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想着,感觉阴影逼近,教她下意识的抬眼,他俯近,吻上她的唇,瞬间她瞪大了眼。

  他亲她……她在他的眸底瞧见自己……迷乱之际,她只觉他的唇冰冷得不可思议,甚至有股海风的咸涩……难道他又出海去了?

  正疑惑间,感觉他的舌轻撬开她的唇,吓得她赶忙将他推开。

  “什善?”他粗哑喃着,欲再亲近她。

  君什善退缩着,不解地瞪着他。明明是他,但为什么她总觉得……

  “君姑娘。”门外是曲承欢的嗓音,她忙以眼神询问他,该如何是好,就见他坐上床,解下床幔。

  明白他的意思,她转身去开门,没让曲承欢进房,守在门口问:“曲大哥,是不是有我堂姊的消息?”曲承欢看着她,忍不住采向房内,她一急,赶紧挡住,再问:“曲大哥,真是辛苦你了,让你奔波劳累,不知道你探望过后,我堂姊的状况如何?”“她的身子骨还好,只是很想你。”他陈遖着所见,一双桃花眼直往里头瞟。

  怪了,他刚刚明明听到里头有男人的声音……侯爷还未归来,到底是谁闯进她的房里?

  “是喔……”想起堂姊,她咬了咬唇,暗恼自己竟沉迷儿女私情,把堂姊给丢在山上。

  “嗯……就这样,你早点歇息吧,我还有事得出去。”他想进房查探,但这时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说都不方便,他决定待会回头找喜鹊过来确定。

  “辛苦了。”君什善目送他离去,立刻关上门,回头掀开床幔,却见床上空空如也。

  看向墙衡的窗,怀疑他该不是从那儿溜走的,可是有必要避成这样吗?

  另一方面--曲承欢走向西边,踏进喜鹊的小院落里,就见她坐在偏厅若有所思。

  “喜鹊。”“你回来了。”她站起身,询问他道:“出了什么事吗?侯爷怎会至今还未归来?”“关押进官衙地牢的两个海贼被灭口了,侯爷调派人手打算全面宵禁封城,非要抓出凶手不可。”说着,他拿起她桌面的茶杯喝了一大口。“不过这不重要,侯爷不过是在作戏罢了,重要的是,我刚刚去君姑娘那里,隐约听到她房里有男人的声音--”“你也听到了?”喜鹊讶异的打断他未竟的话。

  曲承欢攒眉。“不会吧,你也听到了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问过值班的侍卫,他们都说没异状,到底是谁有本事溜进她的房里,可……也不对呀,她怎会让其他男人进她的房?”“我去看看。”“咱们一道去。”当他们来到君什善房外时,里头鸦雀无声,兢连烛火都已熄灭。

  两人互看一眼,决定留守一晚。

  天色欲亮之际,淳于御归来,很自然地往北方大院走。

  当瞥见曲承欢和喜鹊守在她房门外时,他加快脚步走到他们面前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问。

  “侯爷……”曲承欢抬头,枕在他肩上睡觉的喜鹊立刻清醒了过来,羞赧地退开,收拢发丝。

  “说。”“就……”犹豫了下,他还是据实以告。“昨晚侯爷要我先回来告知君姑娘她堂姊的状况,结果靠近这房间时,听到里头有男人的声音,而且喜鹊之前也听到,所以我们便一道来探究,结果却什么都没听到。”淳于御闻言,重拧起眉。

  就在这当头,君什善推门走出,瞧见他们三个就站在门外,不禁偏着螓首问: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淳于御看着她,瞧见她挽起的发髻微乱,仿佛与人偷欢般后,不禁怒眯起眼。

  “我问你,昨晚谁在你房里?”她直觉的看向曲承欢和喜鹊,不解地问他,“你真要我说?”他不是说别让他们发现吗?

  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“就……你说别让他们发现啊。”她羞涩的垂下脸,搞不懂他为什么言行前后不一致。

  “我说的?”他纳闷道,乍燃的怒火灭了大半。

  “对呀,昨晚你到我房里,身上冷得很。”淳于御瞪大眼,就连曲承欢和喜鹊也面面相觎。

  “你到底是在发梦还是怎么着?”“哪有?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她扁嘴看着他。“昨晚,你到我房里,很温柔,还说你喜欢我的。”“谁说的?”“你呀,你昨晚对我说的,而且……你还亲我……”她说着,垂下眼。

  他瞪着她,说不出半句话。

  “可是--”喜鹊一头雾水,开口欲言,却被淳于御打断。

  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昨晚我根本没进你的房间。”依她所言,他只能推测她发了梦,但承欢和喜鹊却又听到她房里有男人的声音,这点很难交代过去。

  “明明就是你自己说的,你却不认帐……问你是不是有喝酒,你……”君什善说着,语调越来越轻,只因她低垂的眼,瞧见他脚下无影。“你没有影子……”她话一出口,三人皆错愕。

  没料到她会在这当头注意到他没有影子,也没料到她竟直率得脱口而出。

  “我没有影子又如何!你怕我了?还是把我当成鬼怪了?!”他恼道。

  “不是,是昨晚的你有影子啊!”淳于御闻言,和曲承欢对视一眼,怀疑有人易容混入府里。

  “什善,侯爷才刚回府。”喜鹊轻声道。

  “嘎?”君什善一时错愕得说不出话。

  那……昨晚的“他”是谁?难怪她老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古怪,结果她还傻傻地被那人给骗了,要不是曲大哥刚好到来,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……“那人后来跑去哪了?”“后来曲大哥来了,他躲上床,我开门和曲大哥说话,回头他就不见了……那……我……”她捣着嘴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淳于御,却被他一把搂进怀里。

  他低喝道:“承欢,加强戒备,再调一队兵马入驻府里。”“是。”曲承欢领命,对着喜鹊使眼色,要她跟着一道走,让他俩单独好好交谈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两人走后,君什善低泣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