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是吗?”成歆十分存疑。“话说回来,这屋里不管我何时醒来总是暗暗的,连灯火都没点上,我哪看得清她的脸。”

  别说那女人,就连眼前这聒噪丫头的脸,他一样看不清楚。

  “喔,也是啦,华姊说了,打从洪灾之后,许多难民为了求活成了宵小,甚至山里偶尔也有山贼打劫过路商旅,咱们在这山谷底下能不点火就不点火,省得引人注意。”难怪他看不清,毕竟他的角度望来是逆着光的。

  “山谷?这里不是齐天城?”他诧问。

  “不是,华姊说公子伤得重不能移动,怕影响伤势,所以那日是我和华姊用尽气力,小心翼翼地把公子搬到这山谷里猎户休憩的小屋。”瞧他神情有些傻愣,采织不禁好笑道:“华姊说要等公子身上的骨头都固定了,才能再搬动公子,所以这段时日华姊一直是丢下铺子,留在这儿日夜照顾公子的。”

  听到这里,成歆更是惊诧得说不出话。

  因为服药导致头脑昏沉,他压根没察觉此处静得很,要是照采织所说,那么待在这里风险极大,但她竟日夜在这里照料他,甚至连自己的铺子都丢下不管……难道,她只是天生嘴长坏了?

  “采织,喂好了没?”连若华踏进房内,见桌上的粥碗早就空了,无声叹了口气。“喂好了就跟我说一声,药都快凉了。”

  虽说她啥都没听见,但她确信这丫头肯定是话匣子又打开了。采织乖巧又听话,做事伶俐也很有一套,可最大的问题就出在她的聒噪,看来得找个机会教她适时的安静是一种慈悲。

  “华姊,对不起,我和公子聊开了,所以就……”

  连若华不以为意地摆着手。“我知道,待会我要替他上药,你先到外头,要是外头有什么动静,记得喊一声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待采织离开,把房门关上,她才拿着木匙一口口地喂着他喝药。“抱歉,我家丫头什么都好,就是那张嘴吵了点。”她是个贪静的人,有时会很受不了采织,但忍忍就过了。

  “不会,吵了点总比坏了点好。”他由衷地同情起她。

  他想,也许她一直没有婚配就是因为她嘴长坏了,吐不出好听的话。

  连若华认真地点着头。“那倒是,就像是能跑能跳总比躺着不能动的好。”

  成歆眼角抽搐了下。这女人三两句话就得拐到他头上不成?这么点道行,他没看在眼里,等他伤好……

  “好了,我帮你上药。”

  成歆不自觉地抽口气,双眼直瞪着她开始动作的身影,当她再一次掀开他身上的被子时,像是一并拉掉他的尊严。

  他像个初生婴孩般的赤裸,身上伤口密布,而最该死的是——

  “你为什么每次擦药都会……”该死的他说不出口!

  “是个男人就不要啰嗦。”连若华依旧淡定,无视他男人的反应。

  成歆满脸通红瞪着她。“我是不是男人,你看不出来吗?”擦药就擦药,还玩弄他的身体……她其实早已经嫁过人或者在守寡吧,要不她怎能对男人的身体如此无动于衷。

  好歹也像个寻常姑娘,惊愕害羞的尖叫两声吧!

  §第二章 请以身相许

  连若华淡淡一瞥,点了点头。“嗯,好现象。”

  成歆无言以对地闭上眼。喝完药了,药效赶快发作吧,让他陷入昏睡,遗忘这极尽屈辱的一刻。

  这个女人不像女人,所以这个时候,他就假装自己是死人算了。

  “华姊,申大夫来了。”采织的嗓音在门外响起。

  成歆心里一紧,万般期待她还拥有一丝的怜悯与恻隐之心,千万别大剌剌地将他抛下,径自开门去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连若华应了声,收起药瓶,替他盖好被子,动作一气呵成,毫不拖泥带水,回头开了门。

  成歆松了口气,庆幸她还懂羞耻、拥有几分良善。

  “他的状况如何?”带了药箱过来的申仲隐朝房里看了眼。

  “还不错,他的命根子有反应,我想他应该不至于瘫痪才是。”

  连若华话一出口,房里两个男人同时沉默。

  成歆真的很想死……她真的是个女人吗 命根子……该死的拿他的命根子讨论什么

  “若华,你一个姑娘家这般贴身地照顾男人,你的清白……”申仲隐几次张口都无法把话说得明白,实在是她既会这么说,那就代表她是真的瞧见了……那个男人的命根子。

  “救人的时候还管什么男人女人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连若华不以为然的说。

  “危急之时自是无话可说,但你一个人留在这儿照顾他,不管怎样就是于礼不合,两人同处一室又是这般照应,你的清白该如何是好?”

  “所以你认为我应该杀人灭口?”连若华反问。

  成歆无力地闭上眼,思绪完全跟不上这奇女子的想法。

  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  “那就对了,谁会为了清白杀人?除非被恶意破坏,但我是在救人,尽我所能地助人罢了,无关清白一事。”她念了七年的医学院,该看能看的早看光了,男人的命根子又如何,不过是身体的一部分,不过是个器官罢了。

  成歆听至此,不禁微扬起眉,对她稍稍改观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