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一


  “你……是想威胁朕吗?嗯?”为了一个女人要与他反目成仇?!

  夏侯欢冷沉着脸走下梯阶,想要搀扶辛少敏却被她一手拨开。

  她挺着肚子,艰难地走到连若华面前,因蹲不下身,只能弯腰望着她,无声道:我最爱吃华姊的手工饼干了,是华姊吧……

  连若华读着她的唇语,惊诧地瞪大眼,唇扯动了两下,话还没说,泪水已经先掉下来。

  “少敏……好开心可以再见到你,我没想到真的是你……”她笑着,泪水却不断地淌下。“老天对我还挺好的,临走前让我知道你过得很好,这就够了。”

  感动之余,泪眼望向夏侯歆,不懂他怎会知道她想见辛少敏,竟能把她带到她面前。

  辛少敏伸出双臂拥抱着她,侧眼瞪着夏侯欢,无声道:你敢要她的命,我就跟她一起走。

  夏侯欢不敢相信她竟然当殿恐吓他,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做,会让他这个皇帝威严荡然无存,而百官又会如何议论她的干政。

  我不管,她是我姊姊,想动她,先踩过我的尸体!辛少敏一字一句咬得清清楚楚,绝不会让他误看。

  当她在西庑殿吃到饼时,她立刻联想到连若华,尽管觉得不可能但还是不住的追问,可恨的是这家伙一直不告诉她,直到刚才夏侯歆跑了趟东暖阁告知她这事,她才赶紧挺着大肚子跑过来。

  “你!”夏侯欢恼着,先瞪了眼身旁的夏侯歆,随即向前要将她拉开。“她身上是湿的,你就这样抱着不怕染上风寒,害了朕的皇子?”

  岂料就这样一拉,辛少敏瞬间皱拧了秀眉,圆润小脸痛苦地皱在一块。

  “少敏?”夏侯欢骇惧地扶住她。“你怎么了,哪儿疼了?”

  她无声地哀痛着,感觉肚里的重物不断地下坠,阵阵刺痛伴随尿急般的冲动,一时没忍下,啪啦一声,身下一片湿意。

  “少敏!”连若华一见地上液体夹杂着血,忘了自己是待罪之身,立刻起身探看她的气色,却被夏侯欢一把挥开。

  “皇上!”夏侯歆眼捷手快地托住她,恼声吼去。

  “快传御医!”夏侯欢不睬他,将辛少敏打横抱起,要走,却感觉被向后拉扯住,垂眼望去,惊见她竟抓着连若华的袖角。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你就要生产了,有什么事等你产后再议。”

  华姊可以帮我……她气若游丝地喃着,硬是抓住连若华不放手。

  夏侯欢见状,只能恼声道:“跟上!”

  夏侯歆喜形于色地搂着浑身湿透的连若华踏出殿外,留下面面相觑的百官。

  东暖阁的产房里,负责接生的三名产婆早已待命,而连若华在换下湿衣裳后也立刻踏进了产房里,夏侯欢、夏侯歆和熟谙妇科的御医就在隔壁房间,只隔着一扇木板门以掌握产房里的状况。

  连若华先吩咐一旁的宫女备上热水,再拿宫中最烈的酒烧开后,将待会会用上的剪子丢进里头煮。

  “少敏,别担心,我在这儿。”连若华轻握着她的手。

  辛少敏感激地看着她,很想跟她聊聊,可这该死的阵痛来得凶猛,教她只能皱眉隐忍。

  连若华替她拭着汗,看着产婆轻抚她大大的肚子,产道已经全开,准备要将婴孩生下了,但是几个时辰过去,眼看着天色都快要亮了,孩子还是不肯滑出产道。

  连若华在旁教她用拉梅兹呼吸法,辛少敏不住地喘息,脸色从一开始的红润开始变得苍白,浑身冰冷得教连若华胆战心惊。

  “还没生吗?”夏侯欢在木板门那头问。

  他是定时提问,因为他听不见辛少敏的哀叫,也没听见初生婴孩的啼哭声,产房里静得教他坐立难安。

  “回禀皇上,皇后产道已开,可是婴孩还是不落。”产婆急声道。

  夏侯欢闻言,赶忙问着身旁的御医和夏侯歆。

  “若华,孩子可能是绕颈,要产婆顺着肚子按抚,先让孩子生下来,要不然……”夏侯歆话到一半,不敢再说下去。

  连若华闻言,自然知道事态紧急,在产道全开的状态孩子还生不出来,当然是有问题,一个不小心就怕母子难安。她虽然也在妇产科实习过,但是没有任何器具辅助,更无法做剖腹产,只能依他的方法先让孩子脱离产道,她再看看孩子的状况。

  想着,袖角被扯着,连若华望向脸色惨白如纸的辛少敏,就见她抖着唇道:华姊……我是不是快死了?

  “胡说什么,有我在这儿,能出什么问题,”她恼声道。“继续呼吸,等着下一波阵痛,用力推就是了。”

  辛少敏无力地眨了眨眼。

  连若华见状,心不禁拽得死紧,要是再不生出来,就怕少敏也撑不下去了!

  忽然间,就听产婆喊着,“娘娘,用力,快用力!”

  辛少敏闻言,用尽力气配合着,瞬间,感觉卡在腹间的重物终于脱出,教她无力地软倒在软被上头。

  “生了、生了……”产婆剪了脐带,抱起婴孩,突地噤声无语。

  “皇后如何,皇子如何?!”另一头夏侯欢急声问着。

  辛少敏紧抓着连若华,虚弱地问:孩子没有哭……

  “没事,我瞧瞧,你别担心。”连若华安抚着她,走到床尾,就见产婆抱在手里的婴孩满身是血,而那铁青的脸压根没有呼吸的迹象,这孩子根本就是……“给我,你们赶紧打理娘娘。”

  连若华将婴孩搁在原先准备好的软缎里,扳开婴孩的嘴,确定嘴里是否有阻塞物,随即对他进行心肺复苏术。

  “为何没有孩子的啼哭声?!”夏侯欢在那头恼声吼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