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


  她心里有太多疑问,但她不想当着他的面问申仲隐,总觉得要是脱口问出,会给自己甚至是申仲隐带来许多麻烦。

  “是吗?”姬荣显一双深邃而危险的眸直睇着她,像是要从她的神情找出破绽。

  “大人,小姐只是凑巧与干亲王相恋罢了,一切都已过去了。”

  半晌,姬荣显才像是有些伤怀地收回目光。“既是如此,便是天意,你我兄妹往后就算相见也视做陌生人,那对彼此才是明哲保身之道。”

  连若华皱紧眉,根本是有听没有懂,想追问却是不能。

  “大人,属下送大人离开。”

  “仲隐,一道走吧,本官想知道华儿出事之后,你是如何将她带离京城避祸。”

  “属下遵命。”申仲隐随他步下跨桥,负在身后的手不住地朝她比划,示意她别追问。

  要她怎能不追问,申仲隐喊她小姐,又对户部侍郎自称属下……她闭上眼将所有对话串连起来——申仲隐是户部侍郎府上的人,所以称他为大人,称她为小姐,而当年原主遇害确实是申仲隐所救,至于他为何编派她失忆,目前还不得而知,但是她一醒来便自称连若华……他压根不觉得奇怪吗?

  他又要她别和朝中官员碰头,这其中究竟有何利害冲突?而户部侍郎也说要和她当陌生人才是明哲保身之道……她静心思考,却难以从一无所知的状态中推敲出任何线索。

  想知道始末原由,也只能找机会再问申仲隐了……

  接下来几天,连若华试着想出门连系申仲隐,可偏偏夏侯歆却是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,教她甩都甩不掉。

  “明日举行宫宴,大哥会在文武百官面前宣布咱们的婚事。”入睡前,他搂着她说。

  连若华不禁皱起眉。“我非去不可吗?”在摸不着头绪的状态里,她只想避开任何不利的情状。

  虽说她也不知道见了朝中官员会有什么事发生,但既然申仲隐这么说定是有他的道理,她宁可避开也不愿冒险。

  “你身子不适?”

  “有点。”要是可以趁机溜出去找申仲隐,那更是一举两得了。

  夏侯歆叹了口气道:“太可惜了,少敏听我提起你,说了想见你,还想尝尝你做的饼。”

  “少敏?”连若华犹豫了起来。

  她是想见那个少敏的,可是……要是她能见上少敏的面,也许两人就可以躲在后宫,如此不也可以避开旁人,倒也是个办法。

  于是她还是答应和他前去。

  翌日一早,她准备着烤饼,晌午过后,王府的嬷嬷部队再次出动,替她换上精致的宫制衣裳,梳了个盘龙髻,插上满头贵气逼人的金簪银饰,最终在她头上戴了顶和户部侍郎来见时极相似的帷帽。

  “你以为我会让旁人把你的美色都给瞧去?”夏侯歆站在她身后,望着镜中的她,怜惜地牵着她站起。

  “我很确定你是个异常小心眼的男人。”她笑道。

  太好了,还有这一招,这样子的话,她在宫里走动也不怕出什么问题。

  “我是。”他大方承认,惹得她连连逸笑。

  装扮好后,两人便搭着车辇直接进宫,宫宴设在华平殿西侧的盛莲池。入席之前,她先把装着饼干的油纸袋交给夏侯歆,心想待会碰头时可以先交给少敏。

  然而,一入席后却发现——

  “怎么不见少敏?”

  “她今儿个气色不佳,所以朕不让她出席。”夏侯欢没了平时笑意,像是忧心爱妻的身子状况。

  “御医怎么说?”夏侯歆在他身旁坐下。

  “御医说是产期将至,只要少敏把孩子生下就没问题。”

  “喔,那就没什么大碍了。”夏侯歆松了口气,将油纸袋递给他。“可惜少敏没口福,这是刚出窑的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夏侯欢拉开袋口看了一眼。

  “这是若华亲手烤的饼,很特别的风味,知道少敏向来嘴馋,所以特地赶着今日现烤,就为了让她尝尝。”

  夏侯欢闻言,笑意微扬地道:“多谢。”他几乎可以想见待会带着这特别的饼回去给少敏,她会有多开心。

  连若华只是笑了笑,心里盘算就算见不到人,但只要那人是她识得的少敏,尝过她的饼后,必定会认出她的。

  “待会你就让平安先送饼回东暖阁给她吧,她今日吃不到宫宴,心里一定记恨着。”

  “她怎会记恨朕。”夏侯欢决定先搁在身边,回东暖阁时再交给她,这样她才会自动自发地偎到他身边。

  “最好是。”夏侯歆哼了声,就见夏侯欢跟身后的祝平安吩咐了声,祝平安拍了拍手,外头的宫人闻声,随即鱼贯的将菜肴送上桌。

  今晚风大,夏侯歆动手替连若华拉开帷纱,省得她不便吃食,然后再替她布菜,亭外响起了丝竹声,她望向外头宫伶彩衣飘飘,不禁感兴趣地看着。

  就这样吃吃喝喝兼看表演,宫宴进行一半时夏侯欢突地起身,亭外用膳的百官随即跟着站起。

  “众卿,干亲王南下齐天城,剔除地方恶官,又喜获心上人,朕准备在月底替他俩主婚,众卿举杯,敬干亲王。”夏侯欢一声令下,百官齐声恭贺着。

  夏侯歆随即拉着连若华起身回敬,连若华起身时,底下传来细微的交谈声,尽管持续不久,但也教夏侯歆察觉古怪,不禁回头看了眼夏侯欢。

  夏侯欢摇了摇头,示意不解。

  一声声恭贺声再起,教夏侯歆稍稍释疑,扶着连若华再入座。

  然哪怕是背对着众官员,连若华仍觉得有数十双眼直盯着她的背,几乎要在她的背上烧出一个窟窿,怎么也躲不开那些烦人的视线。

  难道就这样匆匆一瞥,也能教那些人瞧见她的面貌?就算瞧清又如何,真是烦人,她非得找个空档连系上申仲隐不可。

  天空突地爆开银光,不一会雷声大震。

  “皇弟,瞧你多大的面子,连老天都替你庆贺了。”夏侯欢打趣道。

  “托大哥的福气。”夏侯歆心情大好地敬他一杯酒,却察觉身边的人身子晃了一下,探手在石桌下轻握住她的手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