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还好吗?”

  “应该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“那好,我在你手臂上缠了布巾,往后你记得大概就是这么扎着,让你的肩头和锁骨可以固定住,免得错位。”

  成歆听出端倪,沉声反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山谷突然变得很静,我怕有事会发生,所以这根木棒给你。”她塞了根木棒到他手上。

  为了在这儿生活,她有空就在山谷间走动、挑些木板,有的可以替他固定骨折,有的则可以削成木刀以供自保。

  “山谷不是一直都很静?”山谷处没住人,他没听见任何人声。

  “是很静,但不该连虫鸣声都不见,而且是逐渐不见,这跟要山崩前的状况有些不同,所以我怀疑有人靠近。”

  “盗贼?”

  他记得采织曾提起洪灾过后,流离失所的难民成了宵小,时常成群结党的行窃抢劫,吊诡的是地方知府竟未派官兵查处。

  “肯定是采织那张大嘴巴说的。”她叹道,心想采织要是能再少话点,肯定更讨喜。

  “但也不见得是盗贼,说不准是上山打猎的猎户,毕竟入春了,山里的飞禽走兽不少。”

  “所以你给我木棒是要我以防万一?”他握了握手中的木棒。

  “你的左手应该动得了吧?”

  “是可以。”

  “那就好,这只是给你防身用的,不见得派得上用场。”她习惯先做最坏的打算,如此才能因应变化。“假若真的有盗贼,你便尽可能地往角落躲,盗贼见这里头没值钱的东西,只要没瞧见你,应该就会撤了,但要是没撤,你只有木棒能够一搏了。”

  “你呢?”

  “当然是落跑啊。”她说得理直气壮。

  成歆傻眼地瞪着她,好想知道她说这话时到底是什么表情。

  有一瞬间,他以为她也许会为了自己去引开盗贼,但仔细想想,两人不过萍水相逢,他还被迫“以身相许”,这样将人利用得彻底的人,遇难时当然是脚底抹油。话再说回来,她不过是个姑娘家,要是再待在此处,最后被逮,恐怕下场难以想象。

  握了握手中木棒,心想至少她还给了他防身工具,他该感动了。

  听见她的脚步声往门边去,他低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她回头望去。

  “要是我逃出生天,我才能好好地报答你。”报答也有很多种,也许到时候他会特地为她跑一趟山谷,看看她有没有被逮,有没有被弃尸山林,又或者是被卖进花楼去。

  “不用报答,我已经从你身上得到等值的东西。”

  “你有喜了?”这么快?

  连若华用万分慈祥的笑脸看着他。“你好歹懂医理,应该知道有喜没这么快知道吧。”

  受精卵着床都还要六七天呢,大夫。

  “是你的话意太暧昧。”他这才明白她话中的等值东西是什么……真是个惊世骇俗的女人。

  “是吗?就当是我说太快,那……”一阵逼近的脚步声教她蓦地噤声。

  “赶快走吧。”成歆也听见了,低声催促着。

  “记得别发出声音。”话落,她便无声地出了房门。

  成歆吸了口气,用左手慢慢地撑着自己坐起身,试着想移动双脚,却不怎么听使唤,不过阵阵的酸麻刺痛在在告诉他,他的双腿是没有问题的,尽管现在动不了,但绝对是可以治愈的。

  偏偏这当头也不知道外头来的是不是善类,要他真死在这里绝对会死不瞑目。

  他警戒着,受伤的右肩靠在墙面,思忖着要是贼人真冲进房里,他该如何应对——

  “抓住她!”

  一道粗吼声教成歆心尖一抖。

  该死,难道她被发现了?正忖着,他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踩踏干草的声响,教他胆战心惊。

  完了,这脚步声听来至少有四五人,她要是真被逮住了,该如何是好?

  顾不得身上只有一条薄被裹身,顾不得双腿还不听使唤,顾不得现在的自己根本护不了人,他撑住身体想要下床,然脚才刚踩地,整个人便朝地面扑了过去,还是他反应灵敏,在落地时避开右侧才没让右肩的伤更加剧。

  他以肘撑着,直朝门的方向爬去,动作狼狈却毫无停顿。

  不管怎样,她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无法见她落难而坐视不管,要是没有她伸出援手,他现在也不会在这里。

  哪怕是用爬的,他也得爬出门外与她同生共死。

  然,就在这当头,他突地听见外头咻的一声,同时又一阵男人爆粗口,紧接着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,瞬间又平静了下来。

  成歆愣了下,无法凭声音揣测外头的事,但什么声音都没了,这到底是……

  正忖度着,房门被推开,他戒备地握紧手中的木棒,还没看清楚来者,倒是先闻到她身上的药材味。

  “……你是打算爬出去等死?”连若华提着油灯蹲在他面前。“太早了,你还得继续报恩才行。”

  成歆嘴角抽了下,后悔自己何必担忧她的处境。

  “需要我帮你吗?”她凉声问。

  成歆瞧她压根没打算伸出手,干脆自个儿使力撑起上身,突然他听见细微的脚步声,急忙抬眼,果真瞧见有个男人出现在她身后,来不及细想,他丢出手中木棒直击男人额际,男人哀叫一声后便往后倒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