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“可这雨要是一直不停,说不准水又会淹上来。”连若华顿了顿,“我倒觉得还是尽快进城较妥。”

  虽说没了盗贼侵扰这层顾虑,但洪灾再犯,那也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夏侯歆静默不语,太斗也没催他,将早已见底的碗搁到桌上,正打算取来药碗时,连若华顺手递上,但不知怎地脚下像是被什么拐了,她整个人往前倾倒,夏侯歆见状欲起身,却见太斗已动作飞快地将她搂进怀里。

  “不要紧吧,若华姑娘。”太斗噙笑问。

  “我不要紧,药没洒出来吧?”

  “放心,有我在。”太斗将药碗抓得死紧,一滴汤药都没洒出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连若华随即从他身上退开。

  太斗回头,将药碗递给夏侯歆。“二爷,喝药了。”

  夏侯歆没接过药碗,阴鸷黑眸直瞪着他,无声道:下流。

  他都瞧见了,分明是太斗故意拐她的脚,拐得她投怀送抱,简直是无耻到极点。

  “先下手为强嘛。”太斗毫无愧意地道。“二爷不喝药,敢情是要我喂?”

  夏侯歆不吭一声地将药碗接过,一饮而尽。“我有话跟连姑娘商量,你先到外头。”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定,闷声道。

  “商量什么?”

  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 太斗摸摸鼻子,不在这当头跟他斗,收拾了桌面便赶紧离开。

  “你要跟我商量什么?”她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。

  夏侯歆张口欲言,却发现这话还真不是普通难说出口。

  该死的太斗!他会落入这窘况,还不都是他害的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,是个男人就别扭扭捏捏的。”

  他扭扭捏捏?“我只是……希望你能再照顾我几天。”他豁出去了!

  全都是因为太斗的下流伎俩……太斗不是个会使出下流手段的人,可他连贱招都使出了,代表他誓在必得,问题是自己和连若华已有过肌肤之亲,他怎能容忍他俩在一块。

  尤其是方才瞧他俩抱在一块……虽说偶尔觉得太斗挺碍眼的,但从没像这一次一样,希望他立刻消失。

  “你既有正事要办,自然要离开,还有总不能你明明身旁有人能照料,还要我特别照顾你吧。”连若华哪里晓得他心思九弯十八拐,没好气地道。

  夏侯歆阴恻恻地撇着嘴。就让她照顾着也不成吗?“可你有恩于我,我还没报足。”

  言下之意指的就是借种一事,他这么说,连若华自然明白,不甚在意地道:“那件事无所谓,反正就随缘,没了这村还有那店,我不急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要找下一个男人?”他沉声问。

  “也许吧。”她想这么冲动的事,她应该暂时不会进行了,但这是她的事,她不需要跟他多说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……她会找上他,光这事就已经够惊世骇俗,她却压根不在意,就算再找下一个男人也是意料之中,但这要他怎能忍受?“何必那么麻烦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不就是现成最好的选择?走也走不动,可以任你为所欲为。”

  “你说那什么话,把我当成采草大盗了?”好像她用淫威强逼他似的,不过,似乎相去不远。

  她想忏悔,但又觉得做都做了,受害者好像也不讨厌,甚至还鼓吹她继续迫害……她连忏悔的劲都没了。

  “你不是说过像我这种行动不便的最合你意?”夏侯歆继续自荐。

  连若华微扬起眉,确实是如此没错,毕竟他不良于行,一切可以照她的想法按部就班,而且不需坦承相对,更不会被任何人碰触自己的身体,这就是当初她看上他的主因。

  “我会这么提议,是因为申大夫是你的邻居,我在你那儿住下也方便他照应看诊,直到伤愈为止,咱们各取所需也是种做法,而我叨扰的这段时日,定会奉上重金答谢。”就怕她不点头,他试着把这事当做一场交易,协商着。

  连若华还是没吭声,直觉得好像自己占尽了便宜。

  也许可以一举得子,接着连育儿津贴都有了,听起来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开心不起来。

  因为,他说得太过市侩。

  可是,她和他之间本来就是一桩交易,而且还是她打着报恩的旗帜强迫他的,她现在又有什么好不快的?

  “若华?”他偷偷唤着她的闺名。

  “那就这么着吧。”她神色淡漠地道,像是想到什么又加上一句,“但如果雨势不减,咱们随时准备进城。”

  “由你决定。”他暗吁了口气。

  终于把这事给挡了下来……不管怎样,就是不能把她让给太斗,因为不管如何,她都算是他的女人!

  庆幸的是,大雨下了两天后就转晴了。

  太斗雇了马车到小屋前,载着一行人沿着山道进城。

  就在马车拐过山坳时,连若华赶忙喊着,“等等、等等,先停一下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负责驾马车的太斗拉紧了缰绳,让马儿停下后才回头问。

  “我要采野莓。”连若华拉着采织下了马车。

  “野莓?”太斗瞧她俩跑到山坡树丛边,果真瞧见一丛丛红色带青的野莓。

  “太斗。”坐在车厢里的夏侯歆低喊着。

  他绕到车厢旁,肘抵着车窗。“二爷不会是要我去帮忙吧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