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她总是扮男装,为了不让人识破,对于一些肢体碰触,她努力习惯,结果却造成她真的没有男女之防。

  睇着她不经意流露的淘气神态,淳于御总算摸清她些许性子。

  她豪情又古道热肠,懂得防人,可惜火候不够,说到底就是个直肠子,就连讨赏也不拐弯抹角。

  是个可以相信的人,但想要罩他……她真的是想太多了。

  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抬眼对上她没心眼的笑,他淡声道:“淳于御。”“淳于御将军,你叫我什善就好,躺在床上养病的是我堂姊君夕月,他日要是伤愈,记得多给我一点赏银,免得让我笑你太小气。”她笑得豪气。“要是你做人够豪爽,咱们也可以兄弟相称。”“你不是姑娘家?哪来的兄弟相称?”他似笑非笑地点破。

  真的不太想拆穿她,可这姊妹俩破绽百出,打他还没醒,就听她们叽叽喳喳个不停。

  “咦?”君什善一愣。

  “想扮男人,你太瘦小了。”“我是男人,只是太瘦小了,要不,你有听过哪个姑娘家的声音,像我这么沙哑的?”她打死不承认,故意把声音压得更低。

  淳于御突地笑眯眼。“我想过了,等我伤好,没有赏银,就一个我,你等着我以身相许报恩。”如他所料,她瞬间脸色大变,惊恐不已。“我宁可什么都不要,等你伤好,就走吧。”怎会这样?她女扮男装行走大江南北,从来没人识穿的呀。

  “我要留下来以身相许。”她越慌,他偏是坏心眼地逗得她手足无措。

  “我干脆现在把你丢出去算了!”真不知道太平盛世里,哪来的妖孽!活该被人刺伤,她真不该救的,造孽。

  “有本事你就丢丢看。”淳于御把肩上的破被子拉下,双手环胸,好整以暇地等着。

  “你……姊,快把眼睛闭上!”她喊着,却听到堂姊的笑声,回头只见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“姊,我被人欺负,你笑得好开心啊……”君夕月笑得眉眼弯弯,只因她已经许久没瞧见堂妹显露真性情。

  为了生活,什善被磨得越来越玲珑八面,双眼也被磨利了,看得穿人心,也懂得在人前藏起真性子,可眼下,她毫不掩饰,就代表救回来的这个男人,应该是无害的。

  “姊……”她不由得扁起嘴,但看堂姊难得笑得那么开心,她跟着笑了。

  被冷落一旁的淳于御,看着两人,不禁想,这对堂姊妹看似精明,实则过份大胆,才两个姑娘,在不知道他底细的情况下,竟敢救他回来……尤其是她。

  他睇着君什善恬柔的笑,不知怎的,一时之间竟转不开眼。

  翌日一早,君什善跑到下天竺寺向住持要了些素粥回来。

  “收伤了耶,这代表药草的效果还不错。”吃过素粥之后,君什善解开他伤口上的布巾,要替他换药时,瞧他伤口愈合得极好,不免替他开心。

  淳于御没回答,只是瞧着那片血肉模糊。

  要是以往,这点伤口,早该愈合了,但这回却只是开始收伤,伤他的到底是什么利器?他突地联想到以前每每进入佛寺总教他浑身疼痛难当,而寺内的佛器他连碰也碰不得……难道与佛器有关?

  但,对方又怎会知道他的弱点?他忖着,却找不到答案。

  “好了,你继续休息吧,我要外出一会。”俐落地敷上药草,再绑上布巾,君什善忙进忙出地准备着东西。

  “你把我丢在这里,不怕我对你堂姊胡来?”他盘腿坐着,凉凉地问道。

  “你会吗?”她偏着头问。

  “不会。”“那不就得了?”她啐了声。

  这些年,她看的人多了,也大概懂得如何分辨好人坏人,知道他昨天不过是闹着她罢了。

  “我说说你就信?”“我是信啊,你以为我的眼睛是装饰用的……”话未完,走得太急,她踢到缺脚的椅子,狗吃屎地跌趴在地,痛得她哀哀叫。

  “……看起来是装饰用的。”他凉声道。

  “我只是不小心。”她爬起来,没好气地反驳。

  “什善,你要不要紧?”君夕月撑起身子问。

  “姊,我没事,你赶快躺下休息。”她笑嘻嘻地说:“我待会回来,再替你熬一帖药。”“嗯。”君夕月笑睇着她。“路上要小心。”“我知道。”她点点头,拿起竹篮要走,却瞧见淳于御站起身,就连锦袍都已经穿戴整齐。“你要干么?”“出去走走。”“你伤还没好。”“继续躺着也不会比较好。”见他坚持,而且似乎行走无碍,她也就不阻止了,只是吩咐,“别走太远。”她怕要是那些坏人还在山上,再遇见,那可就糟了。

  淳于御没回答,一迳跟着她身后走,一直来到一座古坟前,她不禁古怪地回头看他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“坟,看不出来吗?”她说着,将竹篮往坟前一摆,准备先将坟墓四周的落叶杂草除净,然脚下没注意,踢到突起的石块,整个人往前趴去--千钧一发之际,他拉住她,微使劲便将她扯回怀里。

  “你到底有没有在看路?”其实昨天他就发现了,她很会踢到东西跌倒。

  “有啊。”她在他怀里瞪大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