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听到她进浴桶的声音,他才动手拧着布巾擦拭身子。

  时间缓缓流逝,谁也没先开口,只有水花轻溅的声响。

  也许是因为身在黑暗之中,听觉益发清晰,光从声音,他便能想像水滴从她身上滑落,而她的胴体……他蓦地张大眼,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对她产生欲...望……这简直是荒唐,他怎会有这种心思?

  微恼地将布巾丢进水桶内,霎时,船身剧烈摇晃着--“啊!”君什善发出惊喊,因为她连桶带人在地板上滑着。

  淳于御回头,长臂扣住桶缘,稳住之后,外头随即响起曲承欢的敲门声。

  “侯爷,要不要紧?!”“发生什么事?”他问。

  “没事,只是海浪变大了,外头也开始飘雨。”“吩咐下去,收篷定锚。”“是。”待曲承欢走远,他才哑声问:“你要不要紧?”“没事,只是吓到。”“洗好了?”他问,不敢张眼。

  他的眼力太好,尽管身在黑暗中,也能将她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嗯。”她点头如捣蒜。

  “起来。”“可……我没有换穿的衣裳。”“先穿我的。”“咦?”不会吧……

  确定船身够稳之后,淳于御立刻起身,找出中衣和外袍,顺手抓出一条布巾,一并搁到她面前。

  但君什善视力极差,压根没瞧见他递来的衣袍,让他只得握着她的手,把衣袍交给她。

  这一瞬间,她感觉到他掌心的热度和温柔。

  他虽然在市集上装作不认识,可后来他还是挺身而出,救了那个溺水的人;尽管刚刚对她粗声粗气,可他的举措很贴心,就连刚刚,他也立刻稳住滑行的浴桶,保护她。

  这人,到底是怎样的人?教她好迷惑。

  “暂时先穿我的,等明儿个一早,我再让承欢去把你的换洗衣服都拿过来。”他说着,确定她已经将衣袍拿稳才放手,立刻又背过身去。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解地要站起身。

  淳于御蓦地回头。“你还问为什么?”他太恼,忍不住回头低斥,结果不意瞧见--黑暗之中,她湿润的长发披垂在侧,却掩盖不了白皙如玉的胴体,那丰挺的胸和不盈一握的腰肢是致命的诱惑。瞬间一股欲...望如野火烧向下腹,教他狼狈地转过头。

  而这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。

  正低着头的君什善,压根没发现自己已经被看光。

  她慢慢地踏出浴桶,摸黑拿起布巾擦拭自己,七手八脚,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袍,当整件衣袍松垮垮地挂在自己身上,不用照镜子,她也知道有多滑稽,只因两人的身材实在差太多。

  “好了?”他问。

  “嗯。”她回答的同时,舱楼亮了起来,瞧他上身依旧没穿衣服,她赶忙转开眼,问“那现在要怎么办?”“累了就睡。”他指向自己的床。

  睡?她瞪着那张床,仿佛它是什么四脚怪兽。“那你呢?”“随便都可以。”他摆了摆手,沉声道:“站进去一点。”她疑惑地看着他,乖乖地往里头站去,旋即便见他提着靠近门的那水桶,开了门就出去。

  想了下,她也端起浴桶,走向门口。

  淳于御一回头,看见的就是这一幕,不由得怔愣住。

  “让让。”她喊着。

  他回过神。“什么让让?我要你往里头去,进去!”他赶紧将浴桶接过手,回头就瞧见目瞪口呆的随侍。“接着,闭上你的嘴。”把浴桶递给他,也不管他拿不住而掉落地面,淳于御立刻关上门。

  “……你的力气真的很大。”回头瞪向她,他实在无法想像她到底是从哪生出这么大的气力可以端起浴桶。

  那实木浴桶里装了七分满的水,他估计约莫五十来斤,她怎能端得那么轻松?

  “天生的。”她垂下眼。“就因为我力气大,那位负责找船工的工头才肯让我上船的,你千万别怪罪他。”“不想我怪罪他,你就早点歇着。”他叹气,往案前一坐。

  案上还摆放着海线图,但这张海线图却与他那日在船宫瞧见的不大相同。

  他的记忆力奇佳,一看就觉得图有出入,他怀疑后来赵立动过手脚,但毕竟他只是隐约瞄过,也无法确定具体是哪里不对。此刻,他应该拿着海线图询问船上的掌舵手才对,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。

  只不过,就怕他让她踏进舱房这消息极快就会传开,要是赵立盯上她,那就麻烦了。

  都怪他心不够狠,一时心软,对她才是残忍。

  “你呢?”她缓缓走到他身后,瞧见那张海线图,却是有看没有懂。

  淳于御不耐地抬眼,那冷冷的注视教她不由得扁起嘴,感觉自己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不知道到底该待在哪。

  离开嘛,问题是她身上穿着他的衣袍,只会显现她像个姑娘家。

  “去睡。”他沉声道。

  “霸道。”她咕哝着,甩着袖走向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