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九


  连若华几次张口,却又无奈的沉默,她要说什么呢?以她的身分,还是以原主的身分?

  她是连若华,不愿替姬华出声辩解,但她又无法以连若华的身分说服他……

  夏侯歆直睇着她,放开箝制她的手,“所以,你这是默认了?”

  他真是个傻子,他还在等,等她说服自己……所以他没有冤枉她,她真的是为了替夏侯决报仇才接近他的!

  悲伤至极的他开始放声大笑。

  连若华抬眼,瞧他殷红的眼,疲惫神情,悲伤的笑……

  “你说本王骗了你,防备你才没将身分告诉你,但是你却更高招,你把本王骗得团团转,你让本王以为你与众不同……”西雾山谷中的相处历历在目,谁会信那是骗局一场?

  “你确实了得,将本王看得透澈,以倦生的念头让本王上勾,心心念念的却是为最爱的男人报复,所以你挟恩借种,以为只要拥有孩子,本王就会纵容你,错了,本王没有非要孩子不可,本王打一开始要的就不是孩子!”

  他忘了她是个设陷高手,就连太斗都赞叹不如,她甚至可以作戏,背着他逃……她背着他逃竟也是戏一场,她在戏外,他却入了戏……她不爱他,只是引他上勾。

  她爱的是残虐的夏侯决,她为了夏侯决利用他!

  连若华直睇着他,泪水缓缓滚落,他愈是愤怒愈是悲伤,愈是表示爱得深,可她又能如何?她只是一个深陷迷局,被彻底利用且等待扛罪的棋子,她又能如何?

  “王爷,时候差不多了。”门外响起太斗平板的声调,犹如鬼差索命。

  房内,两人对视,夏侯歆呢喃的问:“你哭什么?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对不起,是因为她无从解释;对不起,是因为她没有办法陪着他走一辈子;对不起……

  是因为她不能再爱他了……

  “你对不起什么?!你为什么要骗本王,你为什么是夏侯决的妾?!本王会被幽禁十年,过着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全都是拜他所赐,而你……本王可以不在乎你的清白,可是你不能背叛本王!”是她逼得他无路可退!

  他可以为她求情,为她请命,只要她别出现在金招客栈里,但她出现了,毁了他唯一能救她的机会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泪水成串滑落。

  她知道,他想着办法救她,但她不能让他救;就算她道出一切实情得到他的信任,但是皇上却不见得会采信,届时皇上又会如何待他,皇室间兄弟阋墙屡见不鲜,她又何必陷他兄弟俩落得自相残杀的地步?

  她只想要他活得好好的,她知道他前半辈子已是过得极苦,怎么舍得他为自己再历劫?

  夏侯歆别开脸,低哑命令,“太斗,将她带走!”

  门板咿呀地推开,刮进了房外的风雨,太斗徐步踏进房内来到连若华面前。“连姑娘,走吧。”

  连若华点头,起身时却踉跄了下,太斗赶忙出手扶住她。

  “连姑娘不要紧吧?”太斗发问,夏侯歆微微回头望去。

  “不要紧。”她面无表情地道,挣开了太斗的手。“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  她挪动着僵硬的双脚,抬眼望着夏侯歆,缓缓地扬开笑。“拜别王爷。”

  夏侯歆身形动了下,她却已经别开脸,往门口走去。

  “华姊……”一直守在门外的采织早已经泪流满面。“华姊,太斗哥要带你去哪?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?”

  连若华笑了笑,头也没回地说:“王爷,采织是无辜的,往后我不在了,可否代我照料她?”

  “本王会将她留在易水楼。”

  “多谢王爷。”她吁了口气,放心了。“采织,往后你就在这儿待下,不会有事的,还有,我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“华姊……”采织揪着她,不住地看向房里的夏侯歆。

  方才他们的对话她有听没有懂,她不知道为什么王爷认定华姊背叛他,更不懂为何太斗要带她走。

  连若华轻轻拉开她的手,踏进雨中。

  太斗见状,忙喊道:“采织,还不替你家主子拿把伞!”

  “喔!”采织想拿伞,却又一顿,颓丧地哭了起来。“我不知道伞在哪,这里是易水楼,不是咱们的家……”

  太斗闻言,只能快步追上连若华,褪下外袍遮在她的头顶上。

  夏侯歆走到门口向外看,泪水模糊了她的身影,他想留下她,他可以为她想尽办法,但她却不开口……

  “为什么不求我?”他哑声低问。

  泪流满面的采织回过头,面有怨怼地道:“王爷,华姊不会求你的!我说过,华姊一直是个对生死无感的人,华姊甚至是不想活的……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我们不如留在齐天城,华姊说过就那样平平淡淡一生,凑合着也是活!”

  夏侯歆愣了下,想起初相遇时,采织就说过她是个对生死无感的人……她如果要在他面前作戏,犯不着也在采织面前作戏,她……

  不再细想,他踏进滂沱大雨里追上她的脚步,但她却一直没有回头,彷佛她对这天地间一切本无眷恋,是他强求她才留……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还是说她真是无意报复,但是却被卷入其中?

  走到易水楼后门,眼见太斗要牵着她上马车,他才放声问:“连若华,本王问你,你是不是被计诱去了金招客栈,是不是有不能说的苦衷?”

  连若华怔了下,笑着勾起唇角。“没有。”而后上了马车,没有多给他一眼。

  太斗为免夏侯歆反悔,立刻要禁卫驾离马车。

  眼见马车愈离愈远,他不禁放声骂道:“连若华,你怎能辜负我?!”

  “王爷,若华没有辜负王爷。”

  身后微弱的声音教夏侯歆猛地回头,就见申仲隐被几名禁卫押跪在地上,双手被绑在身后,浑身早已湿透。

  “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”他微眯起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