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七


  连若华皱起眉,没好气地道:“这还需要问吗?”

  “你爱我吗?”他执意的重复一次,甚至微扯痛她的发。

  她抚了抚头皮,心想喝醉酒的男人心里大概都藏着小男孩,所以俯近他耳边道:“爱,可以了吗,成歆弟弟?”

  “多爱?”

  连若华闭了闭眼。“爱是无形,所以无法计量,但是只要心里有爱的人,就可以把爱变成有形。”用行动让被爱的人感受满满的爱。

  “不懂。”他啧声道。

  “是啊,因为你喝醉了,等你睡醒了我们再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见他乖乖闭眼,放开她的发丝,她才松了口气,庆幸他酒品还不错,喝醉了就只会撒娇,还挺可爱的。

  在锦榻边坐了一会,确定他已经入睡,她才起身往外走,暗忖着眼下是不是该去找申仲隐。既然成歆已经回来,虽然宫中的事依然不明,但至少他能回来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,反观眼前最重要的是,她得要先搞清楚原主的一切,如此一来,她才会知道昨晚皇上那般试探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  吩咐采织照顾夏侯歆后,她随即出门赴约。

  连若华一走,采织便进书房看了下夏侯歆,确定他还在睡,正打算去忙其它的活,然才刚踏出房门——

  “采织。”

  “哇!”采织吓了一跳,赶忙回头。“王爷,我把你吵醒了?”

  华姊明明说王爷喝醉才刚睡而已,怎么一下子就醒了?

  “若华呢?”

  “华姊……”糟,华姊说赴约的事不能跟王爷说,可是王爷醒了……

  “嗯?”他懒懒倚在锦榻,布满血丝的黑眸目光异常冷厉。

  金招客栈。

  连若华一踏进客栈,正要和掌柜问人,就见申仲隐适巧拾阶而下。

  “申仲隐。”她朝他走去。

  申仲隐一见,神色微愕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不是你约我的吗?”

  “我?”

  “不是你,那会是谁仿了你的字迹?”连若华边问边从怀里取出一张字条。

  申仲隐接过一瞧,思绪飞快运转,赶忙道:“你先回去,赶快回去。”

  “等一下,你先跟我说,我到底是什么身分?”如果这字条不是他所传,她猜测这也许又是一桩嫁祸陷害,但嫁祸也好,陷害也罢,她得先问出个结果不可。

  申仲隐想了下,跟小二要了个角落的位子,点了一壶茶,再低声对她道:“近来有发生什么事?”

  “很多事但我很难解释,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皇上好像在试探我。”时间不多,她只能拣重点发问。

  申仲隐眉头紧拢。“看来是姬荣显打算出卖你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……你虽是姬荣显之妹,但你也不过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,两年前他为了拉拢权倾朝野的摄政王,把你送进了摄政王府。”

  “夏侯决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连若华瞪着他良久,通体生寒。

  糟了,怎会是这么差劲的身分?!成歆说过,他之所以会被困在宫中十年,就是因为夏侯决当年夺权政变,他们两兄弟对夏侯决恨之入骨,隐忍了十年才将夏侯决除去,而她……

  “所以,你所谓出卖是指,姬荣显向皇上揭露我的身分?”换句话说,皇上对她不是试探,而是真的要嫁祸罪名,要不是她担心牵连成歆而自清,恐怕此时她早已被押进牢里了。

  “恐怕不只是如此。”

  “不然还有什么?你把话说清楚!”她紧抓着他的手。

  “记得在齐天城时,不是有群杀手闯进你院落?”见她点了点头,他更加压低音量说:“来的人是前王府侍卫,一眼就将你认出了。”

  她揉着隐隐作痛的额际,想起当初那贼人都已把剑搁在她颈上,却脱口喊了声夫人之后就撤了,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。

  “两年前皇上计杀了摄政王夺回大权后,戮力清除摄政王余下的残党,包括王府数百名侍卫,也许你会认为不过数百人没什么了不起,可偏偏能在摄政王手下的,都是当初从大内挑出的高手,再由摄政王精挑后留在身边的,皇上一直想要除去那些人,只可惜毫无进展。”

  “也许人家无心作乱了。”毕竟摄政王都已经死了,剩下的部属早该做鸟兽散。

  “但是之前他们却去了齐天城。”

  连若华怔怔地望着他,将所有的线索快速连结在一块,推敲出——“他们都在姬荣显手下?”

  “也许,但是因为你的出现,会让皇上把矛头指向他,他为了自保,一定会出卖你……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你身上。”说到最后,申仲隐痛苦地沉吟着。“所以当初我才希望你别到京城,尤其你还怀了干亲王的孩子。”

  连若华沉默不语,因为她根本不清楚原主的底细,自然不会有所防备,如果她早知道原主有这样的背景,就不会来到京城了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些跟我说?”

  “我有试着要说,但我的暗示你根本听不懂,后来我想要说个明白时,干亲王已对你下药,把你带上马车一路赶往京城。”

  “我刚到京城时——”

  “就算那时我跟你说,你会跟我走?”

  连若华真是哭笑不得,没料到这一切竟是一连串的阴错阳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