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§第四章 谁是主子?

  背着他逃难的人,是他的救命恩人,背着他再度回到山林小屋的,是他以为已经死在山崩中的太斗。

  一路上,太斗叨念着。

  “亏你习过武,竟然翻下山就把自己摔成半残,你这般丢脸出了这等事,回了京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爷说了。”

  “丢下我就跑的人怎么还有脸说这种话,说的人不难为情,我听了都觉得难堪。”成歆嘴上也不饶人的反击。

  “拜托,山崩的时候马儿吓疯了,我不跳上马背安抚,是等着它带着咱们一起去死啊?”

  “是啊,托你的福,你把马儿安抚得服服贴贴,所以马车才会一路栽进山谷里,让我连跳开的机会都没有,这份恩情假以时日我会加倍奉还。”

  “你这混蛋还敢酸我,也不想想我也一身伤,没疗伤就城里城外的到处找你,你这人是没心没肺才吐得出这种没人性的话。”

  “是,我是没心没肺的混蛋,而你是个没血没泪的混帐,找我找个鬼,明明就成了盗贼头子还敢说找我,你敢说我还不敢听。”

  太斗几乎要将他甩下,回头斜瞪一眼。“我不是在找你?!要不然三更半夜的,你以为我是在做什么?还跑,腿残了还想跑去哪?”

  “我去你的是在找我!你领着一票盗贼来,谁看了都会觉得是来抢劫杀人的,我不跑,等死啊!”成歆一张脸也臭得紧,灰败的气色犹见惊魂甫定。

  “你现在是要跟我吵是不是?”

  “你以为我吃饱撑着!”

  “你不要以为我不敢丢下你!”

  “我好怕!”

  “你!”

  “那个,山林小屋就快到了,再多走个几步如何?”在旁观察两人许久的连若华,在剑拔弩张的当下开口询问。

  她意不在缓颊,而是既然屋子都快到了,干么三更半夜站在这里吵架?

  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着相当深厚却又谈不上融洽的感情。

  太斗与成歆对瞪一眼,太斗哼了声,随即背着成歆大步地朝前走去,踏进了山林小屋后,便在连若华的引导下,进了成歆原本养伤的房里,将他安置在床板上,点了灯火,看着万分狼狈的他。

  他身上只用被子勉强裹身,裸露在外之处可见有新收口的伤,脸色极为苍白,就连长发都凌乱的没有束好。

  狼狈。

  狼狈又憔悴,远比当年遭火焚身时还要惨!

  但不同的是,这一回在他身边的是个陌生而且看不出是善类的女人。

  “这位姑娘,我前几日就来过,可那时你跟我说这儿没有一个姓夏侯的公子。”太斗脸很臭,矛头一转,把怒气转移到她身上。

  如果不是她,他犯不着又多费了几天时间寻找,多花了几天时间担忧,当然,这担忧的事,他死都不会告诉那混蛋的。

  “这儿确实没有一个姓夏侯的公子,他跟我说他叫成歆。”连若华替成歆审视他身上的伤后,双手一摊,万般无奈得紧。

  太斗呆了下,深恶痛绝地攒紧了浓眉,余光瞥见成歆撇唇似笑非笑,像是在告诉他,呆子。

  可恶,他怎么会忘了既不在宫中,那混蛋自然不会告知真实姓名……他应该直接问出成饮这个名才是。

  不对,这么一来,不就承认一切都是他的错了?!

  “但既是姑娘所救,必会知道他当初身上穿的是深紫色的锦衣,姑娘——”

  “我救他时,他的衣袍都是尘土和血渍,早已掩盖过衣料的颜色,再者因为先前洪灾,逼使许多良民沦为盗贼,我并不识得你,也不知道当初成歆为何会摔落山谷,总是得要小心为上。”

  一席话说得有条有理,而且处置毫无瑕疵,教太斗听得脸色像被雷打中,黑了一大半。说得很有道理,可是为什么他有种被搧了巴掌的感觉?

  正忖着,成歆已经很不客气地放声大笑,他马上明白他的感觉是正确的。“你很得意嘛,笑得很开心嘛。”那娘儿们拐弯说他是盗贼才会有防心……他娘的,他长得像盗贼吗?

  不替他说话就算了,还笑!

  “我可是亲耳听见那些盗贼喊你头子,压根没有冤枉你。”成歆好心提醒他。

  太斗翻了翻白眼。“谁是他们头子,我不过是在山里寻你时,被他们给盯上行抢,结果一个个全被我打趴,之后便莫名其妙巴着我喊头子,我心想横竖也缺人帮忙,就暂时把他们收在身边。”

  “真是忠心耿耿。”

  “是啊,刚才才把你给背回来,年纪不大,应该还记得吧。”

  “如果想要表现得更有忠心感,要不要先去替我烧点热水,让我可以稍稍清洗一下?”

  他浑身黏腻,沾满尘土和枯叶,想要清洗后再好好地舒坦睡一觉。

  太斗发狠地瞪他一眼,跟连若华问了厨房的位置,便径自往外走去。

  待太斗一离开,连若华才小声问:“你确定他是你的随从?”

  “不,他是我大哥的随从。”这说来话长,事关他的身分,他就干脆长话短说了。

  他本姓成,名唤歆,可是在十一年前遇到另一个与他面貌一模一样的人,被他带进宫后,他才知道原来他和那个人是双生皇子,因为宫中认定双生子带煞,于是从小他就被父皇送到亲信身边教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