈合。

  “安生,你瞧见了没?真的开始愈合了。”赵立怪笑着。

  站在另一头的易安生眯起眼,像是对这一幕感到匪夷所思。

  “不过,这个宝贝却能够压制他,你瞧,伤口非但好不了,还不断地冒出黑血来……”赵立放声笑着。“淳于御,你一定在想,为何本王会知道你金刚不坏的体质吧?”淳于御眯眼瞪着他,腰间的痛楚如电如火,直往深处而去,痛得他连说话都不能。

  “你忘了,咱们曾经一起行军过,有回你受了伤,被本王撞见,可是回营时,你却一点事都没有,令本王起了疑,后来你几次逃过死劫,本王越来越肯定你有古怪。”赵立笑眯妖诡的眸。“从那时起,本王就对你起了莫大的兴趣,所以还在京城时,我曾经收买你府上的下人,得知你进不了寺庙,似乎还能够出口成真,本王半信半疑,直到亲眼目睹江边那一幕……真是吓到本王了。”淳于御紧闭着眼,试着凝聚气力。

  “那你可知道为何你咒本王死,本王却死不了?”像是说到兴奋处,他笑得开怀极了。“因为本王不是赵立呀,本王是海贼,早在十年前,本王就杀了赵立,戴上他的面具,又有谁会知道本王是谁?”淳于御冷笑着。

  他是不是赵立,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,想杀他,不需要用到言灵。

  瞧他哼也不哼一声,赵立的大手按上金刚杵,微微使力。“你知道这宝贝是从何得来的吗?”淳于御脸色惨白,冷汗布满额际。

  “两年前,有艘从天竺来的船,船上载了不少千年前的佛家圣器,本王劫来之后,便一直留着,心想说不定哪天可以派上用场,没想到……非但用上了,还非常好用!”他说着,握着金刚杵猛地一转。

  淳于御痛得发出嘶吟,无力地瘫在地上。

  “疼吗?”赵立一脸抱歉地拍着他冰冷的颊。“真是对不住,可这要怪谁?谁要你一直拂逆本王?”他虚弱地闭上眼,仿佛身与魂快要分离。

  赵立趴在他身边,凑近他耳畔。“你以为皇上是派你来剿灭海贼的?本王告诉你,在你到杭州之前,本王就收到皇上派人送来的密函,要本王除去你。”长睫微颤着,淳于御想张开眼,但却虚弱得连眼都张不开。

  “你可知道为什么?”赵立一把揪起他的发拉近自己。“应该是你功高震主,让皇上寝食难安,想借本王的手除去你,但也想借你的手除去本王。说穿了,皇上不过是个想坐享渔翁之利,压根不管底下人的死活,你说……这种皇上,要本王怎能不造反?”淳于御才不在乎自己是否是弃棋,他想杀赵立,纯粹是因为他该死。

  “你瞧,给本王睁开双眼瞧,未来的皇帝就是长这个样子!”被扯得发疼,淳于御微颤的张开眼,瞧见赵立取下面具,他蓦地放声大笑着,尽管虚弱,却嘲讽至极。

  没错,就是这张差点被他捏爆的脸。

  这因果可有趣了,赵立的前世吞下一颗龙神泪,竟然让他带着这张脸转世,也难怪他可以扮演赵立,因为他也必须戴着面具才能见人。

  “你笑本王?”赵立瞪着他,也跟着低低笑开,然后无预警的拔出金刚杵,再狠狠地刺入他心窝。

  淳于御痛楚难捱,像是万蚁咬曙,又像是电流窜骨,但他还是笑着。

  “你还笑?本王要杀了你!”就在赵立再度拔出金刚杵的瞬间--“住手!”那低哑的嗓音令淳于御奋力张开眼,果真瞧见君什善被一抹金光带至面前,朝赵立飞踢而去,再见左近出现在他身侧。

  一旁易安生震愕地连退数步。

  “你还好吧?”君什善蹲在他的身旁,看不清楚他的脸,却清楚瞧见他身上的血,怒不可遏的,她抬眼瞪向被踢到角落的赵立。“混帐,你真的是太过份!”“什……”淳于御想抓她,可惜双手无力。

  他乏力地看向近乎透明的左近,以眼神问他,为何要带她前来?

  左近用尽气力地颓坐在他身旁。“为了救你……”要救他,怎会是带什善前来?他想骂他思虑欠周详,奈何说不出话。

  左近无言以对,只因他已经没有力量带其他人来,不过他想,也许晚一点湛朵的转世就会带兵前来。

  “臭娘子,就让本王来试试金刚杵是否也对你有用!”赵立恼火起身,拿起金刚杵刺向她。

  君什善见状,抓起矮几,奋力掷向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