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夏侯歆不睬他,径自解开朿发,褪去外袍躺上了床。

  然而他才刚一沾枕,太斗随即走到床边,沉声道:“二爷不用对我稍加解释吗?”

  “解释什么?”

  “解释二爷为何引发骚动,把那些官员都给吓跑了。”太斗沉着声道。“难道二爷会不知道这票官员作贼心虚又疑神疑鬼,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教他们以为隔墙有耳的快快散去?”

  夏侯歆哼了声。“散去又如何?在巡抚到来之前他们总是得谈,要是他们不谈,我也有法子去应证一些事。”

  “好比说?”

  “放出消息巡抚约莫三日后到,届时由你假扮巡抚坐在马车里,走西雾山进齐天城,路上要是出了事,就可以应证当初咱们摔马是他们所为,就连别馆山崩亦是。”

  太斗吸了口气,笑得有些狰狞。“听起来好像是个好计谋,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叫我去送死?”有对策他是可以不计较今晚被坏了好事,但这计谋听起来就觉得有几分险。

  “当然你不能死,因为我还需要你假扮巡抚好生处置他们,太斗,你好歹是一品带刀侍卫,几次护着大哥死里逃生,我认为你想死也很难。”

  “承蒙二爷看得起,我会努力地活,但你要不要稍稍跟我提点一下后头该怎么做,要不我只会觉得你是临时起意,随口胡诌耍我的,只为掩饰你现下的心境。”太斗口条清晰,一字一句直戳进他心底。

  “我又掩饰什么了?”

  “你要装傻,我是不在意,但你要是真傻,我也没辙。”

  夏侯歆不耐地瞪着他。“说明白。”

  “一句话,你把若华姑娘摆在哪个位置上,说明确点,我才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  夏侯歆一阵沉默不语。

  太斗说得一点都没错,他是有几分自欺欺人,说什么装残为方便行事,说什么只是在意她是他沾染过的女人,说穿了都是私心,只是要尽其所能地诱她把心思全都搁在他身上。

  直到她遭人骚扰的那瞬间,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意。

  他无法容忍自己以外的男人碰触她!否则,他不会明知会坏了今晚的事,却依旧出手救她。

  “她是我要得到的女人。”他沉声道。

  太斗双手一摊。“早说嘛。”他的眼睛雪亮得很,这点小事可没逃过他的眼。“既然这样,往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夏侯歆没吭声,径自垂睫沉思。

  “喏,别说兄弟不罩你,毕竟若华姑娘和寻常姑娘不大相同,想得她青睐,你往后干脆都裸着上身,还是我想个法子在夜里把她拐进你房里,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。”太斗满脸凛然正气,说的却是下流伎俩。

  “谁跟你兄弟,无耻。”

  “嫌我无耻,你要是不加把劲……”太斗蓦地顿住,只因他听见外头的脚步声,不禁压低声嗓问:“大半夜的,若华姑娘怎会往你这儿来了?”

  虽说连若华也住在后院,但她和采织是住在东厢那头,和西厢这头还隔了座厅和小院哪。

  “许是方才出手救她时,被她认出。”他随口说着。

  “那要不要跟她说你已经歇下?”

  “就这样做。”

  太斗随即吹熄了灯,朝外走去,遇到正踏上廊阶的连若华,笑问道:“若华姑娘,这么晚了,你怎么会过来这儿?”

  “你家主子睡了吗?”

  “已经睡了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

  而后,夏侯歆没再听见交谈声,他想连若华应该是回房了,而此举不知是否可以让她释疑……才想着,便听见房门咿呀一声被推开。

  他微眯起黑眸,瞧见连若华轻手阖上门,随即轻步走到床边,静静地看着自己。

  她的眼力不及他的好,瞧不见他正看着她,但他看得见她正端详着自己,不知道在沉思什么,他只能猜想也许她真是对自己起疑,如今不过是一探究竟,确定虚实罢了。

  然,才想着,她的手已经抚上他的脚,教他浑身一阵紧绷。

  她的手沿着脚踝往上,动作极轻,唯有停留在膝头时揉捏轻敲了下,随即又逐渐往上。

  他屏住呼吸。原以为她是想确定他的腿是否能行,但如今瞧来她似乎别有所图。

  是如此吗?

  她的手依旧未停,沿着腿上几个穴轻掐,直到来到腿边有意无意地撩拨,教他逐渐有了反应,然她却在点了火后,决定离去。

  眼见她转过身,他随即一把扣住她的手。

  连若华吓了一跳,像是没想到会将他扰醒。“抱歉,把你吵醒了。”她硬着头皮面向他。

  真是的,申仲隐骗她,说什么在他的药里下了些安神的东西,可以让他睡得沉、伤势好得快,但要真安神的话,他怎会轻易醒来。

  “你怎会来了?”他哑声问,徐徐坐起。

  “呃……”黑暗中,她摸索着在床边坐下。“刚才我和申仲隐去了群花楼,遇到了一点事。”

  “喔,这跟你这时分过来有何关系?”

  “就……群花楼是花楼,因为里头有花娘病了,申仲隐怕是些妇科病症便要我随行,但因为房内的香味太浓,所以我就到外头,可谁知道竟被误以为是花娘,差点被拉进房时,有个男人救了我。”说着,她不禁望向他。

  屋里没点灯,只凭廊檐下微弱的垂灯,她压根瞧不清他的表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