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郎有情,你要是有意,生个孩子就是一家子,这样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我只要我的孩子跟我成为一家子就好,多个男人,绑手绑脚的,日子还要不要过?”

  她在想,她要不要像员外一样淫笑个两声,提醒她准备要侵犯他了。

  嗯,没干过这种下流事,有点紧张呢。

  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你应该……”他狠抽口气,只因她竟跨坐在他身上,早已硬挺的阳刚就抵在那片柔嫩之间。

  “就说我不要男人,不过……不好意思请你多担待了,就当你在报恩好了,我不会要你负责的,别怕。”她咬了咬牙,往那硬挺一坐,以为一切将会顺利无比,但是……天啊,这个身体的原主是处子!

  她怎会没想到这个可能?

  如今才刚纳入一部分,那撕裂般的痛楚教她暂时没勇气再继续下去。

  糟透了……都怪她太冲动,被申仲隐给烦得临时起意,这下子要怎么善后?

  “你……赶快结束。”成歆咬着牙道。

  她的体内潮湿紧窒,箍得他几乎快要缴械,可偏偏她动也不动,该不会是这般恶劣的整治人吧?

  “我也想,可是……”好歹让她先喘口气。

  “快!”他粗嗄的低喃。

  “好啦……”催什么呢,这种事也能催的吗?

  咬了咬牙,长痛不如短痛,她跟他拚了!

  然,就在她坐到底的瞬间,听见他的闷哼声,嵌在体内的烙铁颤了两下,就……

  连若华眨了眨眼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……通常都这样吗?”

  “你该死的在胡说什么?我是伤员!”成歆满脸通红地吼道。

  他不只是伤员,他……不曾经历过人事,天晓得初体验竟会是在这状况底下……简直丢尽了他的脸!

  “啊……对耶,我都忘了你腿边还有伤呢。”唉,真是的,要不是申仲隐时不时地说要娶她,她也不会这般莽撞行事。“真是抱歉,勉强你了。”

  抱歉是抱歉,可她算过这几日刚好是危险期,要是不好好利用,那就可惜了。

  成歆气息紊乱,恼声道:“亏你还是救我的人,结果你竟然……”他作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竟会被霸王硬上弓,在他悲惨的人生再添一笔笑话。

  “好啦,对不起,不过可能还需要你再帮个一两次。”因为一举得子的成功机率实在是太渺茫,总得连做个两三天,机率高一点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要是每次都像这样也可以。”她认为可以省点力就得到所需,对她而言是一大利多的消息。

  “你这是在羞辱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那我道歉。”她很干脆地道。

  她的直率教成歆无言以对,真是摸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  要说她嘴坏,又觉得她无害得紧,硬要形容的话,只能说她是个没人味的女人,一个教人摸不着头绪,却又不是很讨厌的女人。

  “我发现……你又硬了。”她想,他真的只是因为身上有伤力不从心而已,就此论断他,确实不够公道。

  成歆直瞪着她,黑暗之中,仅能靠着外头极微弱的月光看出彼此模糊的轮廓,而此时此刻,他好想看清楚她到底是用什么表情说出如此教他面红耳赤的话。

  “成歆,也罢……反正都这样了,那就别浪费了。”她是对犯罪有着极度厌恶的人,可偏偏她现在做的事就游走在法律边缘。“你别动,让我来就成了。”

  她是侵犯他没错,而且还是挟着恩情要挟他,趁着他不良于行强占他,想来……她真是学坏了,竟做出如此大胆的事。

  可她想要个孩子,一个与自己血脉相承的小孩,尽管这不是她连若华的身体,她依旧想要一个孩子成为她活下去的理由,让她不再虚乏度日,所以,真的只能跟他说声抱歉。

  哪怕还疼着,但为了速战速决,她开始轻摆着腰肢,期盼他和刚刚一样配合。

  成歆粗喘着气,任由她兴风作浪,逼人疯狂地缠吮着他,教他明白男女情事竟是这般销魂,哪怕男无情女无意,依旧销魂。

  §第三章 生死一瞬间

  时序早已入春,但有时天色依旧阴霾,甚少瞧见日光打进小屋,甚至晌午才过,天色已经灰蒙一片,像是冬日。

  所以连若华总是趁着天色未暗之前就要采织先回城里,以免她一个清秀小姑娘在路上遇上麻烦,她不在身边会帮不上忙。

  用过晚膳后,天色也差不多全黑了,这个时候,成歆会躺在床上闭眼静待,说不出是期待还是什么,但也算是已习惯她的到来。

  连着几日狂欢,无法动弹的身体难以尽兴,可除了任她玩乐,他还能如何?

  “成歆。”

  听见她刻意压低的嗓音,他蓦地张眼,却意外没瞧见她提着油灯。通常,她都会提着油灯进房,走到床边把灯火给熄了才褪去衣物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她没提灯,意味着今晚她打算放过他,可她又进了房,意味着事有蹊跷。

  连若华微诧地看着他,接着微掀唇角。“好像有点事,但我也不怎么确定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我打算先把架在你身上的木板拿掉。”

  “可以拿掉了?”

  “应该差不多了。”她只能以常理判断和这几日的观察推算。“如果我拿掉颈边的木板,你的颈子会痛的话,马上跟我说一声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连若华动作飞快,先把他胸口和手臂两侧的木板抽掉,再将准备好的长布巾绕过他的颈后,往他的右手臂缠好并固定在胸前,而后再缓缓地抽掉卡在他颈侧的木板。

  “痛吗?”

  “……不痛。”

  “不痛是好事,你能稍微转动你的颈子吗?”

  成歆轻轻地转了下,往左往右,除了后颈处有点酸麻外,没什么大问题,而且双手一获得自由,他便可替自己诊脉,确定自己的经络尚通,只是有瘀积阻塞,其余的就是一些内伤,许是这阵子汤药喝了不少才让他复原如此迅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