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三


  “确实是不能,但是她却无法解释她为何会出现在东庑殿……皇弟,难道你也不相信平安所言?”

  望着祝平安垂目不语,夏侯歆脸色越发冷沉。

  连若华真是百口莫辩。但是她想如果要纵火,至少也要有灯油什么的易燃物,今晚的风大,要是有味道肯定会闻见,但她什么也没闻见,而且她和成歆已经走到前殿才听见有人说失火,这期间……

  “皇上,能否让我回东庑殿一看?”她突然道。

  此话一出,殿上众人莫不看向她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夏侯欢微眯起眼问。

  “我要证明我的清白。”她目光无惧地道。

  也许她不是很懂这宫廷里的斗争,但她很清楚,假设她是涉嫌谋害皇后之人,那么成歆也会被她牵累的,所以就算嫌麻烦,这事也非得查得水落石出。

  东庑殿外还飘着一股焦味,漆黑的天空中隐隐可见藏着一抹猩红。

  “连姑娘要如何证明?”夏侯欢站在殿廊上问着。

  别说夏侯欢,就连跟随而来的百官也很想知道她要如何证明清白。

  “请皇上先给我一刻钟的时间。”她估算着。

  “可以。”夏侯欢应允后,便径自踏进殿前的石亭里歇息。

  连若华看着殿廊底下用白布盖着的两具尸体,而尸体边有两三棵树,看得出方才是有着火,灼烧过的痕迹从树身到殿廊,延伸到东庑殿面对转角这一侧的墙身,甚至连屋顶皆留下痕迹。

  看着,她开始从殿廊走着,算着脚步。殿廊的宽度至少有三公尺半,墙身到树的距离将近八公尺,今晚的风向大概是西南往东北……她徐步停在烧焦的树下,动手轻剥树干,就见焦黑的只有树皮,树身未有爆裂的现象。

  和她猜测的差不多,现在只差一个左证——

  “若华,你在做什么?”夏侯歆扣住她要掀白布的手。

  “证明我的清白啊。”不然咧。

  “可是烧过的尸体惨不忍睹,别看。”

  “放心,我看过更可怕的。”她笑了笑,拉开他的手,掀开白布。

  她仔细观察,地上是两名宫人,身上的衣物碎裂,尸体有碳化现象,头发都卷了。

  她隔着白布掀动宫人的眼皮,就见宫人双眼皆有出血现象,眼睫一触就碎成末,几乎笃定她的猜想,而后她又回到东庑殿的墙身,看着墙身焦黑的范围,再缓缓望向坐在石亭里的夏侯欢。

  “皇上,我已经找到答案了。”她朗声道。

  “喔?”夏侯欢徐徐踏出亭外,颇富兴味地等着答案。

  “皇上,如果是纵火,这纵火之人身上该有灯油味,再不然也会有火折子的气味,对不?”她问。

  夏侯欢扬起浓眉。“也许会有灯油味,却不见得会有火折子的味道,因为玉隽宫到处灯火灿灿,哪里需要火折子?”

  “有道理。”连若华颇为认同地点头,指着殿廊下的树,再抓了把地上未被水浸湿的沙往空中一洒,只见沙雾朝东北的方向飘去。“皇上,今晚的风极大,风势约莫是西南吹往东北,对不?”

  “应该是。”

  “可是,这树在东庑殿的东南边,以起火点看起来,应该是从墙这头一路延烧到树这头……如此的方位不觉得古怪?”

  连若华话一出,退在十数尺外的百官莫不低低私语着。

  “有点。”

  “再请皇上瞧这树身,这树虽是着了火,但只要剥除焦黑的树皮,里头是毫发无伤。”

  她刻意再抠掉一块树皮为证。

  “这又如何?”夏侯欢走近她,瞥见夏侯歆跟得极近,教他不禁侧睨了眼,随即又调回目光。

  “皇上,今晚夏雷大作,雷打得又响又亮,闪电更是劈得老近,如果我说这树是被雷给打中的,皇上信吗?”

  “不信。”

  “我想也是。”连若华压根不意外,指着树身道:“皇上可知道这树一旦着火,得要烧得多久烧得多烈,才有办法将树皮给烧成炭?”

  “朕不知道。”

  “皇上自然不知道,但据我所知,今晚打火的速度极快,绝对是在一刻钟里便扑灭,可是一刻钟的时间又怎能让树皮烧成炭?”

  “也许火势很大。”

  “如果火势很大,为何这附近的地都是干的?”她指着树根附近。以树为中心,方圆三尺内是湿的,但三尺外是干的,这树的火势能有多大?

  “所以你想藉这一点,让朕相信今晚大火是雷造成的?”夏侯欢不禁失笑。

  “当然不只是如此。”她指着树下两名宫人的尸身,一把抓开其背上衣料,就见背的中心有一大团焦黑。“皇上,被雷打中的人,打中之处必焦黑,而双眼出血,甚或发卷指裂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夏侯歆闻言,总算明白她为何要瞧尸体,但……她怎会知道这些?

  夏侯欢黑眸闪过一丝冷意,瞥了夏侯歆一眼,淡声道:“所以你认为今晚大火纯粹是雷所引起?”

  “不。”连若华摇了摇头,指着地上烧过的痕迹。“树到殿廊这一段是无焚烧痕迹,但从廊阶上了殿廊,一路到墙身窜上屋顶,看似正常,可问题是今晚的风向不对,火势跑的方向是错的,所以从这段过来,是有人想要制造假象,让人以为玉隽宫失火。”

  “那也未免太巧合。”

  “与其说是巧合,不如说是……本就有人要纵火,只是方巧打雷了,纵火者就顺势而为,沿着墙角泼油再跃上檐顶,否则这么快就被扑灭的火势,照理说是烧不上屋顶的。”

  夏侯欢似笑非笑地眯起眼。“那你认为纵火者为何要这么做?”

  “皇上,有些事尽在不言中,皇上是聪明之人,也不需要我再多说。”连若华面无惧色与他对视。

  夏侯欢唇动了动,尚未开口,夏侯歆已经不耐的插话。“皇上,若华已说得这般分明了,还要认定是她所为吗?还是皇上根本认为是臣弟心怀不轨?”

  “胡扯什么,你是朕的皇弟,朕要是不信你还能信谁。”夏侯欢摆了摆手,回身道:“太斗,给朕彻查,只要是百官车上有油味的,一律扣下待查。”

  “卑职遵旨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