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夏侯歆愣了下,又坐回床边安抚她。“若华,你误会了,你并没有……我不是嫌弃,我只是……”

  瞬间,连若华探出“魔爪”直朝他双腿间而去,几乎就在碰着的瞬间,她的手已被扣住。

  “若华,你在做什么?”他粗嗄的问着。

  哪怕只是轻微碰触,她已经万分确定他有了反应,教她这个恶作剧的人也莫名难为情,但要是不一报还一报,她那口气实在吞不下去,于是掩去羞涩,她再次故做哀伤地央求道:“我想要你帮我消除那些讨厌的记忆……”

  夏侯歆直睇着她,绯红俊脸挣扎着。“可是你该安胎,房事……”

  “可是人家……”虽说手腕被扣住,但她手指还能动,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。

  夏侯歆闷哼了声,再将她的手拉远些。“你……别别别……”

  “不成,对不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她立即变脸赶人。“好吧,那就算了,我要擦澡了,你去沐浴。”

  “嗄?”

  “快去,你身上汗味很重。”她摆手催促着。“对了,替我拿换洗衣物,就在那衣柜里。”

  夏侯歆尽管一头雾水,还是开了衣柜替她取衣,但一触及她的肚兜和亵裤,他脸上的热气登时窜起。

  把衣物交给她后,便又听她道:“不准回头,因为我要把衣裳都脱掉,你绝对不可以回头。”

  夏侯歆点点头,认命地将另一桶热水注入浴桶,脱衣踏进浴桶,一听见身后的窸窣声,不禁想起她酥软白皙的胸,热气顿时从头到脚连成一气,教他身下痛得难受,可偏她现下的身子碰不得……

  而他身后,连若华哪里脱衣了,不过是边拿着衣物摩擦出声,边欣赏他发烫的耳垂和僵直的背影罢了。

  敢骗她?看她怎么整死他!

  §第十章 家乡风味菜

  “王爷真的是一点架子都没有,对任何人都是和和气气,待我的态度也压根没变,而且他还要其它卫所校尉同等待我,我觉得自己像是哪家千金一样,整个人都神气了起来。”

  连若华神色不变地掏掏耳朵,掏过温水泼向胸口。

  啊……阔别一个月的沐浴教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,如果采织这丫头的嘴巴可以暂时缝上的话,那更是再好不过了。

  “还有喔,这桌上的膳食是王爷亲自下厨做的,每一道食材都是精心挑选,华姊你别瞧这几道菜不起眼,光是这道汤,王爷就熬了好几个时辰,还有这碗粥可是用熬了几个时辰的鸡汤为底,再加上数样补气药材熬煮而成的,还有……”

  “他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?”连若华凉声打断她未竟的话。

  每天,每天每天,这丫头只要在她身边,就会开始歌颂夏侯歆的好,又是对她多好,又是怎么将她捧在掌心疼惜着……其实她真的觉得采织是欠栽培,要不凭采织口条这般好,会有更多好的工作机会。

  “华姊,你怎么这么说?王爷人好是众所皆知,华姊是承了王爷最多情意的人,难道华姊会不知道,还需要我说嘴。”采织撇了撇唇,以汤匙轻拨汤药。

  “谁承他情意?”连若华哼了声,没打算领情。

  “华姊怎能这么说,华姊身子有恙,都是王爷在旁衣不解带地照料,又要忙正事又要照料华姊,如此形影不离整整三天三夜耶。”

  “好,等一下我跟他说谢谢,可以了吧。”这点人情世故她是懂的,她也不吝于道谢。

  采织汤匙一搁,晃到她身旁,将她已洗好的长发以大布巾裹起。“华姊,你都已经怀了王爷的孩子了,怎么还这般生疏?”

  连若华翻了个白眼。“有他的孩子也不代表什么。”直到现在,她才终于确定夏侯歆是一个心机很重的男人。

  他的腿早已康复,但他依旧装残还刻意地以男色诱惑她,而在发觉她有孕之后,立刻告诉所有人她怀有他的孩子,瞬间她从一个卖饼姑娘,升格成了他王爷世子的娘,倍受礼遇。

  这种男人……教她一天整他一次也解不了气。

  “华姊,你怎能说这种话?那可是王爷呀,是皇亲国戚,你怎能不把握这绝佳的机会?”虽说她已经习惯华姊惊世骇俗的论调,如今就算她未婚怀有身孕,她也不算太惊讶,但有多少女人巴望着能进王府,她怎能如此云淡风轻?

  “谁要就给谁吧,我没兴趣。”

  “华姊,那是王爷呀,华姊要是跟了王爷,哪怕身分不高当不了正妃,依王爷对华姊的看重,再加上华姊腹中胎儿,得个侧妃一位是肯定有的。”

  “谁稀罕?”母凭子贵吗?真教人受不了。“这孩子是我的,当初就说好了,我只是请他帮忙而已。”

  “华姊……”采织呆滞得说不出话。

  虽说她一直很清楚华姊的与众不同,但此番说法实在是……太吓人了!生孩子,怎么会说是帮忙……怎么帮的呀?

  “他是什么身分都与我无关,从此以后男婚女嫁,互不相干。”

  “华姊,那是不可能的,华姊已经有了王爷的骨肉,谁还敢娶华姊。”

  “我没要嫁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王爷届时回京,华姊自然要——”

  “不要。”她哼了声,等了这么久,采织终于说到重点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