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看来那聒噪丫头说的没错,她是有自觉的助人,纯粹是嘴长坏了,话呛了点又全然不具有姑娘家的羞涩矜持罢了。

  “那至少先把他带回城里照应,有我在,他要上药什么的,我可以代劳。”

  “不成,至少要再等十天半个月,这时把他运回城里只会前功尽弃。”虽说没有X光片做为判断依据,但她可以从他身体反应和脸色确定他正在逐渐好转,这代表她固定的救治方式是正确的。

  申仲隐沉吟了声。“那至少可以等我过来再替他上药,这事姑娘家根本就不该在场,你不也知道要让采织回避?”

  “我无所谓,又不是没见过……”

  “够了!你这种说法会教人以为你阅人无数!”申仲隐闻言忍遏不住地开口制止。

  成歆完全认同申仲隐的论调,哪怕她看的是大体,但这用词太过暧昧,要是不知情的人听见,不误解才怪。

  “唉,真是麻烦。”连若华叉着腰,无奈叹了口气。真是个不自由到连言论都被干涉的年代,要人怎么活。

  “好了,我先替他诊脉。”

  她摆出请的手势,跟着他走到床边。

  “这位公子怎么称呼?”申仲隐按着脉低问着。

  “我姓成。”

  “这几日感觉如何?”

  “觉得伤口似乎没那么疼了。”

  申仲隐点了点头,专心地诊脉,好一会后,面带豫色地问:“身子能动吗?”

  “被架成这样想动也难。”

  “若华说这是她懂得的独门做法,如此一来可以借由固定伤处,让原本受创的骨头复位再生,所以你再忍忍,再几天就能确定这做法是否有用。”

  “倒是挺特别的,我没听说过骨头断了能用这方法复原……她也是大夫?”他望向逆光中的她。

  “我不是。”连若华再坦白不过地道。

  “但你懂这些旁门左道。”

  “反正你就试试,最差的结果就是瘫了而已。”

  成歆眼角抽搐了下,决定不再跟她搭话,省得在他伤好之前先吐血而亡。

  “你的脉虚而沉,这是经络有瘀塞,我再继续用同一帖药给你试试,三天后我再过来一趟。”

  “多谢大夫。”

  申仲隐微颔首起身,回头跟连若华低声交谈了几句,便到桌边把一帖帖的药包给取了出来。

  三天后?成歆闭上眼忖度着。也许他可以跟那女人商量商量,那腿边的伤三天后再换药。

  如果可以,他再也不想尝到那般屈辱的滋味。

  可惜,事与愿违。

  “其实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我觉得隔个几天再换药应该也无所谓。”成歆脸色沉痛地阻止。

  无奈,连若华充耳不闻,依旧掀开他的被子,再一次践踏他的尊严,按着顺序替他上药。

  于是,他不再说话,反正多说无益。

  就当是被狗咬,忍一下就过了……一个姑娘家都毫不介怀了,他一个大男人要是再扭捏作态,岂不是教人看扁。

  可是——

  “你为什么就不能稍微……避开?”

  连若华上药的手顿了下,抬眼认真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,用手,把它暂时挪开?”

  好让她不会有任何机会碰触到?

  在缺乏完善的医疗器材下,就连最基本的手套都没有,她不是很愿意这么做,但如果是出自他的意愿,她只能勉强配合。

  成歆简直是羞耻到挤不出话应对。他真的想不通,为什么她可以恁地大胆,压根不觉得羞怯,她到底是……“啊!你!”

  不会吧……她对他做了什么?

  “你不吭声,我当你默认了。”天可怜见,她得要突破内心障碍才有办法替他服务到这种地步。

  成歆几次张口,最终只能无奈抿下悲哀。

  如今他总算明白,之前曾受过的苦不过是老天轻轻放下,如今这一击才是重手,硬是打掉了他的尊严,尝到满嘴的耻辱。

  如果她不是女人,如果她不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……“姑娘,别用被子一直摩擦我。”

  这话是硬生生从牙缝中挤出的。

  “既然已经挪过去了,盖上被子对咱们彼此都好。”他不想被看,她也不想看,盖上被子两全其美。

  “可问题是你的手在上药,扯动被子一直摩擦我……”他气闷着,忍遏不了那逐渐被撩拨起的反应。

  老天到底还要怎生羞辱他?为何总是在这当头掀起滔天巨浪?!

  连若华瞥了眼,默默地挪开手,尽可能地别扯到被子,引起他不必要的反应。她大致上是可以体会他的心情,但是医者难为,她已经够克难了,还要她如何呢?

  “啊……”成歆痛吟了声。

  连若华立刻收手,又不解地偏着头。“你的伤口已经结痂了,上药应该不会痛才是。”

  “不是伤口……”

  “那是哪?”难道他身上有她没查清楚的伤?

  “不……呃,能不能麻烦你把申大夫找来?”这种关于男人的问题,他认为还是该交给男人比较妥当。

  “这里距离城里的医馆有点远,来回步行大概要走上两个时辰,再者我也不确定申仲隐有没有办法立刻过来一趟。”连若华简扼地解释完毕后,沉声道:“虽然我不能算是大夫,但至少一般的医理、简单的配药我都还懂,有事你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