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一声令下,百官莫不为此错愕,彷似一个个都成了嫌疑犯。

  然夏侯歆压根不踩百官间的骚动,一个箭步挡在夏侯欢和连若华之间,沉声道:“皇上,若华有孕,近日贪懒易倦,臣弟先送她回易水楼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夏侯欢摆了摆手。

  “谢皇上。”话落,他转身就将连若华轻柔抱起,快步朝前殿的方向走去。

  直到上了马车,回程路上,她才低声问:“你和你大哥感情真的好吗?”她这么问纯粹是因为今晚的失火根本是有人设局陷害她,而那个人……她实在是猜不出动机,因为她无从了解每个人之间是否有利害冲突什么的。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那祝公公是极得皇上信任的吗?”她再问。

  夏侯歆叹了口气,一把将她拥入怀里。“若华,不要胡思乱想,今晚的事定会查个水落石出,你不需要搁在心上。”

  连若华还有满肚子疑问,但既然他不想说,她就不烦他了。

  车辇停在易水楼后门,夏侯歆抱着她回后院水榭,便道:“你好生歇息,我要再进宫一次,晚一点就回来。”

  见他急着要走,她伸手抓着他的袍角,问:“不会有事吧?”

  见她担忧自己,他轻噙笑意道:“不会,放心吧,我让采织来伺候你。”

  她应了声,一会采织过来替她拔下满头首饰、换下繁琐的衣饰,洗去脸上妆容,疲惫的她瘫在床上,动也不想动。

  到底是怎么搞的,一回到京城,麻烦一大堆,教她不禁想起申仲隐一再警告她别回京……她不能一直处在妾身不明的状态里,必须想办法一解心中疑惑。

  “华姊。”采织走到床边低声喊着。

  “嗯?”

  “今儿个后门小厮递了字条,说是申大夫给的。”

  见她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字条,连若华赶忙接过一看,确定真是申仲隐的笔迹,约她明天晌午在金招客栈见面。

  明天晌午?她忖了下,想个法子溜出去吧,她不能不见他!

  西庑殿。

  “皇上,王爷来了。”守在殿门的太斗在门外轻声道。

  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遵旨。”

  一会殿门一开,夏侯歆大步踏进殿内,见夏侯欢若有所思地看着连若华给的油纸袋,不禁微皱起眉。

  “大哥,原来你是打从心底不相信若华。”夏侯歆开门见山地道。

  说穿了,今晚的宫宴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,他早有防备,但还是被摆了一道。

  “无关信不信任,只不过是想藉她引出那些虫子而已,可谁知道她竟如此伶牙俐齿,说得朕都快要恼羞成怒。”夏侯欢依旧噙着笑,招手要他在一旁坐下。

  “要怪就怪太斗身手太差,才会教若华看出端倪。”夏侯歆哼了声,掀袍在他身旁坐下。

  他没料到若华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,甚至还大胆验尸,找出真正的答案,破了大哥今晚设下的局。

  守在门外的太斗不禁抽动眼皮,做个辩解,“是平安一开始就没把话说好,引她起疑,她又不是傻子,东庑殿和西庑殿会听错吗?”

  随侍在一旁的祝平安想反击,然一瞥见夏侯歆沉怒的目光,只得抿紧嘴,哀怨的吞下所有反击。

  “唉,朕真是退步了,设个局连你的心上人都识得破。”夏侯欢往他肩上一搭,夏侯歆毫不客气地将他抖落。夏侯欢也不在意,托着腮,面带无奈地道:“皇弟,朕不是怀疑她和姬荣显有关系?”

  “然后?”他面露不耐。

  带若华初次进宫面圣时,平安心细地察觉姬荣显审视若华的目光,将这事往上禀报。大哥是个疑心极重的人,于是询问了在宫里可有见过若华的人,竟无人知晓,所以才会特地设了宫宴故意让她在百官面前露脸,而他厌恶大哥的试探手法,才会要她戴上帷帽。

  “连若华破了朕的局,朕不恼,是因为朕知道如此一来反而能逼出她的身分。”说着,他调回目光看着他。“就在你送她回易水楼时,姬荣显来找朕了。”

  “他说什么?”这才是他又蹵回宫中想得知的答案。

  “他说连若华是他的妹妹。”

  “这又如何?”

  “是不怎么样,但是平安说过,姬荣显看连若华的目光极为防备,朕认为那不是一个兄长瞧见妹子的眼神,就算是个庶出的妹子。”

  “不要再卖关子了。”

  夏侯欢叹了口气。“太斗,进来。”

  “卑职遵旨。”太斗进了殿,单膝跪在两人面前。

  “说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太斗抬眼,神色严肃地道:“王爷还记得那日咱们在齐天城,故意要引出姬荣显派去的杀手不?”

  “然后?”他攒着浓眉。

  一趟齐天城行收获良多,除了将高升平治罪之外,还揪出与地方官有勾串的朝中官员,如此一口气便除去多起弊案,尤其姬荣显当年是摄政王夏侯决底下的人,所以他更要写信告知大哥要严审高升平,追查朝中官员。

  这事必定会传进姬荣显耳里,而姬荣显要是和当年摄政王残党有所挂勾,极可能会派人前往除去高升平,而一切皆如他所料,但就算高升平被灭口,他依然多的是法子可以将姬荣显治罪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