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不能赊?”“有人看相测命赊帐的吗?”“其实,你根本就不会,对吧?”他微扬起眉,笑得挑衅。

  “我、不、会?”真是太小看她了。她一把抓过他的手,研究着他的掌纹,再抬眼看他的脸,贴得极近,近到他可以嗅闻到她的呼息。

  淳于御不甚自在地往后退。“你看相都是这样看的吗?”不管要看相的是男是女?

  “你不要乱动。”她骂了声,眯起眼,仔细地看着他的五官。“宽额饱满,眉骨立体,浓眉入鬓,眼眸深邃,眼摺深,眼睫浓,挺鼻配上形状漂亮的唇……长得真是好看……欵,我刚刚说了什么?”她形容他的长相,说得很顺,好像一个不小心也说了什么……

  瞧她错愕地看着自己,淳于御扬眉,笑得坏心眼,道:“我长得真是好看?”

  “我……”这这这……她这张嘴真是糟糕,每次说话都不经大脑,早八百年前就告诉自己要谨言慎行,可遇见他之后,脑袋就越来越不灵光,真是糟透了。

  “你听错了。我是说,你额头饱满代表你天资聪颖,浓眉代表你重情,唇形厚薄适中代表你热情又讲求公平……其实,我的意思是说,你长得好。”

  “是吗?”她往后退,他就往前逼。

  他聪颖,他重感情,他热情又讲求公平?听起来像是在说另一个人。

  “对啦,很多个性是潜在的,只是还没表露出来,有一天你就会相信我说的一点都没错,还有……你别靠我这么近,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?”她不断地往后闪,直到跌坐在地,还是死命地避。

  “不近一点,你眼睛不好看得见?”“我已经记下你的面貌了,你可以不用再贴这么近。”她吼着,羞恼成怒地推开他。“就跟你说男女授受不亲了,你是听不懂喔?”她的口气是不满的,但脸却是羞得通红。

  怪了,这些年,她被世道磨得不拘小节,所谓男女授受不亲,只是针对夕月姊姊,她自己早已是大剌刺的没了分野,可这当头不知道为什么,和他靠得太近,让她呼吸有点困难,就连心都颤跳着,真是糟。

  “刚刚不知道是谁老往我怀里扑。”“那、那是跌倒。”“都无所谓,倒是你到底会不会测命?”“我刚刚不是都已经说完了吗?”她气呼呼地道。

  他贴得太近让她很不自在,尤其是胸口,说不出是闷还是喘,反正就是难受。

  “你觉得我聪颖?”“大概吧。”虽然她觉得会被暗算的人,实在算不上多聪明。

  “我重感情?”“那要问你家人。”她跟他不熟呀,大哥。

  “我热情又讲求公平?”“……”她承认自己刚刚只是随便说说好不好。可是,他那眼神实在是教她吞不下这口气。“我可以确定的是,你是一个内心空荡荡的人。”“喔?”他笑得戏谑,一脸兴味地等着下文。

  他笑得实在太狂妄,她一握拳,道:“我可以看见,你的前世是非凡之辈,但你遗失了很重要的东西,而令生就是为了寻找失物而来。”她的表情很严肃,说得很像一回事,教他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那么,我丢了什么?我必须往哪去找?”他不信怪力乱神之事,更不信江湖术士的说法,认为那不过是些拐骗的勾当,但刚刚那一瞬间,她那席话直击他心房。

  如她所言,从小他便一直觉得自己遗失了什么,心空荡荡的,但他却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  “你不用急,万事皆有定数,上天会指引你去寻找,就好比你会出现在这里,必有其用意。”唉,说穿了,她看相只懂皮毛,会对他这么说,是因为他的眼神太空洞,是个心里没有牵挂的人。

  没有牵挂,听似潇洒,但却是孤独,因为没有人进得了他的心。而这样的人,也许是前世失去什么,让他痛得今生不愿再牵挂。

  淳于御懒懒扬起眉,睇着摇头晃脑的她。“那你说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“这要问你啊,不然你来天竺山做什么?”他沉默不语。

  上天竺山,没有任何原因,就是一种渴望,教他纵马而来。

  然后,他遇见了她。

  他不由得眯眼瞅她,看她皱起眉,像是有点恼,但仔细瞧,她就连耳廓都泛着红,清灵水眸像是泛着一层雾气。

  说穿了,她根本就是佯怒掩饰羞涩罢了,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。

  看来,被人暗算遇到她,好像也不算什么坏事。

  被那双深邃的瞳眸盯着不放,君什善觉得自己像是遇到蛇的青蛙,很难动弹,但她告诉自己不可以轻易被收服,否则就白费了她行走江湖几年的功力了。

  所以,她开始要凶狠。

  “你看什么?”她蹲八字,眯眼撇嘴,声音粗哑,神情很凶。“我警告你,不要再看了。”“上哪学的?真丑。”他微皱起眉,往她的颊一掐。

  “喂、喂……”有没有搞错,竟然掐她的脸……她要不要反击,狠狠掐回去?

  正忖着,她听到了马蹄声,偏过头,却见他也往那个方向看去,不禁一怔。

  难道,他也听得见?

  “你先躲起来。”她急道。

  淳于御猛地转头盯着她,低声问:“你也听到有马蹄声朝这里接近?”除了一些异能外,他的五感也比常人要强,可她……想起她的蛮力,他顿觉她也极不寻常。

  “嗯,这里是下天竺寺的后山,会到这附近的百姓一般都是从香道步行而上,会骑马来的,还是防备一点比较好。”她刻意把声音压低。“你先躲到坟旁。”“……”她这是想要保护他?

  他淳于御何时可悲到要躲在一个小姑娘身后?

  “快点。”她催促着。

  “没必要。”虽然伤口未愈,但这么点伤对他而言,不过是小事。

  “你……”瞪着他,听到马蹄声已至,她想也没想地将他往坟边一推,那马蹄声打住的地方有道爽朗的声音传来--“请问这位小兄弟,有没有在这附近看见一个受伤的男人?”君什善言,心间咯瞪了下。没想到还真是来找他的……“这位兄台,我没瞧见。”她抬眼朝那坐在马上的男子笑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