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一


  “没事,只是头有点晕。”怀孕之后,她的身体产生许多变化,非常贪睡又容易疲倦,今天忙了一天,吃了点东西后,血糖一上升,瞌睡虫就找上门。

  夏侯歆替她诊着脉,眉头攒紧,“还是先让人送你回易水楼?”

  夏侯欢懒懒的浅啜了口酒。“何必那么麻烦,若华要是身体不适,让平安带她到暖阁里歇一下不就好了。”

  夏侯欢望向他,思索了下。“也好。”

  夏侯欢将祝平安招来,嘱咐几句。

  “连姑娘,奴才为你带路。”祝平安漾满笑意地迎向前来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连若华握了握夏侯歆的手,便跟着祝平安朝玉隽宫后殿的方向走,又是一长段的路,伴着劈得天空银亮阵阵的闪电,教她的肚子也一阵阵的痉挛。

  这雷会不会打得太近了一些?

  “连姑娘,这边请。”祝平安打开一扇殿门,领着她入内。“这里是西庑殿,还请连姑娘在这儿稍作休憩,不过今儿个宫宴,宫人全都在盛莲池那头伺候,恐怕无暇顾及连姑娘,所以请连姑娘别到外头走动以免失了方向。”

  她看了四周,只觉得宫里的厢房就跟旅馆房间没两样,没什么特别风味,摆设几乎一模一样,以珠帘为屏分成内外室。

  “多谢祝公公。”她哪想走动?她已经累到只想一头栽到床上不要醒了。

  “连姑娘多礼了,请歇息吧。”祝平安点上数盏油灯后,便先行告退。

  连若华取下帷帽搁在几上,本想躺下,可惜她头上插了太多装饰品,就算她想躺也不是件容易事,最终干脆就靠在床柱上补眠。

 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会醒过来,是因为她内急。

  唉,明明肚子都还没大起来,怎么她近来老是频尿?站起身,却又不知道该上哪解手,外头的丝竹声依旧,代表她并没有睡太久,所以……她还是干脆回盛莲池那头算了?

  宫中这么大,想找解手处恐怕不容易,她还是先去找成歆好了。

  连若华走出殿外,却不知道回盛莲池得往哪走。

  她是不是睡昏头了?她记得刚刚来时这座殿室是在转角边间,入门左手边就是转角,可是……怎么现在却变成是右手边是转角?

  闭眼想了想,没一会她就决定放弃。管他到底是怎样,她只记得这里离盛莲池是有段距离的,不赶紧走,要是走到一半忍不住尿急那就糟了。

  左看右看了下,往左走了几步后,她又回到刚刚踏出的殿室门前,走过转角一瞧,朝殿廊深处望去,再回过头来,认出这儿根本就是她上次遭皇上戏弄的暖阁。这样就好办了,旁边这条殿廊是可以通到前殿的。

  才想着,后头传来脚步声,她转头望去就见几个太监正端着什么急步往前走,路过她时,因为不识得她,所以不住地盯着她。

  走在最后头,有品阶的管事太监随即向前问:“夫人是哪位官员家眷,怎会出现在此?”

  “我是跟着干亲王进宫,因身体不适,所以皇上要祝公公带我到西庑殿休憩。”这么说,应该算是解释得很清楚吧。

  “西庑殿?”那位公公疑惑地扬起眉。

  “公公要是不信,可以带我到盛莲池去。”不被信任她也不恼,毕竟这是皇上所在的玉隽宫,多加防备是再正常不过。而且他们要是能顺路领她到盛莲池,她也可以省去找路的麻烦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一抹身影从殿室前的殿廊走来,她回头望去,漾出笑意道:“成歆。”太好了,他来找她了。

  “奴才见过王爷。”

  “罗公公,这位是本王将迎娶的王妃,皇上授意她可以在玉隽宫里走动。”夏侯歆顺口说着,省得她无故被刁难。

  “奴才知道了,对王妃有所怠慢,奴才日后不敢再犯,还请王爷恕罪。”

  “没事,赶紧把酒送过去吧。”

  “奴才遵命。”罗公公一声令下,几个小太监赶紧先将酒送到盛莲池。

  夏侯歆睇着她,端详她的气色。“怎么把帷帽取下了?”

  “啊,睡迷糊了,忘了戴回去。”她只想着内急,没戴惯的东西哪里还记得。“还在房里,要回去拿吗?”

  “不用了,我先送你回易水楼。”

  “喔。”也好,回到熟悉的地方如厕,她比较没压力。走了几步,她就被他给打横抱起,她已经习惯他的拥抱,偎进他的怀里。“欸,我睡了多久?”

  “三刻钟吧。”

  “是喔。”算了算,连一个钟头都不到,她还以为她已经睡了很久。

  “不过找你又费了快一刻钟。”

  “找我?”她不解的抬眼,这才发觉他身上正冒着热气,隔着衣袍也能感觉到他的汗意。“你对宫里也不熟?”

  一问出口,她不禁暗笑自己白问。他被困在玉隽宫里长达十年,这玉隽宫里有哪一处哪一殿是他不熟的。

  “我到西庑殿却找不到你。”

  “……可是我刚刚就站在西庑殿的转角而已。”不至于找不到吧。

  夏侯歆徐步往前走,若有所思地道:“你刚刚是在东庑殿前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