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待太斗一走,他随即便问:“太斗跟你聊了什么?”

  “没聊什么,只提到你以前遭火烧伤,静养多年,结果现在又遇到这事。”

  “就这样?”纯粹拿他的悲惨当玩笑说笑?

  “他还说你很硬气,烧伤后极力振作,哪怕走动时身体会遭受裂开般的痛,你还是咬着牙一遍又一遍地练走,试着伸展双臂,甚至还随他习武,他说你很了不起。”连若华照实道。

  “真的?”太斗那张狗嘴吐得出象牙?他真是怀疑。

  “我也很佩服你,因为我知道复建是很漫长的路,有时候内心的痛苦会比外在的伤势还要折磨人。”

  夏侯歆这会是真的愣住了,不禁望向窗外,天色阴霾得像是随时要下雨般。天无异象,为何这两个人会同时道出这般肉麻的话?

  “不过人总是这样的,只要能够撑过关卡,总会否极泰来。”

  “关卡?”

  “你不觉得人生就像是经历一道道的关卡,就像是老天见不得人好似的,但其实这都是试炼,等着你一道地道通过,尝过人生中所有的酸甜苦辣之后——”她像是卖关子般的顿了下。

  “一切否极泰来?”他问。

  他对她的论调颇有兴趣,没想到她这般年轻的姑娘,竟会有如此深刻的见解。

  “不……应该会慢慢地习惯人生的苦难。”

  夏侯歆眼角抽动,直想要撤回方才的想法。

  就说了,这个女人和太斗是一挂的,吐不出好话。

  思忖着便听见她银铃般的笑声,他抬眼望去,果真瞧她笑眯了眼。

  她是个很美的姑娘,有双极狐媚的水眸,但当她笑眯眼时压根不见半点媚态,反倒有抹清朗英气,像是煦暖的风吹拂进人心,像是温柔的光驱散黑暗,教他望着望着,不知怎地,就忘了移开眼。

  §第五章 争抢囊中物

  晌午过后,阴霾的天像是蘸污的笔洗,从角落开始污黑,蔓延到天际,然后开始落下豆大的雨水,打得山林小屋震天价响。

  “哇,好大的雨!”刚好归来的太斗几个箭步便冲进山林小屋。

  “不打紧吧?”连若华刚好从房里推门走来。

  “不打紧、不打紧,已经到半路了,雨才开始下。”太斗身上被雨水打得半湿,但护在怀里的包袱压根没被雨水给打湿。

  连若华见他束起的发都已经滴着水了,回房拿了条大布巾给他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

  两人相视而笑,一同朝房里走去,这一幕看在床榻上的夏侯歆眼里,是说不出的……冲击,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苦涩。

  “你这衣袍都湿了,先脱下吧,否则这天候冷风一吹还是容易受寒的。”连若华见太斗的衣服已经半湿,赶忙催促着。

  “也是。”太斗动手脱着上衣。

  “太斗,姑娘家在场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夏侯歆冷声启口。

  太斗顿了下,原本他也觉得不妥,可问题是这姑娘和寻常姑娘是不一样的,她连见了夏侯歆下身也依旧面不改色,他不过脱了上衣,应该不成问题。

  “无妨,反正也挺赏心悦目的。”连若华压根不介意。

  赏心悦目?太斗微扬起浓眉,想了下,看了眼夏侯歆,不知怎地,开始同情起他。

  不知道他被全身看光光时,这姑娘是否抱持着同样赏心悦目的心情……

  他边想边脱着上衣,突觉有一道炽热的视线缠在自己身上,不禁侧眼望去,对上连若华的眼。

  还真的盯着他……

  夏侯歆眉眼一沉,不知怎地厌恶起太斗。太斗是个武人,但他壮而不硕,身上无一丝余赘,身形结实刚强……她就这样盯着男人,简直是……淫荡!

  “太斗,你身上有伤。”连若华微皴起眉道。

  太斗愣了下,这才明白她原来是盯着他的伤。“不碍事,那日为了驯马被马给抛了,着地时撞上崖边的树,大概被什么给刮伤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腰间那个伤呢?”她微眯起眼。

  腰间的是刀疤,瞧那伤口老长,简直是要人命似的。他们这对主从是不是天生都犯煞,要不身上怎么都会有可能致命的伤?

  还能活着,已经不是一句鸿福齐天可以轻易带过的了。

  “一点小伤罢了。”太斗笑了笑。

  连若华闻言,不禁轻漾笑意。

  真是个硬底子的男人,这么重的伤也能说得云淡风轻。

  被晾在一旁的夏侯歆闷声说:“太斗,还不赶紧穿上衣服?可别说这包袱里只放着我的衣服。”

  太斗随即打开包袱,从里头掏出自个儿的上衣套上,便道:“二爷,替你备上几套,待会替你把身上都擦洗干净就能穿上了。”

  “不成,他现在暂时别穿上裤子。”连若华忙道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他腿边的伤得等到完全结痂再着裤,要不然到时候因为摩擦什么的,结痂又破了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太斗闻言觉得有理,不由看了眼夏侯歆,等候他的决定。

  “……那点小事不须在意,重要的是待会记得先替我洗发。”夏侯歆闷声说着。

  “那倒是,二爷那头乱发我已经看不下去了。”瞧,那发虽是还束着,但上头有尘土泥沙甚至还有枯叶,要说里头有虫,他也不会太意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