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二


  “皇上……”产婆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,不敢说话。

  顾不得里头还在处理辛少敏身下的秽物,夏侯欢已经推开木板门闯进房里,那迎面而来的血腥味教他不禁怔住。

  “皇上,你不能进来!”产婆想阻止,却被他冷鸷的目光吓得全数跪伏在地。

  辛少敏拉着他的袖角,不住地哭泣着。

  “她在做什么,还不拉开她!”夏侯欢安抚着辛少敏,目光梭巡着孩子,却见连若华竟以两指往孩子的胸口按压着。

  产婆闻言赶紧靠了过去,连若华气急的抬眼骂道:“我在救他,如果你要他活,就不要阻止我!”

  “你!”夏侯欢眦目欲裂,察觉辛少敏揪着他的衣袖。

  望着她的泪眼,夏侯欢心痛欲死,轻搂着她,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就见连若华不住地吸着婴孩的嘴,又往他的胸口规律按压,一会又抱着他趴着,用软缎不断地摩挲他的身体,重复又重复,直到——

  “哇哇哇!”

  在她手下的婴孩忽然爆开了阵阵宏亮的哭声,夏侯欢怔愣地看着连若华,她指挥着宫女取来软布和水盆,亲自替婴孩沐浴,最后将他裹上软布和软缎,疲惫地将婴孩抱到两人面前。

  “恭喜,是个男孩子。”连若华轻笑道。

  辛少敏挣扎着要看孩子,夏侯欢赶忙接过,放在她的枕边。“少敏,是咱们的孩子……他很好,你别担心。”

  辛少敏喜极而泣,眼不敢眨地看着孩子,再抬起泪眼,直对着连若华道谢。

  连若华摆了摆手,突然一阵晕眩袭来,接着眼前一暗,失去意识。

  半梦半醒时,有人在床边对话着。

  “朕知道,朕答应你就是了。”

  “多谢皇上。”

  一会,她感觉有人温柔地抚着她的发,一下又一下,最终又亲了亲她的颊,她嗅闻到熟悉的气息,唇角不禁微勾着,徐徐张开眼就见男人微愕了下,旋即扬开一抹她觉得最俊美无俦的笑。

  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适?”他笑问。

  连若华怔忡了下,疑惑地看着他。“我怎么了?”

  “你淋了雨又进产房折腾了一整夜,最后昏了过去,是累坏了也是因为你染了风寒,我开了药帖,待会喝下了再睡。”他柔声道,不住地抚着她苍白的颊。

  连若华关心的问:“孩子要不要紧?”

  “不打紧,有御医看照着,不会出什么乱子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听他这么说,她总算放下心来。

  “皇上已经答应对你网开一面,咱们可以不用分开了。”

  连若华皱起眉,正要开口,他便又道:“你离开时,申仲隐对我说你可能是移魂,我想起你似乎一直想找少敏,所以我便直接进宫找少敏,一问之下才知道少敏那晚就吃了你给的饼,也要找你,可皇上偏是不肯,适巧我去东暖阁,道出你的事,少敏便抓着我说要见你……少敏说,你和她情同姊妹,一起来到这个世界。”

  她怔怔地望着他。“你信了?”

  “信。”

  她想有少敏为证,他会信也不意外,不过——“皇上知道吗?”

  “少敏也跟他说了,正因为如此,再加上你极力地抢救皇子,大哥决定让你以原姓氏发户帖,和姬家再无关系。”

  “可是就算如此,文武百官皆知,难道——”

  “若华,你这么聪明,难道你会不懂当皇上要巧立名目留一个人时,再荒唐的理由众人都得遵从吗?”

  “所以……我真的可以和你在一起?”

  “我说了,我不计较任何事,只要你没有背叛我,甚至利用我伤害我的家人,任何事我都可以接受。”他只求可以将她留在身边。

  她眨了眨眼,但不管怎么眨,泪水还是模糊了她的眼。“你真是个有肚量的男人,不过我要告诉你,这个身体在遇见你之前还是清白的。”她得要跟他说清楚,省得日后争吵时把这事搬出来当伤害对方的利器。

  “这样倒是挺公平的。”他打趣道。

  “不过在我遇见你之前,我曾有个很爱的男人,少敏也识得他,我曾以为你也许是他,但终究不是。”瞧他听得专注,她不禁轻逸笑声。“我也许忘不了他,但是现在在我心里的是你。”

  “我说过,我不计较任何事,而且我会让你知道,我比那个男人还要爱你疼你宠你,愿意极尽所能地把一切都给你。”他轻柔地吻上她的唇。“若华,不管你心里有任何事,一定要告诉我,别什么都不说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甜甜的应了声,疲累地闭上眼。“欸,会不会等我一睡醒,发现其实眼前的是一场梦?”

  事实上她正准备被处斩?

  “别胡说,我就在你身边,你一醒就会瞧见我,不过还是先把药给喝了。”他从床边花架把药碗取来。

  一闻到那药味,连若华不禁皱了皱鼻子。“我确定我没在作梦。”因为她闻到了她最讨厌的味道了。

  “你要是怕,我可以喂你。”他作势要喝汤药。

  “你应该说,帮我喝。”她没好气地起身接过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