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


  “我请太斗让我在这儿等王爷,因为我有几句话非跟王爷说不可。”

  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  “王爷可相信移魂一说?”他突道。

  “移魂?”

  “若华……不是姬华,当初摄政王王府上下全被赐了毒酒,而我因为自幼受姬华相助许多,所以冒险溜进王府将姬华带出,然而半路上她就没了呼息,可我没放弃,纵马出了京城,投宿客栈时持续灌着她喝解毒汤,之后……她突然吐了口毒血,活了过来。”

  夏侯歆不禁怔住。是啊,当初赐的鸩毒,毒发极为迅速,一刻钟内就能夺人命,她如何还能活着?

  “她醒后,双眼清明,神色淡漠,我觉得古怪便问她姓名,她却道她是连若华,我吓了一跳,后来在旁观察她,她压根不像姬华,她的性情极淡,对任何事没有好恶,我便以救她为由,带着她前往齐天城想避开京城的纷扰,没想到她竟会制饼,甚至在齐天城发生洪灾时随我道救人,她不惧尸体,能判断死亡之由……王爷,姬华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姑娘,是个从一出生就注定成为棋子的姑娘,岂可能懂得这么多。”

  夏侯歆难以置信地瞪着他,想起宫宴失火,她竟能分析是雷打中了树着火,因而揭穿大哥设下的局……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姑娘不可能恁地沉稳推断,但如果她不是姬华,她又怎么会知道少敏?

  他以为少敏是夏侯决派进宫的探子,以往也许待过摄政王府,两人相识不无可能,但如果她不是姬华,她和少敏如何相识?

  “她为何不告诉本王,为何什么都不说?!”他恼道。

  “王爷,若华不知道自己的身分,要她怎么说?一进宫她就遇到姬荣显,姬荣显为求自保,必定得利用她脱罪,所以才会设陷嫁祸她,我可以进宫作证,只求王爷相信。”

  夏侯歆闻言,看了他一眼。“你作证是没有用的,姬荣显多的是狡辩的理由,眼前能救她的,只有——”他顿了下,随即朝守在申仲隐身后的禁卫喊道:“立刻备马车,本王要进宫!”

  “卑职遵命。”

  华平殿上,连若华冷得直打哆嗦,明明已是仲夏,但这殿上却有股寒意,冻得她不住地颤抖。

  “连若华……姬华,朕该唤你姬华才是。”龙椅上的夏侯欢脸色寒鸷地道。

  连若华没有吭声亦无抬眼,只是静静地等候裁决。她唯一不解的是,怎会是在这大殿上候审,甚至还有文武百官在列。

  “姬华,你可知罪?”夏侯欢垂眸望着她。

  连若华想了下,深吸口气道:“知罪。”

  她话一出口,别说百官哗然,就连夏侯欢也微疑地眯起眼。

  这认罪也认得未免太痛快了?一个姑娘家,这般气度……可惜了。

  “既已认罪,就将余党藏匿之处报上。”夏侯欢又道。

  连若华虽是一身狼狈,甚至身上还滴着水,但她笑意泱泱。“皇上,想知道余党藏匿之处总得谈条件。”

  “大胆!”一旁的首辅萧及言出声喝道。

  夏侯欢摆了摆手,噙着笑意道:“死罪难免,其余的朕都能答应。”

  连若华望着他,忍不住想这个人真是适合当皇上,够狠也够果断,完全不念情面,代表着她做的决定是正确的,唯有这么做才不会牵连成歆。

  “皇上,死罪难免是自然,但我已怀胎两个月余,还望皇上网开一面,待我产下孩子之后再赐死。”

  此话一出,百官又是阵阵议论。她怀中胎儿是干亲王所有,是皇上的侄儿,虽是皇室血亲,但要是留下孩子,日后得知实情后,恐会成为皇室自相残杀的祸端,但如果不留,也能让皇上与干亲王反目成仇。

  夏侯欢微眯起眼,思索了下。“不能留。”

  “真不能留?”她轻声问,虽说早猜到不可能,但还是想替孩子谋得一线生机,只可惜,这已不是她能决定的事了。

  “不能,你莫想以这点要挟朕,因为朕并非非得要从你身上得到线索。”夏侯欢说,有意无意地扫向殿上的姬荣显。

  “那倒是,毕竟要线索问我大哥就知道了,何必问我。”她笑吟吟地道。

  夏侯欢意外地扬高浓眉,而姬荣显眼皮颤了下,立刻向旁跨出一步,高声怒斥。

  “你这是血口喷人,恶意栽赃!我早已经上禀皇上,为表我对皇上的忠心,我是忍痛大义灭亲!”他顿了顿,双膝跪下。“皇上,还请皇上圣裁,还臣清白!”

  姬荣显一席话说得正直不阿,却教连若华不禁勾弯了唇角。“我哪是恶意栽赃了?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本事叫得动王府侍卫?我不过是个小妾,进王府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,这王府侍卫岂会听令于我?对不,皇上。”

  反正,她是注定逃不过一死,拖一个恶人一道走,就当是她在这人世间做的最后一桩好事,就盼这事到此结束,皇上可以善待成歆。

  §第十五章 泪眼中告白

  夏侯欢凝睇她半晌,突地扬笑,喊道:“来人,卸去姬荣显的顶冠朝服,押进刑部大牢,两个时辰之内,朕要知道摄政王余党藏匿何处!”

  姬荣显难以置信地瞪大眼,就连喊声冤枉都忘了,硬是被殿前侍卫给脱衣解冠,拖出殿外。

  “姬华……”夏侯欢轻唤,是惋惜亦是难为。

  连若华低垂着眼,等着宣判。

  “别怪朕。”夏侯欢叹了声,沉声发令,“来人,将姬华押出……”

  一根玉筷从殿外飞进殿内,以完美的抛物线划过殿上,可惜力道不足,掉在阶前,发出玉碎声响。

  登时,众人莫不回头望去,就见夏侯歆搀着大腹便便的当朝皇后踏进殿内。

  夏侯欢微恼地站起身,怒斥,“夏侯歆,你这是在做什么?!”明知道她产期将至,浑身不对劲得很,竟还在这当头将她带上殿。

  连若华闻言猛地回头,果真瞧见夏侯歆搀着个孕妇走来,而那位孕妇长发绾在脑后,一双圆亮大眼不住地看着自己。

  “皇上,臣弟是为了证实一件事,皇上要是不允,恐怕皇后会恨皇上一辈子。”夏侯歆搀着辛少敏不敢走快,双眼直盯着跪在殿上,身形痩弱的连若华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