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瞧她又气又羞,他不由得放声大笑。“承认有什么关系?咱们为人一世能有多长的时间?当然要及时行乐,千万别等到失去才徒留惆怅。”君什善瞧他不断地逗着喜鹊,逗得喜鹊又好气又好笑,就连她自己也不禁被逗笑了。

  在喜鹊坚持要她早点入睡后,他们两人便在隔壁厢房休息。

  经过曲大哥那一闹,她的心情平复了些,说实在,她到现在仍不能理解淳于御为什么要派人去烧了龙神庙?

  但她舍不得怪他,她相信他做任何事必定都有他的理由。

  疲惫地叹口气,闭上双眼,淳于御的身影在她眼前翻飞着,仿佛扯着她飞跃,来到熟悉的天竺山上——站在下天竺寺外,淳于御咬了咬牙,跨进门槛,每走一步,便如万针椎心,如万刀刚骨,他忍得浑身青筋迸现,咬牙踏进佛殿,直睇着慈悲的佛像。

  如今,他明白为何自己进不了寺庙,一切皆因他是待罪之身,佛并不愿见他。

  可是现在,无论如何,他都必须踏入。

  因为,他要大开杀戒!

  就算从此以后,他只能堕入无间地狱,他也无所谓了。

  “侯爷。”淳于御微移视线,瞧见易安生从一旁的长廊走来。

  瞧他神色没有半丝惊诧,甚至是一切如他预料,淳于御勾唇笑了。

  “王爷在厢房里,人已经就寝。”易安生笑道。

  “带路。”他沉声命令。

  “是。”易安生微欠身,领着他往前走。

  沿着长廊,走到底,往右一拐,长廊两侧皆是供香客休憩的厢房。

  厢房外有侍卫看守,但他听到在寺庙后院里,隐藏至少百人的压抑呼吸声,他不禁勾唇。

  大雨已停,天色微泛光,他甚至可以察觉更外围也布上重兵,勾唇的弧度微微加大。他不轻易杀人,就怕自己会杀得失去理性,所以每每上战场,总要承欢随侍在旁阻止他,可是今晚,凡是阻挡在他面前的,一律杀无赦。

  易安生推开厢房的门,里头的摆设相当朴素,只有一张床和矮几。

  赵立正躺在床上,床边摆上数样佛器,床尾的矮几旁则铺了块圆形竹垫,供人打坐用,而矮几上有一只香炉,正袅袅冒着烟,吸入那气味之后,淳于御惊觉力气丧失。

  暗道不妙,正要退出时,一把铁器突地刺入体内,仿佛火焚电窜的滋味,令他想起在天竺山上遭人暗算那一次。

  “是你……”他回头,瞪着笑得阴冷的易安生。

  “对,是本王派他去的,只是没想到原来这东西拿来对付你这种妖怪……效果这么好。”赵立笑着从床上坐起,一记眼神,让易安生将刺入他体内的铁器微微扭转着。“就连除魔用的楠木香,也很好用。”淳于御受不住地倚在墙边,仿佛全身气力都被那铁器给抽光,高大的身形倚着墙滑落。

  “安生。”赵立笑唤着。

  “是。”他立刻将淳于御撑起,拖往圆形竹垫。

  “长夜漫漫,本王把所有和尚都赶出去了,可以陪你慢慢玩。”赵立下了床,笑得黑眸眯紧。

  淳于御浑身爆出冷汗,不能理解他手中的武器到底是什么,想要推开他,却是连指头都动不了--“不!”君什善突地从床上翻坐起身,她冷汗涔涔,浑身止不住地颤抖,只因梦境太逼近真实,仿佛正同时上演着。

  可能吗?

  她抬眼看向外头微亮的天色,大雨已经停了,可是她却心乱如麻,烦躁不安。

  “你担心他吗?”一道熟悉的嗓音回荡在房里,她愣了下,瞧见床边一抹极淡的金光缓慢凝出一道人形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瞠目结舌。这不是龙神祭上出现的龙神?

  “我可以帮你。”左近虚弱地说着。

  他留着最后的气力,就是要让他们今生圆满,然后再接受上天的惩罚。

  “你……”为什么龙神会出现在她房里,而且……在上下打量之后,她瞧见他脚边的影子,猛地闪进床侧。“你是那天调戏我的人?”本来只是怀疑,这下子她可以肯定了。

  “那日……我不过是想替无咎试探你罢了。”他苦笑。

  说是试探,不如说,纯粹是他的渴望?

  就如以往,他总是用钦羡的目光看着无咎和十三共舞,才教他忘神地在龙神祭上与她共舞。

  一生只求一次美梦成真,不为过吧。

  “我不认识无咎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……赶快走开,要不然,我要叫人了。”她退到床的内墙,水眸直瞪着他。

  “我再问你一遍,淳于御如今正面临生死关头,你想不想救他?”她的骇惧让他感到受伤,但这一切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了任何人。而且,眼前最重要的是,必须将无咎救回。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“那人拿的是佛祖护卫的千年金刚杵,当然伤得了他,再不救他,说不定他真的会死。”下凡的龙神还拥有部份神力,神不神,妖不妖,人不人,最惧怕的就是佛祖圣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