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他的腿还没治好,她想要伴着他,就两人守着一家铺子平平静静地过日子,只要她一回头,他就在那里……

  “是你的男人吗?也无妨,本官会让你知道,本官比你的男人还要强,定会教你销魂不已。”

  感觉到自己即将被侵犯,羞辱和不甘的泪水滑落,她不是不挣扎,是她没有办法,她好痛……

  “若华!”

  蓦地,夏侯歆粗嗄的叫唤声在门外响起,她猛地张大眼,几乎是同时房门被人踹开——

  她看见身上染着鲜血的夏侯歆,而夏侯歆亦瞧见衣衫不整即将被侵犯的她。

  他怒吼了声,提剑向前毫不犹豫地朝高升平斩去,高升平狼狈闪开却仍被斩断一只手,他压根不打算放过他,长剑横劈过去,却被人突地架住。

  “二爷,你冷静一点,高升平得要留下才成!”太斗吼道。

  夏侯歆目眥欲裂,瞪着扶着断臂跌扑在地的高升平,握着长剑的手青筋密布,怒气像是在他体内暴走,教他怎么也冷静不了。

  “你先去看若华姑娘,这里交给我。”太斗哑声说着。

  夏侯歆顿了下,长剑一丢,回头便脱下外袍将连若华裹个紧实,将她紧拥入怀。“若华,对不起……我来晚了。”

  “成歆……”她探出手,紧紧地环抱住他,泪水抹湿他的颈项。

  “没事了,没事了,别怕,咱们回家。”他哑声安慰,不断地抚着她的背安抚她。

  “嗯。”

  夏侯歆随即将她打横抱起,踏出门时,沉声道:“太斗,其余的都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她浑身痛着,身上莫名地忽冷忽热,教她就连入睡也不安稳。

  她的体质好底子佳,从小到大没生过什么病,也许是如此,才会这般捱不住痛,总觉得肚子里有什么在翻搅着,企图将什么给剥落,痛得她冷汗涔涔。

  但有股温柔的力道轻握住她的手,轻抚着她的肚子,让那恼人的痛楚减轻了些,好让她可以沉进梦里避开痛楚。

  就这样,一次又一次地反复,直到她清醒——

  “所以出阳县令已经认罪了?”

  “是,他已道出一切皆是高升平利用职权威逼,让他不敢不从。”

  而后,她听见夏侯歆冷哼了声,那嗓音极冷,是打从心底不信那说法。

  “南腾卫所别馆呢?”

  “已经开挖大半,里头埋有不少白骨,白骨里全都是黑的。”

  “巡抚带来赈灾用的粮与钱呢?”

  “已在高升平府邸的后院挖出,里头甚至还藏有不少白银古董……”

  后头到底又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楚,连若华环顾四周,这儿是她的房间,房间旁有偏室,想必那几个男人就是在那里谈事的吧,只是这谈话内容……

  “王爷,城南的瘟疫已经爆发,申大夫说药材不足,这事——”

  “持本王令牌向邻近的县城调,有多少调多少,还有太斗,给皇上复命,说明原由再请皇上指派新任知府,让新任知府将药材带来。”

  “卑职遵命。”

  “全都退下,要有什么事再议。”

  连若华盯着与偏室相隔的纱帘,而后一抹高大的身影撩起纱帘,与她四目对视,随即扬开笑意朝她走来。

  “若华,你醒了。”

  她直睇着他,看着他行走自如,不禁直盯着他的腿。

  “若华,我的腿好了。”他轻柔地在床畔坐下。

  “看得出来。”她平淡无波地道,双眼依旧盯着他的腿。

  她的安静反倒教他局促不安起来,半晌只能挤出一句话。“……都没事了。”

  连若华依旧没吭声,只是疲惫地闭上眼。

  夏侯歆直睇着她苍白小脸,没有他预料中的怒火,没有他想象中的诸多质问,甚至经历暴力后的惊惧,她只是静静地又阖上眼。

  他想,也许她只是太累了,还不是极清醒,也许等晚一些再睁眼时,她就会找他问清楚,伸手替她盖妥被子,再轻拨开她颊边一绺发丝。

  “别碰我。”

  他愣了下。“若华?”

  连若华徐徐张开眼,带着几分疲惫道:“既然你的双腿已复原,就麻烦你离开吧,还我一点清静。”

  夏侯歆听完,彻头彻尾默住,因为在他预想的状况里,就是没有她赶人这一项,这突发状况教他只能直盯着她不放。

  “我不管你是谁,请你离开。”连若华一字一句噙着毫不退让的坚决。

  夏侯歆回过神来,赶忙解释。“若华,我知道我不该骗你,但是——”

  “滚。”轻淡一个字,已是她怒气快要爆裂的前兆。

  “若华……”

  “我叫你滚,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?!”连若华恼火吼着,腹间突地传来睡梦中熟悉的痛楚,教她不禁紧闭双眼。

  “你别激动。”他探手轻抚着她的肚子。

  如此亲密的动作教她想也没想地拨开他的手。“滚开!”可一吼出声,肚子又传来阵阵刺痛,疼得她快爆出冷汗。

  “就跟你说别激动。”他本要再抚她肚子,但一见她冷厉如刀的目光,他随即举起双手。“我不碰,你冷静一点,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申大夫想尽办法留下的,你千万别激动。”

  连若华本要拿枕头丢他,赶他走,一听他所说的话,不禁默住。“肚子里的孩子?”枕头往后一甩,她轻抚着仍泛着阵阵痛楚的肚子。

  “已经一个月了。”

  “一个月?”

  “嗯,但被高升平一踹,险些保不住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