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三


  “我是可以帮你喝,但是对你没帮助。”

  憋着气,她一鼓作气地将药喝下,他随即轻柔地扶着她躺下,褪去外袍,掀被上床。

  她任他挪着位置将自己纳在他怀里,昏昏沉沉间,不禁舒服得微眯起眼,为自己的失而复得感谢老天。

  辛少敏正在坐月子,所以央求夏侯欢留下连若华。

  二话不说的,夏侯欢答允了,而夏侯歆也理所当然地跟着住进离开两年的玉隽宫。

  相处一段时日后,连若华发觉他们兄弟感情真的很好,好到常常吵架——门外,传来两兄弟的怒咆声。

  辛少敏看她一眼,耸了耸肩,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。

  “等一下会不会打起来?”

  会。辛少敏很用力地点着头,又无声地说:他们有时会打得很凶,简直像是打仇人一样,可是实际上他们感情非常的好,就好比你的事,大哥说他不会将你处斩,一开始就打算先将你押下,可惜我先杀到了,扫了他的皇帝尊严。

  她总是习惯昵称夏侯欢为大哥,哪怕已经成亲一年多,依旧保持这习惯。

  “是吗?我倒觉得他们兄弟俩心机都很重,要是不仔细看,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挖了什么坑给人跳。”

  辛少敏一脸喜遇知己地紧抓她的手。

  连若华哈哈笑着。“那看上他们的咱们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辛少敏闻言笑得贼兮兮,不断追问她到底是如何与夏侯歆相识,一路聊到为何东暖阁外戒备总是森严。

  之前听大哥说,因为姬荣显至今还是没吐实摄政王那些余党到底是藏身何处,为了以防万一,玉隽宫的戒备一直保持森严,你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辛少敏拍拍她的手,安抚着她。

  连若华轻点个头。说真的,要不是少敏提起这件事,她几乎已经忘了姬荣显这一号人物。“难道那些人真的会杀进宫吗?”在这君权至上的年代里,杀进宫这举措也未免太挑战皇上的威信了。

  辛少敏无奈笑道:当年摄政王幽禁皇上,那才是一整个荒唐呢,所以如果摄政王府侍卫杀进宫,我一点都不会意外,又或者该说,如果他们没采取行动,我才觉得奇怪咧。

  连若华闻言,不由望向门板。门板上糊着绣莲薄纱,依稀可见外头人影幢幢,人数似乎是比刚才还要多了,看起来确实是将东暖阁护得滴水不漏。

  “所以他们近来就是在忙这件事?”她问。

  虽说她和成歆住进了清心阁,可她总是独自入眠,三更半夜时他才会爬上床,她偎了一下,天色未亮,他又离开,她连询问他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希望很快就会结束。辛少敏苦涩笑着。

  “产妇不要胡乱担心,坐好月子比较重要。”

  还要很久耶……辛少敏可怜兮兮地抿着嘴。她的月子餐悲惨无比,没有香喷喷的麻油鸡,更别说是烧酒鸡了,全都是一些药材熬制的煲汤,喝了半个月,她都快哭了。

  连若华被她逗笑,突地瞧见她神色一凛,鼻子动了动。“怎么了?”少敏的嗅觉是出了名的好,寻常人闻不到的气味,她非但闻得到,还可以分析。

  有灯油味。辛少敏无声说着。

  连若华闻言不禁微皱起眉,压低音量道:“难道是有人要纵火?”

  华姊,书架后头有暗道,移动旁边的花瓶。辛少敏指了指与床同一面的书架。

  连若华起身试着移动花瓶,果真瞧见书架像是装了滑轮般的滑开,露出一条通道。回头正要问时,便见辛少敏已经下床。

  “你不能下床。”就在她开口的瞬间,外头有了动静,随即有人高喊抓刺客。

  快走。辛少敏一手拿起桌上的油灯,一手要拉着她走。大哥为了防患未然,将后殿一楼的所有房间都以暗道打通,所以就算着火或是有人要杀进来,她们一样可以逃。

  而且东暖阁旁边就是东庑殿,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直接逃到外头去。

  连若华见她走起路来脚步虚乏,将她往后一扯,背过身蹲下。“赶快上来,我背你。”

  辛少敏拉她起身。华姊,你现在怀孕了不可以背。

  “啰唆,你不上来是想要害死我不成?”连若华不耐喊着。

  辛少敏想了下,只好乖乖爬上她的背。她现在已经生产了,应该有比较轻一点吧,不会造成她太大的负担。

  “哇,现在的少敏轻盈到我可以背两个都没问题。”连若华轻松站起,极度诧异道。

  辛少敏无声大笑着,关上暗道门,开始指挥连若华行动,她手上的油灯照亮了暗道,引领连若华一步步地往前走去。

  因为走得极慢,所以也不清楚到底走了多远,直到前头传来试探性地低问:“少敏?”

  辛少敏兴奋地拍着连若华的肩,连若华赶忙应声,“皇上,少敏在这儿。”

  蓦地,一抹身影窜到她面前,辛少敏已经从她背上跳下,投进夏侯欢的怀抱里。

  夏侯欢紧紧将她拥进怀里,随即将她一把抱起,望向连若华。“先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成歆呢?”连若华紧跟在后。

  “……他在外头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