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八


  眼前她还能如何?一趟京城之行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……她不敢想象如果成歆知道她的身分,她该要如何解释,而皇上是否会放过她?

  “若华,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。”申仲隐沉重道。

  “什么选择?”

  “赶快离开京城。”

  “不。”她现在要是走了,岂不是带着几分畏罪潜逃的意味?那明明不是她做的事,为什么要她承受这一切,况且犯罪的人是夏侯决,又与家眷何关?

  “你如果不走,就算皇上不罗织任何罪名,就凭你是夏侯决的家眷,当初没死,这一次还是躲不过的,我没有办法再救你第二次。”申仲隐紧握着她的手,就盼能带她走。“即使皇上网开一面,姬荣显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连若华不禁苦笑,前有虎,后有狼,她哪里还有路可走。

  她得要好好想想,思忖着还有什么法子可以让她走出活路!

  “申仲隐,我……”话未落,一抹阴影覆上桌面,她微愕的抬眼,来人却单膝对她跪下。

  “夫人,属下来接夫人了。”

  “嗄?”她不解地戒备着。

  他既是姬荣显的手下,那么他应该是来杀她的,怎会是说来接她?

  “属下没想到夫人还活着,也没想到夫人为了替王爷报仇使计接近干亲王,如此忍辱负重……”那人目露喜悦,径自滔滔不绝的说。

  连若华傻眼地看着他……他到底在胡说什么?

  “糟了!若华快走!”申仲隐察觉不对劲,一把拉起她要走,然而才要跨出客栈,自四面八方涌出一群禁卫打扮的士兵。

  “来人,抓活口!”

  一抹熟悉的嗓音下着命令,连若华看见太斗从她身旁跃过,当她在众士兵后头瞧见夏侯歆的身影时,她的心,凉了。

  易水楼,后院水榭。

  黄昏余晖斜照,打进窗口满室晕黄,添了几分诗情画意,然此刻室内的氛围却带着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滞感。

  “王爷……要不要奴婢备茶?”采织勉强扯开唇道,试图打破一屋子沉寂。

  打从一刻钟前,王爷带着华姊回来,那气氛就僵得教她害怕。

  “不用,你退下。”沉默半晌,他启口的嗓音异常低哑。

  采织不禁偷觑了连若华一眼,瞧她神色淡漠不语,只能乖乖地退出门外。门一开,适巧瞧见太斗,赶忙向前询问他。

  “太斗哥,王爷和华姊——”

  太斗神色寒凛地抬手示意她噤声,随即走进房内。

  “如何?”夏侯歆哑声问,黑眸从头到尾直睇着连若华。

  “王爷,卑职办事不力,尚有余党逃脱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你退下。”

  “王爷,卑职奉皇上之命,将抓到的余党和……连姑娘一并押进宫中候审。”

  连若华敛下的长睫颤了下,神色依旧未变。

  “你先将其它人押回宫,她……”他顿了顿,低哑道:“我会亲自押她进宫。”

  太斗坚持道:“王爷,卑职奉皇上之命必得亲自押连姑娘进宫,所以差人先将其它人押回,卑职就在这里等候,最迟一个时辰之后带走连姑娘,还请王爷体谅。”

  必须由他亲自押解,那是因为皇上怕半路上出差错,不管怎样,有他在,就算旁人想劫人也绝不会是件易事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先退下。”

  “卑职遵命。”太斗躬身退出房外,从头到尾未瞧连若华一眼。

  房内瞬间又静默下来。连若华坐在锦榻上,夏侯歆就坐在圆桌旁,双眼一直注视着她,直到余晖被厚重的云层吞噬,房里慢慢地暗了下来,黑如深夜般。

  当豆大的雨开始敲击屋顶瓦片,他才哑声道:“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?”

  连若华长睫未掀地道:“没有。”

  事到如今,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不是吗?她的命运在她上了京城之后,早已经决定了结局,就算她说得再多也是于事无补。

  所以,不如什么都别说。

  夏侯歆像是被她的淡漠给激起压抑的怒火,蓦然起身走到她的面前。“本王问你,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本王是谁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连若华没看他,觉得自己像是个受审的犯人,但可笑的是,她连自己犯了什么罪都不知道。

  “你不知道?!”他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眼。

  “如果你不信我,你又何必问?”只要他问,她必定回答,但如果两人之间没有信任,她说得再多也像是狡辩。

  “本王想信你,一直是想信你的,但你却一再背叛本王……”他想过,只要她无心造反,他定能想出法子让她全身而退,但她却赴了约,甚至主动握着申仲隐的手任他牵着她走!

  “我没有背叛你。”

  他装醉放任她出门,就为了要亲手逮捕她,这意味着什么?宫宴后他踅回宫中,必定是知道了她的身分,从那时起他就已经不信任她了,还要她说什么?

  “没有背叛?那王府侍卫是跟你说了什么?申仲隐又跟你说了什么,他为何要带你走?不就是因为已经东窗事发,所以他要带你离开!”夏侯歆眦目欲裂,她的沉默犹如一把利刃刺进他的心里。

  大哥说,他不想信,但为确定她的清白,他还是回易水楼,还是走了趟金招客栈,岂料结果竟是如此伤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