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四


  连若华微皱起眉,对他短暂的停顿感到一阵不安,但她无暇细思,因为必须先离开暗道,确定少敏的安全才成。

  随着夏侯欢走到暗道尽头,祝平安已在外头等候,他喜出望外地喊,“皇上、娘娘、连姑娘。”

  “状况如何?”夏侯欢环顾四周,禁卫已经将潜入宫的贼人拿下。

  “回皇上的话,谢都督已经将所有的贼人拿下,确定是摄政王王府余党。”祝平安低声禀报着。

  夏侯欢朝殿廊望去,看着火已半灭的东耳殿沉声问:“太斗呢?”

  “和……”祝平安瞥见他身后的连若华正盯着自己,撇了撇唇,低声道:“还在东耳殿,谢都督已经带着其它禁卫赶过去,火势都控制住了。”

  夏侯欢沉吟着,抱着辛少敏垂眼不语,身后的连若华则急声问:“成歆呢?”

  她往殿廊望去,东暖阁火势不大,看风势是由西向东吹,从西边的殿室烧向东暖阁,起火点分明是东暖阁的隔壁……不知怎地,她有种说不出的不安。

  明明是火灾,有微弱火势却没有焚烧后的浓烟……

  夏侯欢背对着她,朝祝平安使了个眼色。

  祝平安心生无奈,扬起笑脸上前道:“王爷在前殿……”

  辛少敏将两人的眉来眼去看在眼里,正疑惑之际,前头有人高喊,“皇上!已经擒住主谋了!”就见东耳殿被打开,浓烟从里头窜了出来。

  夏侯欢眯眼望去,太斗和谢都督正押着一个人踏出殿外,夏侯欢本要上前,却因顾及怀中的辛少敏而停下脚步,反倒是身后的连若华已经快步朝东耳殿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成歆呢?”她抓着太斗就问。

  因为她不相信发生这么大的事,夏侯歆居然没守在现场。

  太斗愣了下,照实道:“王爷在后头,应该就快出来了。”反正所有余党都已经逮着了,这当头说破应该也无所谓。

  后头?连若华望着那不断窜出浓烟的东耳殿,却始终等不到夏侯歆的身影,正想要冲进里头,却听见辛少敏发出凄厉的呜咽声,教她不禁回头,就见辛少敏无声喊着,闪燃,趴下!

  闪燃?现场还在灌水打火,为什么会发生闪燃?她回头望着不断窜出的浓烟,感觉现场的温度急速上升着,蓦地想起燃烧不全的浓烟里恐会夹带易燃物质,当氧气供应足够时就会发生闪燃!

  “全部趴下!太斗,叫他们全部趴下!”她放声喊着。

  太斗立刻拔声要所有人都趴下,就在她趴下的瞬间,轰的一声,东耳殿发出爆裂声,火舌瞬间窜出,幸好所有人都实时趴下,避开闪燃爆发释放的威力,减低了损伤程度。

  连若华怔怔地看着大火在风的助长之下,嚣狂地朝上蔓延而去。

  猩红的颜色映满她的眼,那血一般的色彩张牙舞爪着,野蛮地占据她所有视野,她恍恍惚惚,像是一时间还想不起眼前是什么状况,只是一心想要寻找那熟悉的身影,那温柔的眉眼。

  “成歆!”连若华双手撑地起身,直朝东耳殿而去。

  “若华姑娘别去!”太斗眼捷手快地拉住她。

  “你放开我!你不是说成歆还在里头吗?”连若华像是抓狂了般,挣不开箝制便发狂地对太斗拳打脚踢。

  “我去救!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把王爷救出来!”太斗神色冷肃,沉声保证。

  “是活的……还是死的?”她颤着声问。

  闪燃瞬间爆发时,别说人承不承受得住瞬间高温来袭,那爆炸般的冲击更是消防队员殉职的最大因素,一个毫无防备的人,避得了闪燃一瞬间吗?

  太斗望着大火,语塞了。

  “你说不出来……”连若华垂下长睫,泪水猝不及防地落了满腮。“为什么他会在里面……为什么他会在里面?!你不知道他怕火吗?他已经被火狠狠烧过一次了,为何还要他再烧一次?!”

  他肩背上都是祝融焚过的痕迹,那般狰狞,那是曾经多痛的伤?!他掉下山谷,哪怕腿残是假的,但一开始他是真的浑身不能动,好不容易复原了,回到京城面临关卡,他们一步步地跨过,却输在最后一步……

  “若华姑娘,对不起……”太斗哑声喃着。

  “你不要跟我对不起,我只要你把成歆还给我!”连若华怒不可遏地吼着。

  蓦地,后头有人轻柔地将她环抱住,她本要挣脱,但那熟悉的怀抱,交握在她身前的粗糙双手,教她缓缓抬眼望去。

  “我在这儿……我跑到东暖阁找你,所以逃过一劫。”夏侯歆哑声呢喃,脸贴着她的。

  那千钧一发之际,就连他自个儿都吓了一跳,直到外头传来她的怒吼声,他走出一看,才听见她最真心的告白。

  她总是清清冷冷,哪怕独自被押进宫也不曾见她失态,可是方才她几乎崩溃了,抓着太斗要讨回自己……原来,她是如此地爱着自己。

  连若华轻抚着他的脸,回身想要确定他身上是否都安好,好半晌,终于紧紧地环过他的颈项,放声大哭。

  §终章 幸福的滋味

  连若华蓦地张眼,瞪着熟悉又陌生的床帐,而床帐外头有抹人影,她开口低问:“成歆?”

  帐外的人顿了下,沉声道:“是朕。”

  连若华呆了下,蓦地掀开床帐,急急就要下床却被夏侯欢阻止,她急声问:“成歆呢?他不是离开火场了吗?他有抱着我,那应该是真的,不是作梦吧,对不对?”

  夏侯欢见她形色慌乱,尽管力持镇静,但眉眼间已有几分癫狂,赶忙解释,“不是作梦,皇弟安然无恙,只是你在他怀里晕了过去,他替你诊过脉后,就去替你熬药顺便准备早膳。”

  “真的?你不会骗我吧?”她说得又轻又急,像是已无法再承受一次打击。

  “君无戏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