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那心机重又没胆的男人不敢当面跟她提,就要长舌采织当说客,真以为旁人说上两句,她就照单全收吗?

  他搞错了,她连若华向来就不是为了旁人耳语而活的。

  “华姊怎么可以……”

  “夏侯歆,我起不来,你不进来拉我一把吗?”连若华懒懒倚在桶缘,打断了采织未竟的话。

  这话一出,采织吓了一跳,望向纱帘,就见纱帘飘了下。“采织,你出来吧。”

  采织呆了,压根不知道夏侯歆是何时出现在纱帘外,赶忙起身,经过他时朝他欠了欠身。

  夏侯歆踏进房内,望向浴桶,就见连若华懒懒转了个方向,趴在桶缘望着他。

  他有些赧然地垂下眼,看向四周,从架上拿起采织准备的布巾,徐步走到浴桶边,哑声道:“起来吧。”

  “把眼睛闭上。”她直睇着他。

  夏侯歆二话不说地闭上眼,双手拉开布巾,而后听见她出浴的水声,感觉她往他身上一偎,他立刻收紧布巾,轻柔地将她抱出浴桶。

  “走啊,腿不是好了吗?”她坏心眼地道。

  “……我看不见。”

  “真的?”她凑近他,近到故意朝他脸上吹气。

  他心头一窒,浓密长睫颤了下,依旧没张眼。

  “转身,走个五步。”她指示道。

  夏侯欢依言行动,走到第五步便停下。

  “帮我擦。”

  夏侯欢默了下。擦?擦什么?

  连若华笑得万分恶劣,拉着他的手滑下她的腰肢。“这样擦,会不会?”

  夏侯歆身体僵硬,直觉得这是场苦难。如此诱人甜蜜,他却不得越雷池一步,教他不禁怀疑她分明是蓄意诱惑他,一夜夜地凌迟他。

  但,哪怕被凌迟,面对她的诱惑,他臣服得心甘情愿。

  然当他的手沿着腰肢往下而去时,突地被拍打了下,随即听到她的怒斥声,“下流,明明是要你擦个头发,为何手却往下滑了?”

  如果是要擦头发,为何用这般暧昧的用语?

  “要你帮的忙已经帮完了,而你的任务不是已经告一段落,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吧,别老让一堆人占着我这儿,我要怎么做生意。”连若华退上一步,拉过布巾裹着自己。

  夏侯歆闭着眼,教人读不出思绪,一会随即朝纱帘方向走去,连若华愣了下,以为他气恼的要离开,岂料——

  “太斗,退下。”

  纱帘一掀,就见太斗贴着墙,笑捧腹部,一脸同情地道:“棋逢对手呀,王爷。”

  夏侯歆笑眯眼,优美的唇吐出,“滚。”

  “王爷,如此看来你真是遇到煞星了。”好可怜,他都想替他哭了。

  夏侯歆笑意缓缓退去,直到太斗拉着身旁一愣一愣的采织跑了,才无奈叹口气,回头关上门,本来下意识要闭眼,却见她已经穿上粉色肚兜和亵裤,教他不由僵在原地不敢往前。

  “腿又残了?我现在背不了你,你自个儿用爬的。”连若华睨他一眼,大方地走到桌边,先舀了碗汤尝了一口,不禁微眯起眼。

  她不是美食家,对于食物并不挑,但是这汤一入口,香醇浓厚,鲜甜滑口,一喝就知道是下了十足功夫,不只是这道菜,他下厨替她准备的每一道菜都是极为用心地料理,兼具养生功能。

  说真的,这个男人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,温柔体贴,就算满腹心机也是为了她,最重要的是他还懂厨艺,知晓如何养生。

  感觉肩上被搭了件衣袍,她侧眼望去就见他耳垂泛红地拿了碗,替她夹了些菜。“配点菜吧,虽说要吃得清淡点,但我在膳食加入药材,这道红苋银鱼可以补血养气,再尝点这瓮肉片,生菜清爽可解腻,喝点汤润口,还有这白烧鱼,多吃一点,对胎儿极好,还有……”

  连若华听着,看着他夹的菜,眉头不禁微皱。

  原来他也这么懂吃,教她不禁想起她的好友少敏,美食家一个,从上菜顺序、用餐顺序,她全都讲究得很。

  “怎么一直看着我?”

  “你很懂吃。”其实也对,他是皇亲国戚嘛,身在皇家自然是比寻常人讲究。

  “也不是我懂吃,而是我大嫂老这么说着,说久了,我就记下了。”

  “喔。”看来他和家人相处得还不错,轻点着头,她的目光盯住那道生菜包肉片。满桌的菜就数这道最引她注意,因为她在这个时代待了两年,还没见人直接摆生菜的。

  “尝尝。”说着,他已经夹菜凑近她的嘴。

  她也不客气,张口就尝,扬起的眉随着咀嚼慢慢地蹙拢。

  “这菜虽是生的,但可以去腻,我觉得还不错,你……吃不惯吗?”

  “不,很好吃。”这肉片腌制入味,有些微辣,看起来是用烤的,可偏偏肉质软嫩得紧,生菜上头的西红柿片和洋葱切丝,去腻之余更能替肉片增添风味,简直……就像是少敏的手法。

  听她夸赞,他不禁又接着道:“跟我回京城,易水楼里样样都是招牌菜,你肯定一吃就上瘾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