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龙神泪·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大宋年间

  流丽日光从蓊郁的林间筛落,在通往天竺山的山道上,落下点点光痕。

  正值春暖花开,满山的纷红骇绿,犹如人间仙境,但吊诡的是,沿路上竟不见人烟。

  “侯爷,你瞧,这个地方有座亭子,虽然看起来是简陋了点,但视野相当好,要是能在这里喝上一杯,肯定是一大乐事。”山道上,两匹马并行着,其中一名穿着月牙白交领长衫的男子笑问着另一人。

  “听来不错,要是山贼来了,说不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淳于御似笑非笑地看自己的随侍一眼。“承欢,这么一来,我连棺材都不用为你买,倒是替我省了不少。”他长发束冠,面如冠玉,黑眸深邃邪魅,流转时噙着夺人傲气,敛笑时教人望之不寒而栗。

  “说说而已,干么当真,更何况这里是佛家圣地,哪来的山贼?”曲承欢可怜兮兮地扁起嘴,硬生生地糟蹋了那张桃花脸。

  “我倒不介意。”淳于御哼着。“少个随侍,本爵日子照过。”“好没良心的侯爷……”曲承欢皱起俊逸的桃花脸。“你这话可是不能胡说,你明知道自己总是出口成真,万一一语成谶,我该怎么办?”从小,他就跟在侯爷身边,看着他一步步越爬越高,到如今受到皇上重用,受封镇朝侯,奉旨南下,铲除海贼。

  不过呢,他这个主子有点与众不同。

  明明是个卓尔不群的美男子,但总是沉眸深敛,教一票本来倾心于他的官家干金,见着他便吓得打退堂鼓;他常怀疑主子是故意逼退那些仰慕者,只因他身怀异能。

  其中,最令人愕然的是,出口成真的本事。

  说起来也真神奇,主子说出口的事,无一不灵验,这也教他好怕哪天要是主子心情不好,随口赐他死,他真要死得不明不白。

  “就算成真了,又关我什么事?”淳于御撇撇嘴,面无表情的俊脸教人难测心田心。

  “侯爷,你也知道我没那意思,何必生我的气?”曲承欢咕哝着。

  府里,有下人察觉侯爷的异于常人,总是对他惊惧闪避。

  可他不同,他从小就知道却从没怕过,只是偶尔喜欢挂在嘴边说,那是提醒主子小心,更因为不在意才敢这样。

  叹口气,他策马追上,却见主子突地停下,像正聚精会神在看什么。

  “侯爷?”曲承欢一开口,淳于御随即摆手,示意他闭嘴。

  他正感狐疑,却听见细微声响。那声音软嫩带哑,感觉上像是极细致的嗓子受到创伤般,仔细一听,曲风和润,就可惜那歌喉少了点黄莺出谷的清脆了亮。

  引起淳于御注意的,便是这歌声。

  那娓娓低吟的哑嗓,别具风味。

  然而,这附近山峦叠嶂,歌声在山间回响,难以分辨到底是从何而来。

  瞧他停下马,像是在寻找歌声,曲承欢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忍不住问:“侯爷……你喜欢这歌喉吗?”为了不影响主子听歌,他努力把声音压缩成像风声一样。

  “你说呢?”他仔细地聆听,还没找到歌声的来源,反倒先听到不远之客靠近的脚步声,他眉一扬轻勾起唇。

  “我是在想,说不定杭州的清王爷已在等候侯爷,咱们要不要先到侯爷府,免得太失礼?”曲承欢小声提着,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突如其来的笑容。“侯爷……”有时,他真是摸不清主子在想什么。

  明明说要走宫道进杭州城,可到了驿站之后,却让麾下一营兵马留在那里,径自纵马往天竺山,说要参佛嘛,长这么大,他从没陪主子踏进寺庙过;但如果不是要参佛,特地上天竺山,又是为什么?

  “有人来迎接我了,要是不好好会一会对方,可就辜负了对方的好意。”淳于御黑眸闪动着兴味。

  曲承欢闻言,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--“有埋伏!”哎呀,都怪那道歌声掩去脚步声,害他就连有人逼近都没发觉。

  山谷里,一片春染大地,急瀑从山崖激落,溅起阵阵水花,在底下形成弯流小溪,而溪旁长着各种药草。

  一抹背着竹篓的纤瘦身影正穿梭其间,弯着腰,几乎贴在草面上,一双水灵大眼紧眯,仔细地分析着叶脉,毕竟很多药草都长得极相似,她曾经一时大意摘错,所以不能不小心。

  那是个小姑娘,尽管着男服,就连长发也藏在四角软巾里,但巴掌脸上的五官十分精致,柳眉杏眸,桃腮菱唇,活脱脱是个美人胚子,可以想见她为何做男装打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