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二


  连若华托着腮不语,想起险遭侵犯的那一夜,她最终想的竟是他而不是死去的男友培一……她知道,她喜欢他,但是就算喜欢也不见得要相守,尤其当彼此的身分如此悬殊,她又那般厌恶规矩教条的人,跟着他……觉得日子难捱。

  “若华,我……”

  “王爷,新任知府带着圣旨到了。”话未尽,太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  事关重大,再不愿,他也得先起身。“若华,咱们明天再谈,待会把药喝下,早点歇着吧。”

  “你今晚不回来吗?”她突问。

  “恐怕会晚一点,你先睡。”

  “我等你。”

  她要闻他身上有没有沾上熏香味,再决定未来她和孩子得要往何处走。

  “……你还要凌迟我?”

  瞧他眉目间埋怨的神情,她托腮的手不禁滑落,啼笑皆非不已,既然他这么认为,那就由着他。

  凌迟?说得真可怜,要知道凌迟他,对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  府衙地牢里,阵阵冷风夹杂着潮湿腐味拂面而来。

  “届时,还请王爷将高升平押回京城,交给皇上处置。”醇厚的嗓音刻意压得极低,以防隔墙有耳。

  “本王知道。”

  “就不知王爷何时启程?皇上要下官传口信,要王爷早点回京。”新上任的知府是翰林院大学士,年约四十上下,为人敦厚,看起来相当可靠。

  “约莫这几日吧。”走到一间牢房前,夏侯歆停下脚步,朝新任知府一伸手,知府立刻将怀中的信交出。

  “高升平,本王这儿有封信给你,你看完之后再告诉本王你的决定。”夏侯歆瞧也不瞧他一眼,把信丢进牢房里。

  对于高升平,他无时无刻不想杀他,但不行,因为他要知道到底是谁通风报信。

  断了一只手臂的高升平,气色灰败地用另一只手展信,就着微弱的灯火读看,不一会便垂着脸不语。

  “快点决定,本王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你身上。”夏侯歆背对着他。

  信是大哥要刑部尚书写的,内容不外乎是要他伏首认罪,供出后头的幕后主使,如此一来死罪可免。

  高升平依旧没抬眼,彷佛尚在沉思。

  “高升平,你得大内消息,在西雾山垭口设置火药欲取本王性命,光是这一桩就已是死罪难逃,如今皇上愿意大赦,难道你还不供出幕后黑手以谢皇恩?”夏侯歆不耐地说着,骨节明显的长指轻抚着配剑剑柄。

  说来他能站在这里,还得感谢高升平,要不是高升平的手下办事不牢,以为火药炸山,不死也会被掩埋,所以没有一一确认过尸体,否则他是没机会逃出生天的。

  “这算什么?”高升平气虚说着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说与不说,不都是死?!”高升平怒然将信纸往上一抛,瞬间,一声轰然巨响由上而下,地裂墙倒,瞬间黑暗吞噬了一切。

  连若华心头突地一紧,下意识地望向窗外,夜色已深,但依旧不见他归来,到底是忙什么去了,怎会直到现在都还未归来?

  她不住地盯着窗外,浑然不觉自己正眼巴巴地等待夏侯歆归来,瞧见一抹影子,她心喜地站起身,然一看清楚来人又失望地窝进榻上。

  一会,采织在门外喊着。“华姊,申大夫来了。”

  “让他进来。”她意兴阑珊地道。

  “若华姑娘,夜已深,不妥吧。”太斗在门外进言。

  “无妨。”连若华哼了声,谁要那家伙不回来,他要是在家的话,申仲隐自然是不方便在这当头过来拜访她。

  “若华。”申仲隐进了内室,就见她光着脚丫缩在屏榻上,本想要回避,但实在有重要的事要问她,再者她真的是个非常不拘小节的人,他也就不特别避讳了。

  “这么晚来找我,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”她问着,目光还是盯着窗外。

  申仲隐坐在圆桌边,毫不拖泥带水地问:“你打算随他回京吗?”

  “我还在想。”她挪回目光,不隐瞒想法地道。

  “别去,他不适合你。”他轻握住她的手。

  连若华叹了口气。“申仲隐,我知道你对我很好,可是对我而言你只会是我很好的朋友,是我的救命恩人,而夏侯歆是我孩子的爹,你应该知道这孩子是他的。”孩子是谁的,夏侯歆早已昭告天下了,实在不用她再宣布一次了。

  “可是他真的不适合你,你可以留下来,我能照顾你和你腹中的胎儿,我可以永远与你无夫妻之实,以夫妻之名照料你。”申仲隐道出承诺,握住她的手微颤着。

  连若华吓了一跳,只因不曾想过他对自己竟是如此情深……有名无实他都无所谓?这男人也未免爱得太卑微了。

  “可是这样就变成是我在担误你了,你没有必要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。”

  她的拒绝彷佛在他意料之中,他依旧不死心地劝说着。“若华,相信我,京城不适合你,你不该也不能去京城,尤其对方是他……他是个王爷,他……”

  外头突地有了骚动。

  连若华望向窗外,不懂为何守在她院子里的卫所士兵校尉突然都动了起来,分成两派,一半往外,一半退到她房舍前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她探出窗外问着窗前的士兵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