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六


  夏侯歆无声叹了口气,抚了抚她的发。“我回去了。”

  喂!辛少敏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样走了,不禁回头,以眼神质问另一个当事者。

  “太斗,跟上王爷。”

  “卑职遵旨。”

  “平安,替皇后沏壶茶。”

  “奴才遵旨。”祝平安知道皇上是有话想跟皇后说,所以躬声应着,退出西庑殿外。

  到底是怎样?辛少敏一脸他不说清楚,就跟他耗到底的狠劲。

  夏侯欢无奈叹口气,轻柔地扶着她到锦榻上坐下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有点意见相左罢了。”夏侯欢粉饰太平地笑着。

  辛少敏也笑了,随即敛笑的微眯起眼,你当我今年三岁?

  夏侯欢撇了撇唇。“真的没什么事,只是跟他说了些难听话,他就沉不住气的打我,你瞧我这个皇帝当得多窝囊。”

  你如果没做错事,他反应不会这么大,说,你做了什么?辛少敏无视他扮无辜,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  夏侯欢哼了声。“你就这般维护他?我这个挨打的人难道就活该?”

  别傻了,你又不是任人打骂不还手的人。辛少敏实在不想吐槽他,可他又很喜欢逼她吐槽。我觉得你对我有所误解,我只是不能说话,但是我的耳力一直很好,你们刚才吼了什么,我都有听见好不好,要不然我跑来干么?

  说到底,还不是这对兄弟又吵架,逼得她宵夜吃到一半就抓着筷子跑来“劝架”。

  夏侯欢咂着嘴。“这事你不要插手,吃完宵夜赶紧去歇息。”

  辛少敏随紧水眸,很不客气地拍着他的胸膛。大哥,你今天没让我出席宫宴,害我没吃到好料,我就已经很不开心了,现在再瞒着我,我真的要翻脸了。

  他像是忘了孕妇的脾气都不太好,把她从东暖阁搬到西暖阁,又禁止她踏出一步,随随便便拿了几道菜骗她肚子,还要两个嬷嬷四个宫女盯着她,她为此已经不爽到极点,现在闹了事又瞒着她,她真的不知道她气极了会怎么做呀。

  “就跟你说没事。”夏侯欢正色道。

  辛少敏哼了声,本想再从他嘴里挖出一点什么,余光却瞥见锦榻边的小几上搁了个油纸袋,她快手翻开,取出一块饼干,不禁有点傻眼。

  饼干……这里也有饼干吗?而且这上头压模的形状……

  “别吃。”夏侯欢一把拨开她手上的饼。

  辛少敏愣了下,缓缓抬眼,两泡泪已经在眸底待命。

  “少敏,你误会了,实在是这饼……”

  趁他解释当头,辛少敏充分利用她灵巧的身手,快手翻出一块饼直接塞进嘴里,吓得他动手要扳她的嘴,她却是抿住唇嚼了几下,接着整个人呆住。

  “你!这里头说不定有毒,朕都还没试毒,你……平安,把救命丸拿来!”夏侯欢吼着,没了寻常的冷静从容。

  殿外的祝平安快步冲进殿内,就见辛少敏缓缓地掉落一滴泪,抬眼无声问着:谁给你这个饼的,做饼的人在哪?

  “……嗄?”

  §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

  夏侯歆一夜未归。

  “王爷还没回来吗?”连若华担忧地问。

  “还没呢。”采织低声回答。“还是我再请贵叔差人到宫里问问?”

  “先不用。”连若华没了食欲,将筷子一放便走出寝房。

  会不会是宫里发生什么事了?会不会昨天的事牵连了他,所以皇上把他给扣在宫里?她问过阿贵,阿贵也说了,皇上与王爷感情深厚,在皇后有喜之前,常常三更半夜带着皇后到易水楼后院吃宵夜。

  但毕竟是身在皇家,会因为什么事而一夕翻脸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看了看正午的日光,她暗下决定,只要再一个时辰他还不回来,她就进宫去找他。

  正打算上跨桥的凉亭等人时,余光瞥见一抹高大的身影走姿有些不稳,有些踉跄,她赶紧迎向前去。

  “成歆,你……喝酒了?”才刚搀上他的手臂,那浓得刺鼻的酒味,教她有些反胃地别开脸。

  夏侯歆垂睫直睇她半晌,轻轻地拉开她的手,径自往水榭走。

  连若华愣了下,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他的脚步,然他没进两人的寝房,而是走到隔壁的书房。

  “成歆,发生什么事了?”见他疲惫地躺在锦榻上,她赶忙替他倒了杯茶。

  夏侯歆望着她手中的茶杯,目光有些迷离,手动了动,终究还是捺下拨开茶杯的冲动,疲惫地闭上双眼。

  “我累了,想睡一会,别吵我。”

  “好,如果你有什么事想说,等睡醒再告诉我。”瞧他额头都汗湿了,便回房端来水盆,拧了手巾替他拭脸,再为他拭手。

  微凉的水温教他舒服地微眯起眼,探手轻抓着她滑下的一绺发丝。

  他不想跟大哥一样被仇恨蒙蔽了眼,但是如果这一份仇恨会伤害到他的家人,甚至是藉由他的手伤了他最重要的人……

  她噙着恬柔的笑,凝睇着他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爱我吗?”他突然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