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“真是胡闹,尽管如此也不该带着你上花楼。”哪怕知道其用意,他依旧不满,但也因而确定,她今晚前来只是想确定他到底是不是那个男人,而非有所图,莫名的,他失望了。

  “帮个忙而已,也没什么。”她应着,蓦地在他身上闻到那股药味,低头凑近他。

  “没什么?要是没人救你,你现在……你做什么?”他低头瞧她不住地凑到自己胸前,秀丽的眉眼,微噘起的唇,勾得他心猿意马。

  “那个救我的人身上也有这种药味。”她没闻错,确实是他喝了好几天的药,这药味她没记错。

  他心头一顿,随即道:“申大夫开的药方很寻常,用来安神化瘀,会在他处闻到并不意外。”

  “是吗?可是申仲隐说他用的药材都是挺珍贵的,外头应该没有相仿的。”

  “你以为现在的我有法子跑吗?”夏侯歆撇了撇唇。哪里珍贵来着,不就是一些要逼他昏睡,无法使坏的药罢了。

  她听出他的自嘲,不禁安慰他。“你就尽管静养,明天我再帮你测测你的腿,确定是否是筋络方面的问题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她太依赖科学仪器,如今身边没有,根本无法判断他伤到的神经到底能不能修复,以及他是否会有伤愈的一天。不过,虽说没有仪器,但有些简单的测试方法还是可以试试。

  “我原以为你今儿个来,是因为你想要孩子。”他转移话题,不希望她真有法子测出他的双腿已复原。

  连若华呆了下,小脸微微发烫着。

  对喔,半夜避开太斗溜进他房里,这行径实在是……可她之前霸王硬上弓更加大胆,怎么那时压根不紧张,现在反而觉得难为情了?

  她沉默不语,教他以为她真是打算另谋出路,不禁又道:“这几日该是绝佳时机,你……不要吗?”他就怕申仲隐太过忌惮他的存在,端出恩情逼迫她就范,届时她要是傻傻答允了,这……他岂能忍受。

  他卑微口气里的央求,教她心头微微颤着。她是想要孩子,但也没有非要不可,当初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,二来又可以避去他日申仲隐逼婚。

  可惜的是,申仲隐没再逼迫,而她也突然厌恶起夏侯歆用买卖的态度跟她交易……她还没想透自己的心思转变理由,也许……她根本不打算深究。

  可是今晚那人突地出现救了自己,那怀抱和那一夜她背着他跌进树丛后的拥抱极相似,还有那药味……

  “若华,今儿个没有被吓着吧?”

  她缓缓抬眼。“有那么一点。”谁不会被那阵仗给吓着,一群男人目光猥琐的想拖着她进房,她当场都呆住了。“后来听花楼里的人说,那几个想拉我进房的男人,其中一人就是现在的知府大人,听说他正找着那个救我的男人呢。”

  就因为担心是他,她才会明知他睡了还是进房查探,但现在她确定他的腿是确实动不了。

  “是吗?”夏侯歆不着痕迹地轻吁口气,无比庆幸今晚他也去了群花楼,否则后果根本不敢想象。

  但因此引发知府追查,不知会不会连累到她?

  “没事,反正我没事。”她无所谓地笑了笑。

  “往后要更小心。”他叹了声,轻柔地将她拉进怀里。

  连若华张大眼,像是被他突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,竟也忘了挣开,这拥抱确实是像极了救她的人……到底是真的相似,还是纯粹是她记挂着他的拥抱?

  他的气息拂过她的颈项,微微的热气激起她阵阵鸡皮疙瘩,当他的大手抚上她的后脑杓时,更是教她屏住气息不敢动弹。

  这是极其亲密的举动,她应该将他推开,但是……

  “你真不要个孩子吗?”那低柔的嗓音在夜色里呢喃着,犹如恶魔的诱惑,教她不禁抬眼对上他的。

  黑暗中,他的眼熠亮如星,闪烁着莫名教人沉沦的火花。

  她知道他是好看的,只要他有心勾诱任何一个女人,少有女人能够抗拒。她可以抗拒,更可以抽身置之度外,但她想要个孩子……一个像他那么好看的孩子,因为他终究得要离开的,有个孩子伴着她,往后的日子也不至于太难捱。

  夜色里,脱衣解带的窸窣声低调地泛开,取而代之的是压抑的呻吟。

  ……

  夏侯歆望穿秋水,倚坐在床柱旁,目光望向窗外那片绿林。

  太过火了吗?

  思及昨晚,他的唇角不自觉微扬,但看时候都快晌午了依旧没瞧见她的人,不免怀疑是昨晚惹火了她。

  不该吻她吗?她像是有些恼,完事后未置一词地离去。

  正忖着,不远处传来细微的脚步声,一步拖过一步,像是极不情愿。

  他望向从不掩上的窗口,就见连若华垂着脸,手上提了个小藤篮,走没几步便停住。她垂着脸,从他的角度瞧不见她的神情,只能静心等着她到来。

  等到她拖着牛步踏进房里时,他的手心已经汗湿一片。

  “若华。”他神色自若,噙笑喊着。

  连若华眉眼未抬,目光落在他盖着被的双脚,抬起脸时,眸中闪过一丝恼意又像是羞意。

  夏侯歆神色不变,一双春泓澄澈莹亮,黑缎般的发披垂在肩,衬着玉白面容,说有多风情就有多风情,尤其唇上轻漾的笑意如清风朗月,有种教人迷醉的诱人丰采。

  她注目不语,不知为何,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在诱惑她,善用他全身的优势,毫不保留地招惹她。

  “若华。”

  他再喊一声,她瞪得就更用力。

  她没听过一个男人叫她可以叫到她浑身爆开鸡皮疙瘩,就连头皮都发麻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