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她撇了撇唇,收回视线,闷声道:“我要看你的双脚。”测试一下反射神经,看看他的腿部有无伤愈的可能。

  “你又不是大夫,看了有用?”他笑意不减,暗地里思忖到底是昨儿个花楼的骚动引起她怀疑,还是有人在她耳边嚼舌根。

  “我有独门方式可以测试你的双脚是否有复原的机会。”用最基本的腱反射亢进和膝部反射就可以做出推测,如果真的是神经元的问题,那她是真的无用武之地了。

  “那你得要先帮我穿上裤子。”他面带赧然地道。

  “嗄?”

  “昨晚……”他轻咳两声带过。“你总是完事后就离开,未曾替我打理,然如此简单的事,对我而言却足艰难万分。”

  连若华呆愣地看着他,旋即背对着他抹抹脸。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了淫乱员外,欺凌了府中的丫鬟,而且完事后一走了之……

  “既然太斗不在,那只能劳烦你了。”

  余光瞥见床上的被子动了下,她二话不说地按住他的脚。“太斗怎么不在?”

  “他哪里闲得住,原本这趟到齐天城就是打算在城里四处玩乐、尝遍美食的,我不能去,他只好代我去。”他硬是将身负重任的太斗说成无良随从。“所以只好请你帮这个忙了,反正……又不是没看过。”话到最后,竟有些淡淡的哀怨了。

  连若华闻言,小脸羞得更红了。

  是啊,他里里外外,有哪处是她没瞧过的?可问题是她是医师啊!考上法医之前,她是领有医师执照的医师,所以为了救他,把他全身看光有什么不对?

  再者,男人她是真的见多了,尤其是在法医实习的那段日子里……但尽管内心再怎么安抚自己,现在的她仍是无法正视这副躯体的。

  “那个……其实也不急,等太斗回来再帮你处理,测试的事一点都不急。”她说着,没勇气回头。

  “那就这么着吧。”他就赌,赌她不敢光天化日下替他穿裤子。“只是你怎么突然想帮我测试双脚?”

  “因为申仲隐说你的双腿应该逐渐恢复中才是,但你却到现在还动不了。”平缓了心跳,她才转过身来。“所以我才想确定一下。”

  昨晚她摸过他的脚,他双腿肌肉并没有出现反射颤动,不过光凭这一点不准,毕竟瘫痪的原因太多,总得要找出问题才能对症下药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说到底是那个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终于看不过去,打算采取行动就是了。“让你费心了。”

  “不……”一对上他如沐春风的笑,她又僵硬地垂下眼。

  她的左脸有点麻麻的,有种被电流窜过的感觉,更扯的是那股酥麻电流竟一路窜进心底,犹如昨晚……

  “若华。”他轻握住她的手。

  她像是被烫到般,吓得立刻抽手。

  “你……”这反应是——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华姊,不好了,有好多官爷跑到隔壁医馆!”外头小径上传来采织的呼叫。

  连若华像松了口气,立刻起身。“你歇着,我去瞧瞧。”

  说着,她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夏侯歆扬眉望着她溜走的身影,不禁叹了口气。她一直是个随性散漫的人,除了那回要躲盗贼而跑快外,就今日跑得最快。

  是他方法弄错了吗?但是除了邀约夜度春宵,让她怀有身孕外,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逼她点头跟在他身边。

  不过眼前还是先去探探申仲隐出了什么事吧。

  他掀开被子,衣裤早已穿戴整齐,再抓了件外袍搭上便走出房外,一眨眼跃上了屋顶,沿着屋顶直朝隔壁而去。

  §第八章 解密关键女

  “申大夫,你这药材不给,是打算要抗令了?”话落的瞬间,医馆里爆开重物砸落的声响,几个上门看诊的病患吓得跑出医馆,哪管还病着疼着。

  申仲隐长睫垂敛,掩饰深不见底的冷眸,再抬眼时脸上端满笑意,身段柔软地说:“官爷有话好说,不是小的不给,实是官爷要的药材缺得紧,要是全都给了官爷,小的就没有药材可用,不如官爷多等两日,等小的调足了,这样也让官爷好交代。”

  “所以两日后你必定能上交药材?”问的是带着衙役上门的班头。

  “正是,还请官爷们回去告诉大人一声,两日后小的必定会将知府要的药材全数奉上。”申仲隐走近班头,在他手里偷偷塞了几两银子。“还望官爷回去替小的美言几句,感恩不尽。”

  班头掂了掂手中的银两,朝同僚使了个眼色,一行人正要踏出医馆时,适巧连若华挤过了围观的人潮,和官爷打了个照面。

  申仲隐见状,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粗声粗气地骂道:“方才不是要你到后头帮忙的吗,到底是野到哪去了?”

  连若华被骂得一头雾水,想要挣开,却发觉申仲隐竟有一身蛮力,硬是箝制得她无法动弹。

  眼前演的是哪一出?

  “这位是——”方才收了银两的班头回头望来出声问。

  “是贱内,是个乡野村姑,不懂礼教,要是对几位官爷不敬,小的在这儿跟诸位官爷陪不是。”

  “是吗?”班头笑了笑,脱口道:“虽是乡野村姑,倒是长得挺俊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