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借种医妃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既然你怕痛,干脆别上药好了,反正我瞧你的脸也肿得跟猪头没两样,就算留点疤应该也无所谓,别浪费我的药了。”

  成歆用力闭了闭眼。“我不怕痛,麻烦你继续,等到我的脸没再肿得跟猪头一样时,你会瞧见一个绝世美男子,所以那药用得再多也不浪费。”如果他真是注定瘫痪了,那至少要保住他的脸,他日回京时还可以逗逗嫂子。

  要是他真是不幸死去,至少留张脸好让大哥和嫂子认屍。

  “听到这里,我应该捧场的笑一下吗?”因为她没有幽默感,讲笑话没天分,以至于别人说笑话时她也常抓不到笑点,所以虚心请教他。

  成歆沉痛地闭上眼,他要是再跟她对话下去恐怕会气血攻心而死,所以他干脆闭眼装睡,反正他喝了药总是倦得想睡。

  见他没搭腔,连若华偏头想了下,随即不在意地继续替他上药,然后掀开他身上的被子,依着顺序从头颈开始往下而去。

  他身上有多处擦伤,推断是摔落山谷时造成的,幸运的是他被一列树丛挡下,因而保住一条命,勉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除了颈部和锁骨的骨折之外,最大的撕裂伤就数左大腿内侧了。

  一阵凉意伴随着她掀被的动作袭来,他疑惑地皱起眉,压根没感觉她替自己解开衣衫,只知刺痛感一路往下……往下……

  “你在做什么 ”他吼了声,企图起身要阻止她,瞬间拉扯伤口,痛得教他倒抽口气,整个人瘫软在床。

  该死……他是真的残废了,就连要坐起来都不成!

  “你在干什么?是打算弄断颈骨不成?”她凉声质问,没事人似地继续在他大腿内侧上药。

  “你……我……”他满脸涨红,竟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刚刚碰到他的……该死,难不成这被子底下,他是不着寸缕?

  “又怎么了?”连若华叹口气,开始后悔救他。如果当初她再晚一点发现他就好了,那也不过是替他收屍,而不是麻烦自己照料他。

  “你……一个姑娘家竟这样盯着男人的身子……”该死,她的手碰到了……她是死人不成,还是把他当成死人

  “我没有盯,只是碰。”像是想到什么,她又改了口。“好啦,我承认一开始把你全身脱光时确实是盯过你的身体,但我是为了确定你身上的伤势。”

  初见到他肩头至背上的狰狞烧伤她一阵惊骇,直觉得他这种伤势可以在这年代活下来,实在是他祖上积德了。

  仔细想想,他福分确实相当厚,要不这会历劫怎会遇见她。

  “你……”他羞赧欲死地闭紧眼。“你的手规矩一点!”

  他是男人,不是死人,这样碰他,直教他……

  “好了,上好药了,谁要你大腿内侧有着好几寸长的撕裂伤。”她替他盖妥被子,确定不会让他春光外泄,吓坏了采织那位小姑娘。“是说你那儿有反应,也许你的下半身是不要紧的。”

  她不是骨科也不是外科,但是记得以往曾经看过一份特别的报告,有个男人下半身瘫痪后一样可以行房,那是特例,一般来说有反应,代表下半身的血液循环应该是正常的,所以说他的伤势应该比想像中还要乐观。

  “你……”突然间他很想死。

  他的尊严在方才那一刻被她彻底毁灭,作梦也想不到自己竟会有今日的遭遇,竟被个姑娘家调戏……尽管她是在帮他上药,但她平静无波的口吻,反教他不知道该把脸搁到哪去。

  找个时间,他还是想办法爬出去好了。

  “而且,你上半身好像可以动,这是个好消息。”

  听她这么一说,成歆顿了下。这才想起他的手打一开始就微微能动,这代表他手的筋络应该没断,而胸口剧痛应该只是一般骨折而已,加上那儿有反应……他应该不会瘫了才是。

  他无法替自己诊脉,但照这几点看来,他康复的机会指日可待。

  心里正松口气时,却又听她道:“到时候你要爬出去就简单多了呢。”

  成歆张眼瞪去。“既然会好,我干么寻死?”就那么巴不得他赶紧爬出去?

  “喔……也是,好死不如赖活嘛,有意志力是好事。”

  成歆眼皮抽搐着。他真的不能再跟她交谈,再说下去他会气死!

  就在这当头,外头响起一道细柔的嗓音,“华姊,外头有人呢。”

  “我去瞧瞧。”

  话落,她转身就走,走出通廊就看见门口一名面生的男人,长得高头大马的,身上看得出似乎有伤,脸色有些苍白。

  “请问你是……”连若华迟疑地问着。

  应该不会是上山打猎的猎户要来休憩吧,这就麻烦了,她没力气把里头那家伙四平八稳地带回城里。

  “我在找一位夏侯公子,不知道姑娘可有在这附近遇过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他的身形与我差不多,面容十分俊美,身穿暗紫色绣袍,要是姑娘遇见这么一个人,劳烦走一趟齐天城的春福客栈,跟掌柜说要找太斗即可,届时必有重赏。”

  “好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