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淳于御横睨着她,却拿她没辙。

  “头发擦乾点,你不冷吗?”“我不怕冷。”她往床板一坐,却没打算要睡。

  “……你刚刚为什么吐了,是身子不舒服?”顿了下,他问着,视线却是落在海线图上。

  “不知道,我以前没搭过船,不知道搭船这么难受。”就算是现在,还是觉得头昏昏沉沉的,可为了十两银子,她咬牙忍了。

  “是吗?”他沉吟着,猜想她只是不适应海上生活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欲言又止。

  “什么?”“没事。”她垂下小脸,没勇气问出口。

  她本来是想问他,为什么在市集要假装不认识她,更想问,为什么让她进入他的舱房,可后来又想,他这种大人物不论做什么,好像都没必要向她交代。

  要上战船前,她就听船宫的人提起,是京城派来的官前来当主帅,只是她作梦也没想到,他真是个将军,还是个侯爷……这样的他,为什么会在天竺山上落难?

  忖着,她轻“呀”了声,又站起来走向他。

  “又怎么了?”他抬眼睇她,却见她贴得极近,几乎要把脸贴在他的腹部上,这动作暧昧诱人:心一跳,他抓紧她的肩头推开,微恼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“我……我要看你的伤口呀,可是……我找不到……”是右侧啊,但那里的肌肤极为光滑,哪有什么伤疤?

  “早就好了。”他别开眼。

  要是她发现他的异于常人,是否还愿意像现在这般亲近他?

  “真的?”她诧道,眨了眨大眼。

  跟她一样耶……她还以为古怪的只有自己,原来她是有同伴的,又或许该说,这天底下无奇不有,只是这样的人不多罢了。

  迎向她那不遮掩的惊诧,教他恼火直起,随意拿了话题作文章。“倒是你,对每个男人都贴得这么近,这是你的习惯不成?还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。”他是异于常人,怪胎一个,但这又如何,他并没有对不起她什么,犯不着拿那种眼神看他。

  “你明知道我眼睛不好……”她委屈地扁起嘴。

  更何况,她是扮男人,男人跟男人之间要是扭扭捏捏,那才奇怪好不好。

  “眼睛不好还摆摊拐骗?说什么前世是不凡之辈,今生是来寻找遗失之物?!”不提还好,一提他几乎控制不了脾气。

  君什善错愕,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假装不认识她了,他在生气。

  “那是胡诌的,可是对你……”她嗫嚅着,结巴结巴的。

  光顾的客人总是喜欢听些好听的,为了多拿些赏银,她多少会有些吹捧,但她并没有恶意啊。

  “对我如何?你还想骗我什么?”“我没骗你,我对你说的都是真的,只是我到市集摆摊,为了做生意,必须讨客人开心,你知道的,我需要盘缠离开杭州。”她不觉得难堪,就怕他不信。

  “我不是给你一两银子?不够为什么不早说?”“那是……”他给的,她舍不得用,想留下来做纪念,但这话要她怎么说得出口?“算了,像你这种锦衣玉食的人哪会了解我们这些穷人的苦,我不想说了。”她小脸皱成一团,牛步地走回床边,像跟谁赌气似的,嘴抿得很紧。

  淳于御也不想再谈下去,越谈只会让他越火大。

  但,瞪着海线图,怎么也无法找出古怪之处。

  “喂……要不要我帮你?”瞧他像是为什么而苦恼,她怯生生地问。

  “帮我打仗吗?”他撇唇,看也不看她。

  “你……”说话一定要从鼻孔出声吗?

  “还是你打算用美色当饵,迷惑海贼?别傻了,就凭你那姿色。”他哼笑着,满嘴戏谵。

  君什善气结,这回她决定闭上嘴,不要再跟他说话。等天一亮,她要赶快换回自己的衣服,绝对不再跟他碰头。

  她盘腿坐起,双手环胸,表情气呼呼的决定暂时闭目养神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  安静了好一会,没听到她的声音,淳于御不禁侧眼探去,惊见她竟盘腿抱胸,不断地左摇右晃。

  一下子前点,一下子后顿,眼看她快要栽下床,他想也没想地快步冲过去,在她撞向地面前将她捞起,让她平躺在床上。

  看着她就算入睡,还是气呼呼的脸,他忍不住淡掀笑意,再看向她身上过大的衣袍,简直就像个娃儿偷穿了大人衣袍,可爱得紧。

  睇着她的睡脸,慢慢的,关于她,他似乎有些似懂非懂。

  他不可能没察觉自己对她产生了吊诡的占有欲,只是不能理解她有什么本事,能教他心系着。

  问题是,就算他想得到她,她又肯吗?

  他没忘记刚刚抛脸上乍现的惊诧,丝毫不懂掩饰,刺伤了他。

  这样的她,可以接受异类的他吗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