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五


  “采织!”连若华见状挣扎着想护她,却被箝制得更紧,朝外拖去。

  “华姊……华姊……”采织忍着痛爬出门外,见门外有邻居围观,忙道:“大娘,帮帮忙,我家华姊被带走了……”

  被点名的大娘闻言立刻快步离开,其余的不等采织开口,瞬间做鸟兽散。

  采织愣了下,豆大泪水滑落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抹影子疾速逼近,弯身叫喊她。

  采织眨了眨眼,嚎啕大哭着。“夏侯公子,华姊被官爷押走了!”

  §第九章 知府强盗爱

  连若华被推进一扇门里,跌扑在地的她抬眼环顾四周。

  她视而不见这房里摆设极尽奢华贵气,目光仅定在锦榻上的男人,起身后,不着痕迹地寻找可充当武器的物品。

  “真是个美人胚子。”男人一身官服托腮望向她。

  连若华直睇着他,尽管不知他的身分,但光看他那一身官服也知道是个当官的,而这齐天城权势一把抓的,除了知府大人还有谁?

  要说惊讶的话,这知府大人竟是如此俊俏的男人。

  一般来说,不都应该长得脑满肠肥的吗?

  男人起身徐徐朝她走来,她随即神色戒备地往后退,余光不住地扫过墙边搁放了什么,就在她退到门边的瞬间,她快手开了门,但外头几名衙役立即拔剑逼得她退回房内。

  背后,男人的气息逼近,她随即往右边一闪,抓起摆饰的花瓶毫不客气地往柜上一敲——这不敲没事,一敲她的手都麻了,花瓶还安然无恙……

  到底是电视剧演的都是骗人的,还是这花瓶质地太坚硬?

  但不管怎样,这只花瓶重得她单手拿不起,完全当不了防身工具,利眼一瞟,瞧见柜上还放了一支银簪,她二话不说抓起,随即转身面向男人。

  高升平像是逗着她玩般由着她跑,直到她拿银簪当护身武器时,他忍不住放声大笑。

  “你拿银簪想杀我吗?”

  “如果你再靠过来的话。”这簪尾是尖的,但还没尖到可以当刀子使用,如果要防身,捅下去的力道要是不够大,说不准簪尾还会先歪了。

  “明知逃不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?乖乖在本官身边当个小妾有什么不好。”高升平也不急着接近她,就站在几步外,负手笑着。

  “是没什么不好,可惜我跟大人不熟,难以屈就。”她从来就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,想要她委屈,下辈子看有没有机会。

  “就是这股呛辣劲儿,教本官在群花楼一见你就心喜,要不是有人破坏,你早已经是本官的人了。”瞧她面色云淡风轻,但勾人的水眸却显露绝不妥协的强焊,教他心痒难耐得很。

  连若华愣了下,总算明白为何申仲隐会埋住她的脸,为何一再强调别让官爷见到她,只因为骚扰她的男人是当官的!

  “所以大人是故意栽赃申仲隐?”她沉声质问。

  高升平没正面回答,但答案已经昭然若揭。“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放他回去。”

  连若华闻言不禁哼笑出声。这种话拿去骗小孩吧!他是个可以无视百姓流离失所,甚至横尸路头的恶官,百姓的生死之于他而言犹如蝼蚁存亡,哪里会在乎一条人命。

  就算她听话,申仲隐也得不到自由,说到底全都是她害了他……她恩情都还没报呢,结果现在又害了他,想着她不禁更火。

  就在瞬间,高升平突地逼近她,她连忙退上两步,直到腰抵在斗柜边,她随即反握银簪,以簪尾抵住自己的喉头。

  “啊,原来银簪还有如此作用。”高升平佯讶道。“但那又如何,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尸体。”

  见他依旧不停步地逼近,她不禁暗骂变态,将银簪簪尾转而抵住自己的脸颊。“横竖都不会放过我,那我就毁了这张脸。”至少别让人知道她遇到什么惨无人道的事,至少让他少几分兴趣。

  高升平见状,动作飞快地抓住她的手,她愤然往自己的颊上一刺,可惜才刺入皮表便被高升平一把抽掉,接着毫不怜香惜玉地朝她的腹间一踹,她整个人往后倒在柜子上。

  她张着嘴,发不出痛呼声,旋即吐出一口腥腻。

  感觉肚子爆开难言的痛楚,痛楚未退,她的双腿已经被架离地,她忍着痛要踹,他以手刀往胫骨一砍,她咬着牙不让痛呼逸出口,而下一刻,她听见衣袍被撕裂的声响,温热带着黏腻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。

  她皱起眉想挣扎,但她清楚两人间的力量悬殊。

  算了,不过是当被狗咬……当男人的气息覆上,那气味和身躯都令她厌恶着,教她不禁想起成歆的拥抱,他身上有股药味,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气味,而且他身上从不黏腻,哪怕是耳鬓厮磨时,淋漓汗水也未曾教她心生厌恶。

  原来真的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,她并没有自暴自弃到那种地步,至少她挑的是个赏心悦目又不会上下其手的男人。

  她想,她应该是有些喜欢他了,也许是因为他有些地方像极了死去的男友,又也许纯粹是因为他的性子,哪怕在危难时,基于道义他依旧不会将她抛下,会反身护着她,又也许是因为他懂她的倦生。

  在男友死后,她一直是倦生的,因为再没有任何人事物能够触动她的心,她只是一直在等待一个契机结束生命罢了。

  所以,不挣扎了,就这样结束了也好,横竖是老天安排的,她试着逃却逃不了,也许这一次换个时空她就可以找到最爱的男人……出现在她脑海的竟是夏侯歆的身影,想起他初知双腿无法动弹的了无生趣,想起他得知随从生还的放声大笑,想起他温柔的眉眼,用酥人肺腑的嗓音唤着她……

  “成歆……”她低低切切地喊着。

  “嗯?你在叫谁?”

  “成歆!”她用尽力气喊道。

  她想要再见他一面,至少再让她见他一面,否则她不会甘心,永远不会甘心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