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九


  “再等一会吧,采织刚刚已经在烧热水了。”她说着,看向外头的雨势,眉头不禁微皱,随即环顾房里的屋顶。

  “若华姑娘,这屋子会漏水吗?”太斗跟着望去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希望不会。”每个角落都看过后,她收回目光望向门外。“这雨势很凶猛,不知道会不会又跟上回一样。”

  太斗微扬起眉,睨了夏侯歆一眼。

  夏侯歆收敛不快的心神,不着痕迹地打探,“什么上一回?”

  “难道你没听采织说过数个月前的洪灾?”

  “喔,听说是连下了个把月。”

  “别傻了,哪里需要个把月,光是狂下七天就将城西给淹了。”连若华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。

  “这里是西雾山的东麓,是齐天城的西方,当初淹水就是因为山谷那条拾河暴涨,再加上西雾山顶的融雪,才会一口气把水给淹进城西,连西雾山西麓那头的出阳县灾情也颇严重,还有出阳县南边的昆阳县也没逃过,横竖只要是拾河经过的县多少都受到波及,所以邻近几个县的县令听说都往知府那儿跑,可惜没个下文,结果如何不得而知。”

  “嗯,我倒是听采织说过,有个巡抚前来赈灾,住在山脚下的卫所别馆,结果当晚就遭遇山崩了,看来所有赈灾的钱粮大概都埋在底下了,怎么不见知府派人开挖?”都过了这么久了,土石该是不再松软,想挖掘应该不是难事。

  连若华笑了笑。“天晓得呢?”她是心知肚明,横竖不管是哪个年代,总会有不把人命当回事的贪官污吏,反正天高皇帝远,地方官要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又有谁管得着。

  “你这笑容看起来大有文章哪。”他没放过她满是鄙夷的笑,哪怕是一闪而逝。

  “总而言之,这王朝就是腐败,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……此话怎说?”

  “旁人的事,我没兴趣谈论,一言以蔽之,皇上无为,官吏无良,百姓无辜。”

  夏侯歆浓眉一攒。“连姑娘,难道你不知道从前是摄政王专权把政,直到两年前皇上才夺回政权,这藏污纳垢之处总得费上一点时间才能清除。”

  “你说的我没听说过,但是都已经两年了依旧无所作为,甚至在巡抚出事之后也没再派人过来,这算是什么皇上?”在这个君权年代里,她这么说话大概已经算惊世骇俗,但她还是客气了。

  太斗黑眸微眯,像是不能忍受皇上遭诬蔑。

  夏侯歆抬起手示意他冷静,随即又道:“所以如果皇上有另派他人过来,皇上就是有作为?”

  “那当然,这是基本的嘛。”

  太斗听至此,才稍稍敛了怒气。

  “不过,要是够聪明的,那就千万别明着来,否则天晓得来的人会不会落得跟巡抚一样的下场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  “华姊,热水已经烧开了。”采织从外头探头喊着,硬是打断夏侯歆未竟的话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连若华毫不留恋地结束了话题,起身道:“热水已经好了,你们慢慢来。”

  太斗跟着她踏出房门外,一会便提着两桶热水走回。

  木桶摆定,还没转身,臀部立刻被人踹上一脚,要不是他下盘太稳,此时恐怕要栽进水桶里了。他回头望着那唯一的凶手,看着他离床板的距离,估算用手是肯定打不着,而且他刚刚感觉到……他是被人用脚端的。“二爷,你的腿真的有问题吗?”他很客气地问。

  “问题不大。”

  “也许我可以让它问题再大一点。”装瘸踹他?想死了他!

  “我无所谓,你要是真的下得了手的话。”有本事就让他真瘸了。

  太斗微眯起眼,鄙夷地睨着他,一会才过去动手解开他的发,以指代梳,先梳开他打结的地方。“二爷果真是城府深沉,为了得到若华姑娘,昨儿个还让若华姑娘背着你跑……如此下流行径,真是教我佩服佩服。”

  要是存心欺负姑娘家,就太令人不齿了。

  夏侯歆瞪他一眼。“我是早上起身时才稍稍能动,走了两步就跪在地上,你又不是没瞧见。”

  “既然二爷恢复神速,那咱们应该赶紧离开这里,着手处理知府的事才是。”虽说暂无证据,但已有太多说词证实知府罔顾人命,遇灾不赈。“还是说二爷舍不得太早离开若华姑娘?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鬼话?”夏侯歆不耐的瞪去。

  什么舍不得……什么时候,这种混话也说得出口。

  “我这么说又是哪错了?若华姑娘可是个美人,教人见着了就觉得愉快。”

  “她是寡妇。”不知怎地,这话就冲了出口。

  “是喔……”太斗有些意外,想了下问:“那二爷怎会喊她连姑娘?”

  夏侯歆怔了下。“就……后来才知道就改不了口。”

  “那就将错就错,反正喊她若华也没什么不妥。”

  “姑娘家闺名岂是你能随意喊的?”

  “问题是她不是闺女了,再者我瞧她大剌剌得很,压根不在意这些小事。”太斗挪了挪他的身子,就着热水冲洗他的发,继续说:“说来若华姑娘也真是个奇女子,她设的陷阱只要一踩上就没人能逃过,就算过了第一关还有第二关,这进门前的几段路可都给设上了机关,教人防不胜防。”

  “怎么,你方才不是还因为她说了大哥的不是而动杀机了?”他没好气地道。

  要说太斗哪一点好,莫过于他坚不可摧的忠心,但那只给大哥,不见得会分一些给他。

  “那是她有所误解,她以为皇上没在巡抚出事后再派人来,要照她的说法,皇上自然是有所作为,只是咱们还没进城就先出事。”太斗将他的发冲干净,拿起布巾包起擦拭。“她要是知道咱们的身分,不知道会是怎生的表情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