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连若华闻言,不禁眨了眨眼。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会为妻子守身?”她有没有听错?她记得胡大娘从年前到她家里说媒时,总说那个谁谁谁家财万贯,家里妻妾不少,又说另一个谁谁谁富可敌国,还缺了个小妾。

  再加上旁人提起男人三妻四妾时的口吻再寻常不过,完全符合她读过的一些历史,所以她认为这世道的男人以豢养成群妻妾为荣,数目要是太少,可是很掉漆的。

  “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?”

  “那你不会想娶我吧?”她面带担忧地问。

  听出她话中的担忧,成歆不禁没好气地瞪去一眼。“你放心,我不会破坏你的梦想。”

  怎么,他真要娶她,会教她这般骇惧?

  她想嫁,也得先问他想不想娶。

  “成歆,你真是个好家伙,挑中你真是再对不过的事了。”也许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就是为了让她遇见他,可以让她免费借种。

  “承蒙厚爱。”他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  “客气客气,就是缘分嘛。”她笑了笑,像是想到什么,问:“是说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娶妻?”

  采织说了,愈是富贵的人家,娶妻就会更早,有的约莫十五六岁就成亲了,而他看起来应该是二十五六岁有了,至今尚未成亲,倒是兴起她追问的冲动。

  “我要不要把我家的祖宗事迹都跟你交代?”

  “我又不认识你祖宗,跟我说那些做什么?”

  成歆眼皮抽动着,不知道她是真听不懂还是假的,唯一能确定的是跟她交谈太多,对身心灵都是极大重创。

  “怎么你就不先谈谈自己为何不嫁人却想要孩子?”

  “我就是想要个孩子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他对于她的私事一点兴趣都没,只是纯粹学她的调调,让她知道打破沙锅问到底是很失礼的举措。

  “因为老天不给我。”

  “你是寡妇?”他只能这般猜测。

  也是,如果是尚未出阁的姑娘,岂可能像她这般惊世骇俗。

  连若华笑了笑,当默认了,毕竟当初虽没正式嫁娶,但她和男友两人早已经像夫妻一样同居了。“我是个孤儿,我很想要孩子,可后来却发现生不出孩子。”

  “既是如此,你怎会还找上我?”

  连若华对他先入为主,认定没孩子就是女人有问题的说法很不以为然,但也不想解释,因为解释不清的,毕竟当初确实是她不孕,如今换了个躯体,她当然想要再尝试。

  “不找个人试试,天晓得呢?”

  “喔……这男子也是有不孕的,但你竟因为如此而想找个人试试?”这种话要不是亲耳听见,他真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有如此放荡的妇人。

  “什么事总得要尝试,要是你也不成的话,我再找下一个。”要是一两个月的实验都无法成功的话,就得再找一个当对照组,要是下一个也是同样的实验结果的话……她会咒骂老天,就这样。

  “你、你的亡夫要是地下有知,恐怕要泪洒黄泉了。”成歆捧着额,暗骂自己怎会招惹上如此可怕的女人。

  连若华扯唇低笑着。“他要有本事就来找我,哭有什么用呢?”她多想见他,要是能将他气得跑到她面前,那么她就会囚住他,绑住他,哪里都不许他去。

  “你……看来你当初嫁人也不过是想要个孩子,对亡夫半点夫妻之情皆无。”听听,这般戏谑的说法,哪来的情爱可言。

  “不,我是因为他才想要孩子,因为他也想要孩子……我很爱他,爱到他死了,我也像死了一样。”她说着,嘴角浮现温柔的笑意。

  当她成为法医,在法医室里看见他待解剖的尸体时,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已经跟着他一起走了。

  她什么都没有了,连替他留下孩子都不能,独留她一人,未来的日子对她而言毫无期待可言,她漫无目的度过每一日,以为在一场爆炸之后,她终于可以去寻找他了,岂料她醒来竟是换了时空,换了躯体。

  她,依旧活着。

  对她而言,一切都不重要,因为不管她在哪里,她一样找不到他。

  不管在哪个世界,一样没有他。

  “既然这样,你为何——”问话突地一顿,成歆神色戒备地盯着房里唯一的一扇窗,静心聆听那细微的脚步声。

  来者不是高手,听那脚步声没刻意闪过枯叶,是寻常人的走法,且脚步放得极缓,像是在寻找什么……

  “有人来了?”她问。

  她的耳力没他好,但他突然不说话,握着她的力道又大了几分,她借此推测着。

  “大概是来找同党的。”他沉吟着。

  “你待在这里,我到外头引开他们。”

  成歆毫不犹豫地将她拉回。“你别傻了,你外头弄了什么阵仗,他们没瞧见,难道会蠢得再上一次当?”

  “但总不能待在这里等死吧?”她依旧笑得一脸无所谓。

  成歆脸色冷沉地瞅着她半晌。“给我听着,你厌世我管不着,但别拿保护我这档事来成就你的心愿,别奢望我感激你,也别让我恨你。”

  连若华怔愣地注视着那双在黑暗中显得野亮的眸。她有表现得那般明显,明显到这个毫不熟识的人都可以轻易看穿她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