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“你堂堂一个王爷懂这么多,莫非真的想当厨师?”

  “这说来话长,你坐下吧,我边说你边吃。”

  她知道他有意道出身家背景,她便由着他说,从他在京城里成长,爹是个坐馆大夫,娘开了家烙饼小铺,十五岁那年遇到了与自己面貌相似的少年一日被带着进宫,岂料却开始了十年的苦难。

  进宫后他因火焚身,无法动弹,那与他面貌相似的少年是唯一皇子,在父母双亡后登基为帝,却受制于摄政王夏侯决,皇上为救身边人而日日食毒,他将一切看在眼里,直到他可以起身走动后便开始亲自下厨。

  “知道我第一次下厨煮了什么?”夏侯歆笑问着。

  连若华没吭声,真的觉得这男人心机非常的重。

  “粥。”她不问,他也自问自答得很愉快。“其实那粥是焦了底,就是一碗清得见底的粥,可是……我大哥一口一口地喝完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大哥哭。”

  连若华喝了口汤,还是不吭声。

  太卑鄙了,以为端出可怜的过往就可以教她解气,既往不究?

  “大哥为了保护无法动弹的我,明知有毒,他还是得吃下,我看在眼里,心想定要替他弄些吃的,能教他吃得开怀的。”夏侯歆顿了下,思绪像是飞得极远,接着扬笑道:“还好,一切都过去了,现在有我大嫂在,他可以放心吃食了。”

  连若华汤早已喝完,只是轻咬着碗缘,想了会才问:“你呢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对吃没恐惧吗?”想到当初喂他,他丝毫不犹豫,恐怕是因为万念倶灰,不管吃什么都无妨吧。

  夏侯歆错愕了下,随即笑暖了俊颜。“我曾经怕过,但也是托我大嫂的福,后来对吃食更添了几分兴趣,就好比方才布菜的顺序全都是她的心得,她常说吃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,有一次我们一道窝在小厨房里,她弄了瓮仔鸡要替我大哥庆生辰,桌上这道瓮仔肉片也是她亲授予我的,我们那时一道尝,笑着,闹着……”

  “你说瓮仔鸡?”她抓着他急问。

  “那是我大嫂的拿手菜。”夏侯歆直睇着她,几不可察地叹口气。

  说这么多本是要让她吃味的,怎么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?

  “你大嫂叫什么名字?”

  夏侯歆不解地看着她,据实以报。“少敏。”

  连若华喜出望外地道:“辛少敏?她是不是长得有些圆润,身高不高,大概到你的胸膛,她很爱吃也很贪睡,她……是不是两年多前才出现的?”

  “若华……”夏侯歆一头雾水地看着她。“我大嫂是名唤辛少敏无误,但她压根不圆润,极为纤瘦,身高也矮了些,而且她……我和我大哥虽是两年前才识得她,但是她已经在宫中许久,因为她是摄政王夏侯决安插在宫中的探子,假扮成试毒太监,最终却与我大哥相恋。”

  连若华怔怔地望着他,乍至的喜悦瞬间被冻结。

  是啊,怎可能会有这种事,不过是料理名称,是她甚少在外头用餐才会不知道有这道名菜,只是一模一样的名字……不过,她来到这里,用的也不是自己的躯体,如果少敏也换了身体……

  “你怎么了?”夏侯歆看着她一脸落寞,却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燃起希望,轻漾笑意。

  对他而言这是相当少有的状态,她一直不是个喜形于色的人,鲜少有这么丰富的表情。

  “没事。”她摇了摇头,想了下,又问:“你大嫂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多问一点,多点线索,她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少敏。

  “她……”想起辛少敏,夏侯歆漾开宠溺的笑,教连若华微愕的听着他说,“她很有趣,很爱吃,为了吃有满脑袋的鬼点子,她很重义气,哪怕生死一线间,她也跟我大哥同进退,她深爱着我大哥,自第一次见面起从没将我和我大哥误认过,而她总说我们是一家人,大哥、我、太斗、平安……我们是一家人,一起度过了最艰困的那段时光,却也快乐极了。”

  看着他神往的笑,连若华不禁微眯起眼,怀疑这是不是他心机的一环,可他的笑太真诚太喜悦,彷佛陷入回忆,沉浸在某个她进不去的温馨午后,教她不禁脱口道:“你该不会是喜欢你大嫂吧?”

  夏侯歆愣了下,大方坦承。“曾经。”

  意料中的答案教连若华垂眼不语,直觉地讨厌这个答案,无声叹了口气。真是糟了,他都说是曾经,她竟还这般在意,真是白活了她。

  “他们成亲时我还假扮我大哥进喜房,话都还没说,她就认出我了。”

  “你该不会……”

  “怎么可能,我才闹着靠过去,她就打算拿筷子戳瞎我的眼。”

  “所以她要是没打算戳瞎你,你会一直靠过去?”洞房花烛夜,有人冒充新郎官闹洞房,会不会闹太大了?

  夏侯歆笑柔了黑眸。“你吃味了,若华。”

  连若华哼笑了声,不想理踩他。

  “是人都有过去,因为想爱,所以爱了,但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,所以才擦身而过。”

 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。“离开的,不是专属的,留下的,是命运牵引的,也许你还忘不了你最爱的男人,我也没要你忘了他,我只希望你能让我爱着你,让我伴着你,就这一辈子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