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“随便挑两个便成。”他随口道。

  “那就交给我替爷儿处理了。”老鸨回头喊了声,差人领着他上楼。

  夏侯歆跟着走,余光瞥见连若华跟着背着药箱的申仲隐,朝另一头的楼梯往上而去。

  一进位在五楼的上房,伙计说花娘一会便来,先行退下。

  夏侯歆等了一会,见太斗进房,便问:“可有瞧见若华往哪去?”

  太斗眼角抽了下,压低声嗓道:“二爷,你记不记得咱们今儿个上花楼要做什么的?”

  应该是问他知府一行人在哪一字号房吧。

  “有你在,会出差错吗?”上花楼的用意,本是随意点几位花娘进房伺候,再伺机溜出房窃听,可谁知道一来到就发现连若华和申仲隐上花楼……简直是荒唐,申仲隐竟带着她上花楼!

  太斗微眯起眼,想了下,笑得一脸坏的道:“二爷,你这话意是说,你要我自个儿去找他们,而你要去找若华姑娘?”

  “她一个姑娘家待在花楼里象话吗?”尤其她面貌姣好,要是教上门的寻芳客误认为是花娘,对她上下其手,凭她逃得了吗?

  “她是跟着申大夫来的,你清醒一点。”

  “这更是申仲隐罪不可赦之处。”他恼道。

  太斗不禁抽动眼皮。“二爷是待在宫里,养在深闺,不解世事就是了?一个大夫上花楼能做什么?不就是行医吗?会带着若华姑娘,意味着诊治对象必定是姑娘家,这点道理你都想不透?你是鬼遮眼了不成!”说到后头,太斗都不禁火大起来,气恼他正事没搁在心上,简直都不像他了。

  夏侯歆闻言,不禁愣了下。

  太斗所言是再合理不过,但他竟忘了,他……这是怎么了?

  太斗直睇着他冷沉的眉眼,叹口气道:“好,一句话,如果你是将若华姑娘搁在心上的,我没话说,你尽管找去,知府这头交给我就成了。”

  夏侯歆抽紧下颚,蓦地起身。“谁将她搁在心上,正事要紧,赶紧走。”

  太斗狐疑地扬起眉,见他真开门出去,只能没辙地跟着他走。

  花楼通廊两侧皆有厢房,他们走得极慢,听着里头的交谈,判断是否为知府大人一行人,这时,远远地瞧见底间厢房外站着两名官差,两人不由对视一眼。

  夏侯歆想了下,猜想大概只能上屋顶了,甫睨了太斗一眼,却瞥见太斗右手边的房门一下打开,他下意识回避的转过身。

  太斗见状,也只能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,走了几步,便听见申仲隐的低声交代,“你待在房里就好,别到外头走动。”

  “不了,房里头的味道难闻,我要透口气才成。”

  “那你别走远,待在门外就好,有什么事喊一声我就听见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连若华挥了挥手,把门关上,吁了口气。

  真不是她要嫌弃,实在是房里那种熏香味简直像是打破了劣质香水,味道又浓又呛,闻得她头都痛了。

  本来说是有花娘生病,要申仲隐过来一趟,申仲隐怕花娘有其它妇科问题,所以拉她一道,可谁知道房里是一男一女,两人都病着……要她猜,八成是玩乐过度,哪是生什么病。

  站在门外像站卫兵,她瞪着地板一会,旋即又皱起眉。

  要她在房门外等,可这儿又没窗子,那味道浓得连外头都闻得到,再待下去她真怕自己会吐。

  想了下,她往旁望去,见梯台边上有面窗子,便朝那头走去。

  一直站在她斜角上的夏侯歆听见她的脚步声,这才敢微微偷觑她一眼,见她停在窗口,猜想八成是这儿浓腻的香味教她受不住。

  他想,他该要先上屋顶一趟才是,但是她一个姑娘站在那儿……这楼梯处人来人往……

  才想着,另一头正巧有几个男人走来,经过她时不住地望着她,而后停下脚步。

  夏侯歆眉眼不动地看着,就见一男人扣住她的手,她神色不快地挣扎着,但其余几个男人将她团团围住,或言语或动作地调戏着,教他心头莫名生出一把火。

  混帐东西,凭什么碰她?!

  他欲向前却猛然顿住,怕她会认出自己,察觉自己双腿能行,又担心骚动过大引来底间那些人的注意,如此今晚的探查不就功亏一篑?只是,再多的犹豫在见到她快被拉进一间房时,全都抛到脑后。

  他吸了一大口气,吹熄通廊两侧数盏的油灯,四周瞬地暗了一大片,几个男人回头,趁这当头,他身形飞快地朝前奔去,眨眼间,利落的以手刀砍向他们的颈项,就见一个个应声倒下。

  偏偏有两个来不及处置,发出呼救声,惊动了两旁厢房里的人,位于底间的厢房有人开门查看,就连申仲隐也探出房门来看。

  夏侯歆一把将连若华扯进怀里,借力使力地将她推往申仲隐的方向,随即头也不回地往前隐入黑暗中。

  连若华踉跄了数步才稳住,但她的眼一直追随着离去的身影,只因方才在那人怀里时,她嗅闻到一股药味,这是近来常在夏侯歆房里闻过的,再者那人身形像极了夏侯歆,但这又怎么可能?

  现在的他根本连门都踏不出……

  “若华,发生什么事了?”申仲隐瞧见她,直朝她跑来。

  “没事,只是有人找我麻烦,可又有人帮了我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还是赶紧跟我进房。”申仲隐闻言,余光瞥见通廊上的男人一个个全盯着她瞧,决意这一回不管她怎么说,绝不再让她踏出房门一步。

  连若华无奈地抿了抿嘴,只能由他,因为她也不想惹上麻烦。

  一趟花楼行,一无所获。

  回到后院客房里,太斗的脸色一直是冷着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