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六


  待连若华来到主厅一瞧,不禁傻眼。

  “瞧瞧,这几道菜都是店里的招牌,没人嫌弃过。”夏侯歆将一副刀叉交给她,扬笑问:“这是饽饽堡,知不知道怎么用?”

  这饽饽堡本来是只用叉子吃,可是少敏说没有刀子切着实不方便,所以他又差人到铁匠铺里订了一批她要求的小刀来切饽饽堡,而初次上门的客人通常不知道该如何使用,还得要店里小二教导一番。

  从此以后,这城里的高官富贾全都以进过易水楼、食过饽饽堡为荣。

  连若华接过刀叉,双眼还盯着他说的饽饽堡。

  什么饽饽堡!这根本就是台南小吃棺材板!她利落地使用刀叉,从角落划开,用叉子叉上一角,沾着酱料吃,一入口……她想应该是怀孕的关系才会变得多愁善感,又也许是因为这许久不曾尝过的家乡味……

  “你怎会知道怎么吃?这是唯有易水楼才吃得到的招牌菜。”夏侯歆诧问着。

  “这道菜是你头一个做的?”难道说,他也是——

  “不,这道菜是我大嫂口述,我试着做的。”

  “少敏?”她瞠圆水眸。

  “对,不过要是明天进宫见到得要喊她一声娘娘,毕竟她是皇后,喊闺名的话得在私底下才成。”

  连若华内心一阵激动。

  上一回谈论起少敏时,她被他转移话题后就忘了,如今又提起她,再对照这道小吃……

  说不定她真的是好友辛少敏!

  虽说是不同的时空,虽说也有些相同的吃食,可问题是这道棺材板,以及用刀叉食用的方式,这肯定是外来的小吃,不同的吃法!

  她一定要会会那人。

  “怎么了?”夏侯歆无法理解她突来的喜悦,她像是在压抑着激动,像是为了什么而狂喜着……会是因为这道菜吗?他不这么认为。

  “成歆,只要咱们进宫,我就能见到那位少敏吗?”她压抑强烈情绪问。

  夏侯歆沉吟了下。“我没有办法保证,因为少敏还在安胎中,大哥应该是不会让她离开寝宫才是。”

  “是喔……”碰不到面吗?她不禁脱口道:“好可惜,我想跟她聊聊呢,毕竟这些菜都这般特别。”

  “就算大哥不阻止,她现在也没办法和你聊。”

  一抬眼,就见他唇角笑意苦涩得很。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她被毒哑了。”

  “嗄?!”

  成歆说,少敏为了保护当今皇上,力抗摄政王的下场就是被毒哑,尽管如此,她却压根不消沉,和往常般充满活力,依旧爱极了吃食,虽然说不出话,却可以从她的眼她的笑脸,听见她彷佛还在一旁说着一桌好菜。

  应该是好友。

  连若华几乎可以肯定。因为少敏贪吃,更是个很懂得吃的老饕,以往她、少敏和世珍总是会相约一道吃饭,尤其在培一死后,她不想外出,少敏会来家里陪她,而世珍会弄出一桌菜诱她吃……

  当初她一心想为培一报仇,得知少敏正在现场勘察,便要世珍带她一道过去,岂料到了现场却发生爆炸,她再张开眼时已来这里。她消极地随波逐流,能活便活,活不了就走,可如今她有了心爱的男人更有了孩子,甚至就连少敏也可能在这里,让她对未来充满期待,再也不倦生了。

  只是,少敏被毒哑了……

  “紧张吗?”

  连若华猛地回神,对上夏侯歆清朗的笑脸,唇角微勾,“不紧张,只是头很重。”她实在不想把自己的头顶弄成圣诞树,偏偏他从王爷府找了个嬷嬷来,硬是替她装束巧扮,搞得她脖子很僵硬。

  哪里像他,长发束冠,让原本就立体的五官更加夺目,一身红绫王爷绣袍穿戴在身,简直是帅到她找不到任何话语可以形容。

  “忍着点,待会见过我大哥后,咱们就可以先回易水楼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两人在玉隽宫前的殿廊等了一会,就见一名太监从一间殿房走出,一瞧见他便快步迎向前来。

  “成……王爷,数个月不见一切可好?”祝平安一见夏侯歆,俊秀的眸不禁微噙月华,不住地上下打量他,最终目光落在他的腿间。

  露骨的打量,教连若华忍不住偷觑着身旁的男人,很想问他这打量目光是不是宫里的规矩,如果是的话……到底有何用意啊?

  “平安,你在瞧哪?”夏侯歆笑意不变地问。

  “太斗说王爷受了伤。”祝平安赶忙解释着。

  太斗。夏侯歆笑眯眼道:“小伤,早已复原,而且是伤在腿,并非腿间。”

  祝平安愣了下,但随即掩过,露出万分慈祥的笑,“奴才会好好转告太斗的。”那个混蛋居然敢骗他!

  “都好,倒是我大哥得闲了吗?”

  “皇上正和户部侍郎姬大人商谈国库内需一事,已经谈完,皇上差奴才转告王爷先到西暖阁稍候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夏侯歆握着连若华的手欲走,祝平安赶忙出声阻止。

  “王爷,皇上有旨,是要王爷独自先前往西暖阁稍候,连姑娘则暂候此处,待会奴才会亲自带连姑娘过去。”

  夏侯歆微扬起眉,想了下低头交代,“若华,我先过去,你在这里等一会,平安是我大哥的贴身宫人,随侍在你身边,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嗯。”连若华轻点个头,目送他踏上殿廊,消失在转角,余光感觉一道视线,她懒懒望去,朝祝平安微颔首。

  “连姑娘不需担心,皇上与王爷兄弟情深,只是皇上和奴才一样被骗,以为王爷身受重创,所以才会先召王爷一叙。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这宫人明明笑得和蔼可亲,但她总觉得头皮有点发麻,好像有股杀气,但无所谓,这杀气并非针对她,依她猜,肯定是太斗在他们面前多说了什么。

  看不出来太斗是这般爱闹的人,就连对皇上也不例外,看来这皇上倒是挺亲民的。

  暗忖着,余光瞥见有个身穿官袍的男子靠近,身边的祝平安立刻向前。“来人,恭送姬大人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