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申仲隐面露恼意,“几日前群花楼有花娘身体微恙,我本不想去,可又想近来城里有太多人染上古怪的风寒,所以才想去瞧瞧,然而毕竟对方是姑娘家,我单身前往总是不妥,便拉了若华相伴,岂料若华受不了房里的熏香味,走出门外却被楼里的客人误认为是花娘,拉扯之间,有人相助,总算让若华逃过一劫,可问题是那欲招惹若华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知府大人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知府看上若华,所以找你麻烦?”

  “不只是如此,知府日前便差官爷到我医馆里要我捐药材,功用全都是解热祛暑的,这正是近来城里百姓所需的药材,我找了其它医馆一问才知道,知府是派人搜刮所有医馆里同样的几味药材。”

  “……瘟疫吗?”夏侯歆思绪极快,推论出最大可能性。

  申仲隐闻言,眸中有赞赏,随即又愤然地道:“我也是如此猜想,齐天知府当初不管洪灾,不管尸横遍野,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刻,搜刮所有药材后,一旦瘟疫大肆爆发,他还可以再狠捞一票。”

  太斗浑身血脉贲张着,一股怒意沿着背脊窜上脑门,不敢相信一个知府竟无法无天如斯!

  夏侯歆愣愣的说不出话。作梦也想不到一个地方官竟可以只手遮天到这种地步,俨然无视百姓死活……简直是混帐!

  “那日官爷上门,若华似是被里头的官爷认出,他们认定若华是我的妻子,硬是要我将她交出,尽管我不说,也藏不了她太久,你是外地人,想个法子带她走吧。”

  “你呢?”

  “我只要她好。”

  “哪怕你会死在这儿?”

  “我是个大夫,早已看惯了生死。”

  “我算是半个大夫,也看惯生死,但看惯生死不代表对生死已看破,能救的就不能放过。”夏侯歆注视他良久,叹了声。“放心吧,申大夫,我会带她走,但也不会丢下你不管,等着吧,我会把你带出地牢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以为你是谁?知府大人俨如地方皇帝一般,你有本事可以对付他?”

  “放心,我有个大哥当靠山,知府算什么。”

  “大哥?”

  “是啊,我有个很有用处的大哥。”不多做解释,他轻拍着太斗,太斗便意会的背他离开地牢。

  地牢外,流丽日光教夏侯歆不禁微眯起眼。

  “二爷,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太斗沉声问。

  “太斗生气了?”

  太斗闷不吭声。

  夏侯歆扯了扯唇。“我一直以为皇宫才是牢笼,牢笼里为存活斗得你死我活,没想到皇宫之外竟是一整片圈子,百姓为兽,任其贪官恶吏围猎屠杀,荒唐!简直教人不敢相信!”

  官员结党营私,从中央到地方,或求明哲保身,或求名利富贵,为虎作偎,鱼肉百姓,无视百姓生死……

  “太斗。”

  “在。”

  “咱们先走一趟南腾卫所别馆,瞧瞧这一回山崩可真有亡魂作祟。”南腾卫所别馆上下共三百二十余条性命,王朝里一个个铁铮铮的汉子,岂能因为高升平一己之私折损?!“本王要替亡魂请命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连若华望穿秋水,一起身,采织随即挡了过来。

  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“夏侯公子说你不能到外头。”采织张开双臂,不容她踏出后院一步。

  “他哪位,凭什么约束我?”连若华没好气地道。

  “华姊,夏侯公子很认真地嘱咐我,而且之前申大夫也这么吩咐我,这就代表华姊真的不能到外头,你要出了什么事,我怎么办?”采织可怜兮兮地说着,泪水已经在眸底打转。

  “我不要再剩自己一个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你应该去当戏子了。”三秒落泪根本是采织的拿手戏呀。

  “华姊!”

  “知道了,我坐这儿总可以吧。”她没好气地坐在凉亭。

  这座亭子位在前铺后院中间,她今儿个早早就收了铺子,紧闭大门,坐在这里等成歆和太斗一回来,她就可以马上见到。

  可眼看着都已经是掌灯时分,他们未免也去太久了吧,要是连他们都出事……思忖着她更加不安,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他去府衙一趟,她明明很清楚齐天知府是个恶官,岂会听信他的片面一词。

  再者,如果这是场嫁祸,她让成歆出面岂不是害了他?

  想着也许往后再也瞧不见他,她就怎么也坐不住,但一起身,采织又跳到她面前。

  “你……”正开口,大门传来拍门声,连若华不禁喜形于色地道:“肯定是他们回来了。”

  说着,她赶紧冲去开了大门,采织跟在一旁正要喊人,却见来者是一个个身穿官服的官爷,不禁愣住。

  “班头,就是她没错。”后头一名官爷说着。

  “把她押回去!”班头一声下令,两名官爷立刻上前押制连若华。

  连若华没有反抗,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反抗也没用,反倒是采织冲上前去拉扯着。

  “你们要做什么?为什么要将华姊押走?”

  “滚开!”班头毫不客气地朝采织腹部踹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