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六


  “你要不要干脆带着你家娘子去齐天城?两天前申仲隐离开时,你们就应该跟他一道去才是。”夏侯欢咂着嘴,像是太晚得知消息,否则他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把连若华丢到申仲隐的马车上。

  “好笑,那你没事干么三天两头带少敏过来?”竟然还想把他赶到齐天城?嗯……这想法似乎可行。

  夏侯欢抿了抿嘴。“因为少敏想见她的华姊。”华姊两个字咬得极重,彷佛一再扼腕当初怎么没将她赐死。

  “你自己造孽为什么要连累我?”夏侯歆踹了他一脚。“自己捅的楼子自己处理,别奢望我帮你!”

  事实上他也是拿两个女人没辙,所以推给大哥就是了,谁要他是大哥,能者多劳嘛。

  夏侯欢哼笑了声。“那就别怪朕。”

  夏侯歆懒懒靠在亭柱边,见夏侯欢硬是挤进两个女人之间,大有享受齐人之福的态势,教他微微眯起眼。

  而后,他甚至冷落了妻子,径自跟弟媳聊着,没想到辛少敏干脆抱着孩子坐到夏侯歆身旁来。

  这情状教夏侯歆忍不住低问:“大哥跟若华在聊什么?”到底在嚼什么舌根,他试着要听还听不见。

  辛少敏一脸他很无聊,压根不想理他的神情。

  “说嘛,大哥到底说了什么?”夏侯歆凑了过去。

  辛少敏嘴巴动了动,但因为怀里的宝贝儿子突然哭了,她赶忙低头哄着,教夏侯歆没能读透她的唇语,不禁再凑近她一些,就只为了确定她说了什么,然而那头——

  “瞧,朕没骗你吧。”

  夏侯歆脑袋警铃大作,立即抬眼望去,就见连若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他当机立断将辛少敏丢到天涯海角去,徐步走到她身旁。

  “你们刚才在聊什么?”混蛋大哥到底造了什么谣,要累他受苦受难。

  “也没什么,只是你大哥说,你在他们成亲时假扮他进洞房,这事我是听你说过的。”

  连若华无所谓地笑了笑。

  “那不过是闹着玩而已。”他庆幸自己以往就跟她提过这事,不过为何他觉得她的脸色不像她的口气一样和颜悦色。

  “是挺好玩的,所以我就在想,要是新婚夜有人这么闹,也许我不像少敏那么精明,一个不小心就会睡错人。”连若华逗着儿子,笑吟吟地望向他。“其实睡错了也无所谓,反正你们长得这么像,就当是换夫嘛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夏侯歆听完已是通体生寒。

  而一旁的夏侯欢更是吓得立刻回到辛少敏身旁,不敢置信她竟发言如此惊世骇俗,何况她还是少敏的干姊。

  唯有辛少敏老神在在地笑着。

  唉,两个搞不清楚状况的男人才会被华姊给吓着,因为打她认识华姊,华姊一直都是这个调调,平常是没有脾气的,说起话来总是温温的,想惹火她并不容易,但要是惹火她……

  想灭火得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行啊。

  不过这会华姊不算生气,不过是在反将一军而已,他们都没看懂吗?亏他们一个个都是心机鬼。

  当晚,夏侯欢立刻带着辛少敏回宫,连着几天未曾踏进易水楼,直到主持大婚当天,他带着妻子出席主婚后,立刻二话不说走人。

  而另一头,一拜完堂,连若华被带回新房,夏侯歆也马上抛下满室的朝中官员直奔新房。

  门一开,连若华眉眼未抬,逗着睡在小摇篮里的儿子。“这么快回来做什么?前头的客人都不用招呼了?”

  “我大哥没来吧?”

  “他来做什么?”她好笑道。

  夏侯歆看了新房一圏后,确定无处能躲人才松了口气。“我只是担心我大哥会趁机报复而已。”

  连若华笑得又柔又美,温声说:“人家又不是你。”

  夏侯歆不禁倒抽口气,这下总算明白她嘴里不说,但心底却是惦记的,于是决定立刻用行动化解误会。

  “我的王妃,今日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,喝过交卺酒,咱们也该休息了。”他捧了两只金雕杯走到床边。

  连若华身上的喜服早已经被王府嬷嬷褪下,凤冠也被采织收走了,将一头长发放下后就可以准备就寝。

  “忘了跟你说,我不喝酒的。”她躺上床,盖被准备入睡。

  夏侯歆忖了下,褪去外袍跟着爬上床,大手不安分地滑向她的腰肢,来回轻抚着,低声诱道:“若华,我真想再看一次你那豪气干云地强压我这伤重的瘸王爷的模样。”

  连若华笑了笑。“淫乱员外下工了。”休想再要她采取主动。

  “嗄?”

  “纯真丫鬟上工吧。”她回过身搂着他。

  夏侯歆从善如流,两人吻得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拾,眼见一切就绪时——

  “哇哇哇!”宏亮的哭声从喜床边上的小摇篮传来。

  连若华二话不说地将夏侯歆推开,抱起小摇篮里的儿子搂进怀里,儿子立刻自动自发地含住她的乳头吸吮着。

  夏侯歆横眼瞪去,就见她全身上只着一件亵裤,当着他的面喂食儿子。

  “……你是故意的。”他知道她向来以凌迟他为乐。

  “什么啊,你儿子肚子饿了不用喂吗?”她没好气地瞪去一眼。

  夏侯歆只能忍着痛,等待儿子饱食一顿后,老子再大开杀戒。

  但是,眼见这春宵夜瞬间撒了千金,依旧不见儿子饱足时,他不禁问:“他到底还要吃多久?”

  “问他啊。”她没好气地道。

  夏侯歆恨恨地瞪着吃得一脸幸福样的儿子,暗暗决定日后定要培养儿子快食的习惯,要不以他这般温吞的性子,是打算吃到天荒地老是不是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