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赵立懒懒扬眉,笑得极冷。“放肆,谁允许你们挡在本王面前?”站在君什善身前的喜鹊往前一步。“侯爷有令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君姑娘。”“本王是闲杂人等?”他哼笑着,突地敛笑低咆,“掌嘴!”易安生淋着大雨,大步向前,抬手就赏了喜鹊两记耳光。

  “你!”眼见喜鹊被打得唇角溢血,君什善恼火地瞪向他。

  “镇朝侯本王还没放在眼里。”赵立大步走到她面前,就着屋檐下的微弱灯火注视着她。“大雨不断,结果江水居然没有泛滥,教本王好奇极了,你告诉本王,你使的到底是什么幻术?”龙神祭上,江水退潮至今,依旧风平浪静,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制住,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呐,如果将她带在身边,或许对他的千秋大业有所助益。

  “那不是幻术,是君家的祈歌。”君什善垂着眼,制止喜鹊再开口。

  她想要赶紧上马车,以免堂姊被雨水溅湿衣裳,加重了病情,但基于赵立的身份,为了不增加淳于御的麻烦,她只能勉强自己温顺应对。

  “喔?”在杭州多年,关于君家的传说,他知道的不多,只听谗君家守护着龙神庙,在杭州城里诓骗百姓。“要是你那些把戏是因为龙神庙才能显现,那么现在龙神庙已经付之一炬,该当如何?”他试探的问。

  “已经动手烧了?”“对,已经烧得精空,而且还是淳于御下的令。”赵立一脸幸灾乐祸。

  君什善皱紧眉,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而后头的君夕月已无力地软倒在地。

  “姊。”她猛地回身将她抱起。

  “你们要是不信,本王可以带你们去。”赵立动手拉人,拉的不是君什善,而是君夕月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她恼火极了,一把扯回堂姊。

  赵立一愣,像是意外她的力气竟这般大。

  “什善……龙神庙……”君夕月倒在她怀里低泣。

  “姊……”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淳于御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  正不知所措间,赵立已经悄悄地回到马车,示意易安生驾马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”君夕月紧抓着她,泪眼逼问着。

  “姊,我会问他,你不要难过,雨下得太大了,我们先回房好不好?”瞧堂姊哭得柔肠寸断,她整个人都慌了。

  “不要,我……”君夕月抬眼,瞥见堂妹背后有辆马车正加速朝这头撞来--千钧一发之际,她一把推开堂妹。

  被推开的君什善还搞不清楚状况,耳边只听到喜鹊的惊叫声、马儿的嘶叫,她怔愣地回头望去,就见堂姊被踩在马蹄下,侍卫正急着将她救出。

  她瞪大眼,不断地抽喘着气,突地一把冲向前,将马狠狠推开,力道大得整辆马车歪斜得撞上对面的屋舍。

  “姊!”君什善跪在堂姊身边,却不敢动她。

  君夕月失焦的目光缓缓凝聚在她脸上,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,鲜血直往唇角溢出。君什善不断地抹,大雨不断地下,却让那鲜血更显触目惊心。

  “我……终于……轮到我保护你了……”她笑着,眸色很温柔。

  “夕月姊姊……喜鹊姊,快找大夫,快!”她吼着。

  喜鹊观察着君夕月的伤势,明知是救不活了,还是叫侍卫赶紧去找大夫,淳于御赶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抓着喜鹊问。

  “清王爷的马车……”她指着地上。

  他抬眼望去,瞧见拉起车帘观看的赵立。

  两人四目交接,赵立懒懒笑着,“安生,自己掌嘴,谁要你这般驾马车的?本王明明就说,要撞的是君什善。”那嗓音几乎被吞没着在大雨中,但君什善和淳于御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混帐!你眼里还有王法吗;:”她怒红了眼,起身要奔向马车,却被淳于御拉住。“放开我,我要杀了他!”“赵立,给我去死!”他低咆着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愤怒到失控,脱口要一个人去死,然而——

  “在杭州,本王就是王法,想要本王死,难得很!”赵立怪笑着。

  淳于御错愕不已,意外他居然还安好无缺地坐在马车里。

  怎么可能?

  “不过,本王今晚心情很好,就特地走一趟下天竺寺,请老住持替她诵段经文吧。安生,走。”他放下车帘。

  “混帐!”君什善骂道。

  “什善!”喜鹊的唤声,让她回神,赶紧奔回堂姊身边。“姊,没事的,大夫就快来了,你再撑一下。”君夕月抹着恬柔的笑。“我的妹妹……我要保护你……我呀,这辈子有你这个妹妹……很欢喜……”“嗯嗯,我也很开心可以当姊姊的妹妹,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姊妹,姊,你可千万别丢下我,咱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的,龙神庙没了,咱们可以再搭建的,君家的责任……”她说着,瞧堂姊的唇颤了两下,缓缓停住,长睫掩下。

  心下一紧,她轻拍着她冰冷的脸。

  “姊,你别吓我……咱们说好了,祭祖后要往南,我还打算顶家小铺子,你最擅长家务了,只要我一个眼神,你就知道我要什么,所以店铺交给你打理,我就负责打杂就好……姊,不要走……咱们说好要照顾彼此一辈子的,姊……别走……”她趴在堂姊身上,哭得像个孩子。

  那哭声教喜鹊鼻酸落泪,更让淳于御手足无措。

  突地,她抬起眼,伸手抓住他,泣声哀求着,“救夕月姊姊,我求你……就像你在江边救了那个溺水者一样。”淳于御蹲下身,一把将她搂进怀里。“对不起,我没有办法……”君夕月的魂魄已经离身,就算他的言灵再厉害,也无法将魂魄重拉回躯体里。

  “你可以,我知道你可以……你救那个溺水者时,那个人已经没气了,你可以救他,为什么不能救夕月姊姊;:”她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,可是她无法控制自己,因为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,这天地之间,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!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他只能一再道歉,将她搂得更紧,让她在怀里痛哭发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